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九寒冬,我与拍友驱车370公里来到了河北邯郸市,来寻那洁白多姿的雪雁。在美丽的溢泉湖畔,每当朝阳升起或夕阳西下,成群的大雁或在湿地里觅食,或在湖中嬉戏,或在天空中自由翱翔……处处都是人鸟和谐的生态画面,吸引了众多游人前来观赏,成为爱鸟者观鸟拍鸟的乐园。

  溢泉湖位于河北省邯郸市磁县,滏阳河源头,东武仕水库之畔,度假村建筑群错落有致,森林植被茂密,依山傍水,山清水秀。湖光水色交相辉映,轻舟点点,令人心旷神怡。溢泉湖旅游度假区是国家级水利风景区,是河北省重点旅游区。沿湖周围设有人工沙滩浴场、水上快艇、农家木船、垂钓等活动项目,溢泉湖已经成为野生大雁、天鹅、野鸭等几十种候鸟栖息越冬的良好场所,成为邯郸独特的自然景观。

  去年入冬以来,大雁如约而至。据了解,每一年的十一月到次年的三月,近十万只野生鸟类在溢泉湖越冬,为当地增添了一幅生机勃勃的生态美景。作为大雁等候鸟的重要越冬地和栖息地,溢泉湖湖水清澈,湖畔植被茂密,水草肥美。去年冬季,大雁等越冬候鸟又飞至溢泉湖湿地公园内,且数量比往年增加了好多。

  雪雁是雁属中体形大,个体重的鸟类。羽毛洁白,翼角黑色。飞行时双翼拍打用力,振翅频率高。雪雁脖子较其它雁类略短长,腿位于身体的中心支点,行走自如。雪雁有扁平的喙,边缘锯齿状,有助于过滤食物。有迁徙的习性,迁飞距离也较远。喜群居,飞行时成有序的队列,有一字形、人字形等。雪雁是为数很少的食草鸟类,身披洁白的羽毛,黑色的翼尖点缀其中,相映成趣,越发显示出瑰丽多姿。

  雪雁身长66至84厘米,翼展135至170厘米,嘴锋49.5至58.4厘米,雄雁体重2700克,雌雁体重2500克。寿命25年。双性同形同色,体羽纯白,头和颈有时不同程度的染有绣色,初级飞羽黑色,羽基淡黑色。初级覆羽灰色,翼翅尖黑色,腿和嘴粉红色,嘴裂黑色。亚成鸟头顶,颈背及上体近灰。

  雪雁的越冬区一般选在沼泽地、湿草甸、沿海的农作地及稻茬地。繁殖于北美极地的苔原冻士带,少量繁殖于西伯利亚的朗格尔岛。越冬于北美洲的亚热带及温带地区,也见于日本及中国东部。雪雁性喜结群,从数只至几千只不等。在繁殖季节,雪雁兵分几路,在格陵兰岛的西北部、加拿大和阿拉斯加的北部及西伯利亚的东北部都留下了它们的踪迹。

  雪雁一般在每年的八月末,繁殖雪雁和它的子女们以及非繁殖雪雁聚集一堂,最多可达10000余只,稍加停顿,就开始飞往越冬区的征程。雪雁是素食主义者,坚硬的喙很适于挖掘地下植物的根。因此,它主要以植物为食。在北极,它主要摄食不同植物的根茎、耕地玉米种子、杂草和木贼属植物。在越冬区,则主要摄食谷物以及庄稼的嫩枝。

  雪雁实行“一夫一妻”制,雌雄共同参与雏鸟的养育。在越冬时不论是取食或休息都成双成对,雌雪雁在产卵时,雄雪雁在身旁守卫着。遇到敌害时,雄雪雁拍打翅膀上前迎敌,勇敢地与对方搏斗。它们不仅在繁殖期彼此互相帮助,平时也是互敬互爱。如果一只死亡,另一只也确能为之“守节”。

  雪雁为国家二级保护动物。已列入《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2013年濒危物种红色名录ver3.1——低危(LC)。已列入中国国家林业局2000年8月1日发布的《国家保护的有益的或者有重要经济、科学研究价值的陆生野生动物名录》。

  说到雪雁还有一段感人的传奇故事:上世纪80年代,油画家何多苓根据美国作家保罗.加利科的小说绘制的连环画《雪雁》在全国美展中获得银奖,轰动画坛,他那一笔笔忧郁、低沉、幽暗的画风和欢畅流动的笔触感染了无数的观摩者。让我们一起再来欣赏一下画中那感人的故事。

  英格兰北部沿海有一片大沼泽。这里广袤、荒凉,只有一座废弃的灯塔显示出曾经有过人的痕迹。1930年春末,一个年轻人来到这里,畸形的身体使他远离了社会,沼泽地迎接了他。菲利普.雷亚法尔是专画鸟类和大自然的画家,他住在灯塔里,还有一艘16英尺长的小帆船,他是所有鸟儿的好朋友。

  从此,沼泽地上的野鸟们找到了避难所。他偶尔在附近的镇上露面,拿几幅画换日用品,这画赢得了人们的喜爱。他们背地里叫他:“住在灯塔里画画的怪家伙。”三年来,从未有人来看望他。然而有一天,一个女孩抱着一只白色大鸟,怯生生地向灯塔走来。

  “什么事,孩子?”那个怪人的声音低沉而慈祥。

“它受伤了先生,它还能活吗?”女孩胆怯地问。

“活着,活着。来吧,孩子,进来吧。”

好奇心使女孩忘记了恐惧,她看着画家给这只被猎人打伤的雪雁作手术。雪雁睁开了圆眼睛,女孩高兴地笑了。

画家说:“它就会好起来的。”

  女孩要走了。“你叫什么名字,孩子?”

“弗丽丝。”

“你……明天再来看它好吗?”弗丽丝迟疑地点点头。

仲冬时节,雪雁已经能走动了,弗丽丝经常来看望它,她不再害怕菲利普了。

第二年初夏,北去的大雁起飞了,雪雁的叫声更是清越,响亮,似呼在向他俩告别。

  雪雁离去后,弗丽丝就不再到灯塔来了。夏天里,菲利普根据记忆画了一幅画……

十月的一天,秋风凄厉,海涛汹涌,菲利普听见一声高亢的鸣叫,一只白色大鸟梦幻般地从天而降。他立即到镇上找到女邮局长:“请告诉弗丽丝,她住在渔村,雪雁回来了!”

  1940年春,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炮声打破了沼泽地的平静。五月的一天,他俩站在防波堤上,目送最后一群大雁起飞。雪雁展开巨大的翅膀,像一个白色的精灵在他们的上空盘旋。

“快看,菲利普。”弗丽丝惊喜的叫起来。

“它飞回来啦!”

“它不走了,这就是它自己选择的家。”菲利普的声音有些颤抖,眼里闪着异样的目光。

  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在弗丽丝心中一掠而过,她惊慌地抵下头:“我……我要走了,它留下来,你不会再孤独了。”

弗丽丝远远地回过头来,菲利普依然站在防波堤上。她似乎听见他的低语:“再见,弗丽丝。”

三周后的一天傍晚,弗丽丝又来到灯塔。她发现小船点起了出海的灯:“菲利普,你要离开这里?”

  画家激动地告诉她,一支英国军队被德国人困在海峡那边的敦刻尔克。“这一次我总算能作为一个男子汉尽一份力了。”

弗丽丝第一次发现他并不丑。“我要跟你去。”

菲利普摇了摇头:“瞧这小船,你去了就少带一个士兵。你照看鸟儿好吗?”

弗丽丝呆呆地望着暮色中的大海,她看见一个白色的影子跟着小船飞去。“保佑他吧,雪雁。”

  几天后,在伦敦的小酒馆,有些刚从敦刻尔克回来的官兵,谈起了一个神秘的驼背人。他驾着一条小帆船,冒着德国人的轰炸,往返与营救船与海滩之间。两天两夜里,一只白色大雁始终叫着,在他头上打圈。最后撤离的人看见那条弹洞累累的小船飘在海上,那只大雁守在船头,直到小帆船沉默才飞走。

  弗丽丝并不知道这些,她只是等着,等着。最后,她听见天空传来熟悉的叫声,那叫声直扑打她的心,她仿佛听见那个灵魂在呼唤:“永别了,我的爱!”

弗丽丝望着雪雁,她的心在回答:“菲利普,我爱你!”

  雪雁低低地飞着,绕灯塔回旋了一大圈,然后冲天而去……后来有一天,一架德国轰炸机把灯塔当成了军事目标,这座古老的灯塔从沼泽地上消失了。

  讲完故事,冬游邯郸,听雁鸣阵阵,看夕阳无限,感受良好的生态环境。雁舞邯郸,人雁和谐溢泉湖。湖天一色,漫步在溢泉湖畔,听雁儿引亢高歌,看雪雁翩翩起舞,观雪雁飞翔,肆意体味慢时光里感觉,慢一点,来享受美的生活与风光……

(全文完)

摄 影:海阔天空(刘佳)

撰 文:海阔天空(刘佳)

插 曲:龚玥《鸿雁》

拍摄地:美国西雅图、河北邯郸溢泉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