01

“他爹,有个事儿我寻思着跟你唠一唠,搁心里七八天了。”

“啥事儿你搁心里七八天憋住一气不吭?”

“你看,去年我住院那会儿,村里李书记派人到医院伺候我吃喝拉撒,医药费花费两万多元没让咱掏一分;我出院回家,村委又派人送来米面油,邻居们也都来看我,又拿来那么多东西。我寻思着咱不能老塌人家亏欠。现在疫情这么严重,我看电视上说许多人都向武汉捐款,要不咱也捐点?”

“中啊,我早头里就有这想法,你不吭我也没吭。我躺这儿七八年了,家里里里外外都是你照顾,要是咱铁儿还活着,咱也不会塌人家恁多亏欠。你看柜里还有多少?”

“我找找看。”一阵儿翻箱倒柜的声响。

“他爹,只剩两百七十一块五了,离月初领钱还有十来天,咱不留点买菜钱?”

“留啥?全捐了。日里叫你省着点,你总是大手大脚。着儿用着了,你慌了。年头里买的胡萝卜白菜不是菜?对付十来天算了。”

“中,赶明儿我去捐上。”

02

上午,村口盘查点来了这样一位老人,她满头白发,步行缓慢,小心翼翼地将两张一百元和一张五十两张十元还有一块五交到村委工作人员手中,并表示“我要为防疫工作贡献一点力量”。

这位老人名叫黄翠花,今年81岁,老伴身患疾病卧床不起已经多年,唯一的儿子五年前乡里修桥塌方砸死了。老两口看病买药,使得本来就不富裕的生活变得更加艰难。

“黄奶奶,别人能捐您不能捐,您的情况村里的人家都知道,有这个心思就行了,您老身体不好,还走这么远的路。”

“俺生病,遇到困难的时候是村里帮助了俺,现在国家有难,俺哪能眼睁睁看着不做点什么?这是俺两口的一点心意……”

老人没说几句就摆了摆手转身离开了。

在场的每一个人眼眶已经湿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