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久拉霍,安宁、祥和,一派田园景色。在丘陵环抱中,克久拉沙卡湖横卧在村庄的边上。水禽游戈,湖面被划开一道道长长的波纹。若不是绿树掩映中露出的寺庙的尖顶,谁能想到,这里曾经是昌德拉王朝的都城。

昌德拉属拉其普特部落,自诩是月亮的后裔 ,曾长期统治印度中部。克久拉霍寺庙群大约建立在公元10~11世纪之间 ,正是昌德拉王朝的昌盛时代,据说当时的寺庙多达85座。岁月动荡,烽火连天,寺庙后大部毁于兵燹。

克久拉霍寺庙群是北印度建筑风格的杰出典范,姿意生动的雕刻作品使克久拉霍闻名于世。围绕克久拉霍三大世界遗产寺庙群的那些情爱雕刻及其他雕刻堪称世界顶级寺庙艺术。

偏远的地理位置可能有助于这里的保护,或许因为同样的原因,这片区域渐渐被杂草掩盖,许多建筑沦为废墟。

女人和性爱是克久拉霍寺庙雕塑中反复出现的两大元素。具有美感的故作姿态的仙女、跳舞的仙女以及女英雄被雕刻成半转身且微微斜倚的样子,这些生动的形象仿佛要从寺庙中旋转着飞舞出来一般。

克久拉霍寺庙由研磨细腻的浅黄或粉色的砂石建成,为北印度典型的悉卡罗式,主塔被层层的小塔环伺,呈竹笋状高耸向天,高高的塔基上是露天环廊。从下到上 ,数不清的雕像覆盖了寺庙,以至于整座寺庙都成了一座雕塑。

寺壁上的雕像丰富多彩,有印度教的各类神祗及其变身;有狩猎、舞蹈、行军、宴饮等生活场景;有珍禽异兽。

最引人注目的,是数量庞大的女性雕像和各种性爱场景。

较之内敛、宁静的佛教塑像,这些被认为具有超自然能量的印度教诸神的雕塑想象奇丽,身形变幻,富于动感;女性雕像则丰乳肥臀、身姿妙曼,顾盼之间,百媚顿生。

而性爱的雕像,或缠绵,或粗鲁,放肆而大胆,毫不遮掩地表露出喷薄欲出的欢爱渴望。

克久拉霍寺庙雕刻骚首弄姿表情充满爱欲,而性爱的雕像,或缠绵,或粗鲁,放肆而大胆,毫不遮掩地表露出喷薄欲出的欢爱渴望。

富于挑逗意味的雕刻,几乎穷尽能想象到的各种姿势,写实又夸张,展现了雕刻家娴熟的技巧以及古代德昌拉人身体的灵巧。这样的塑造在世界宗教建筑中绝无仅有。

当性与繁衍被人类有意分割,是不是可以说人类欺骗了上帝,而万能的上帝将对此作出怎样的反应?

砂岩的质地使创作者更容易进行塑像细节的刻画——衣衫的褶皱,肌肤的线条,甚至一颦一笑的变化,一切是那么细致入微,栩栩如生。

光线游走,满墙的雕塑便有了明暗和凹凸的立体感,似乎被注入了充沛的生命力,呼之欲出。

半狮半人Sardula,在抚摸着一个女子。不过从哪个角度看都更象是美女与野兽。

虽然在规模和情爱雕塑方面无法和西寺庙群相比,但耆那教寺庙以其超级精湛的建筑细节和雕塑美感而著称,在这里可以看到保存得最为完好的克久拉霍的著名雕塑典范。

南寺庙群散落在乡间,雕塑相对呆版,式样重复乏味,诸如很多湿婆形象的雕塑,这一切都表明克久拉霍寺庙雕刻师那时已经过了艺术的巅峰期,虽然他们肯定没有丧失对性爱情怀的热情。

作为昌德拉王朝的宗教之都,同时也是性力派中心之一的克久拉霍,其寺庙中的雕塑艺术鲜明地体现了这一时代风貌。后人们应该感谢克久拉霍的那些无名的建筑师和艺术家们,他们创造了中世纪印度建筑与雕塑的瑰宝。



在克久拉霍,精神和肉体与诸神共欢;人间通往天堂之途,灵魂携肉体并肩而行。

1000年前,克久拉霍的建筑师和艺术家们以惊人的才能与激情建造这些寺庙和雕塑的时候时,他们满怀宗教的虔诚,更有着对自然的热爱和对与生俱来的,代代不息的人类之欲的赞颂。

克久拉霍,是宗教的祭祀之所,更是诸神的伊甸园,众生的欢乐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