宅在家里几天没出屋,昨天晚饭后和老伴商量,正月十五了,出去看看月亮吧,老伴说也好,顺便透透气。吃两顿饭,晚饭吃的早,我们出去的时候才四点多,天还大亮着呢。我们就近在凌河大堤上走走,大堤正对着紫荆山,锦州八景有一景叫紫荆朝旭,太阳刚升起时和紫荆山体搭配正好形成一个旭字,这古人是真有想象力。不过此时我看到的不是朝旭,而是一轮明月在紫荆山顶之上。这正月十五的月亮就是不一样,霸气、硬核,太阳还没落山,它就出来这么高了,这不是在和太阳叫板吗?我正在给月亮拍照,忽然听到哇哇的叫声,转过头去只见从南山方向飞来一群又一群的乌鸦,每一群都有几百只,黑压压铺天盖地的飞来了。我赶快掉转镜头拍几张乌鸦的照片,手机的拍照功能还不够强大,镜头拉近就模糊了,拉不近就是小黑点,只好作罢。

这么多的乌鸦是从哪飞来的,又要飞哪去?南山外边有一个很大的垃圾处理场,乌鸦喜欢吃腐肉和生活垃圾,人称它们是环境的清洁工,十有八九它们是白天在垃圾场觅食,晚上回它们的住地。乌鸦住在哪里?唐诗有一句“中庭地白树栖鸦”,说的很清楚是住在树上。南山和东湖都有大片的林地,很显然它们不是住在这些林地上,因为它们继续往市里方向飞。锦州人管搬到楼房里住简称叫上楼,告诉大家现在锦州的乌鸦也上楼啦!在很多楼房的屋顶上栖息着乌鸦,烟草局的房顶上乌鸦最多,房顶外沿满满的全是露出来的乌鸦脑袋,非常壮观。据说乌鸦的智商很高,在动物中仅次于人类,乌鸦喝水的故事就说明了这一点。现在锦州的乌鸦找到了稳定充足的食物来源地,找到了既安全又能遮风挡雨的栖息地,已经摆脱了“绕树三匝,何枝可依”的困境,率先过上了幸福生活。这种生活状态不是进化的结果,城市盖楼才几十年,这么短的时间还进化不出来,只能说乌鸦聪明,能够与时俱进,做到了适者生存,还真不能小看这些乌合之众!

乌鸦遍及世界,数量众多,体型硕大,为什么没人把乌鸦烤着吃?按照道边李苦的逻辑推断,乌鸦肉一定很难吃。鲁迅在《故事新编》里说后羿猎取不到其它动物,天天让嫦娥吃乌鸦炸酱面,嫦娥忍无可忍才奔月的,这也佐证了乌鸦肉的确不好吃。现在的人们什么不吃?穿山甲、长虫,燕别虎想想都恶心,还有人当美味吃,吃的燕别虎和穿山甲都成了易危和濒危物种了。乌鸦肉但得能吃早就有人去吃了,好事的还会发视频炫耀。乌鸦肉不好吃从生存角度来说是幸运的,避免了像烧鹌鹑烤乳鸽那样被摆在人类的餐桌上,减少了人类的杀戮它们才会有活路。所以啊,我认为动物的进化方向就是要进化成肉难吃,皮难看,这样才能够在这个星球上生存下去,当然了还有牙、角、羽毛也都不能太好看,否则也难逃厄运。老虎骨头能入药,皮能吓唬人,结果现在华南虎一只也找不着了。犀牛过去很多,因为它的角值钱,几百年前就在中国绝种了。时不我待,抓紧进化吧,进化慢了,可能这个物种就灭绝了。打住,这乌鸦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