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08

今天中午,在大姐家吃完午饭,我和妹妹建议贮备粮食和蔬菜,冠状病毒像幽灵一样飘荡在城市上空,2020年,我们害怕武汉的一切,那个被病毒感染的城市除夕前夜被封城,可提前从武汉出来的人,就是一个病毒携带源,他们途经的地方,他们滞留的场所,他们交往的人群,以开花状四面八方辐射。每天大部分城市都有新增病例,惊恐自危无助,全国各地都处于备战状态,于是各地政府,各个部门,都在想方设法布防,掐断感染源。河南直接挖断与湖北相连的道路,拒绝湖北的人车入境;北京率先取消各种庙会集市公共聚餐,我们市已经有两例确诊的病患,这给上饶市的居民造成极大恐慌,政府部门也要市民不要外出,自行隔离,学校的开学也延迟了,这次病毒的传染性可想而知了。我知道这是一场瘟疫,在太平盛世里,忽然就雷霆万钧,风暴袭卷,我们只能躲着避着,也许是半个月,也许是一个月,后继疫情能不能控制得住,我们不可得知,只有多贮备物品,多祈祷祝福,平平安安地躲过这一劫。

从今天开始,我只关心粮食与蔬菜。

今天是正月初九,也是与外面隔离的第九天。虽然未出行,但微信群,朋友圈,电视新闻都在报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新增情况。人们密切关注武汉的疫情,也关心各大医院医药的缺口情况,社会各界纷纷捐助,发扬了“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的互助情怀,同步而行的是各省市区村走在时间的前面,出台各自有地方特色的预控措施和防守妙招。灾难是无情的,病毒是可怕的,但中国人民在与疫情较量时,有太多动人的故事让人泪光点点,有太多温暖情怀让心布满善良。这期间有这么一群逆行者,他们的事迹尤其感人。


钟南山是逆行者中最光亮的那个人,面对感染力极强的新型冠状病毒,大部分人都避之唯恐不及,而八十四岁高龄的他,一路风尘仆仆,迎死神而上,亲赴被疫情感染的武汉。我们民族的伟大就在于有这样一批脊梁之士,在民族危险的关头,他们心系百姓,一个个以英雄的身姿出现在民众的视线里。他们是一道道光,照亮百姓不安恐慌的心;他们是一柄柄正义之剑,斩杀这祸害人间的瘟神。我现在相信了,这世间真的有一种人专门守护苍生,为人世间传递爱与善的。庄子曰:"至人无已,神人无功,圣人无名。"只有自我修为到达不测境界,道德学问至极的人,放下小我的执念,放下生死的执念,只为惠及世间万物。钟南山院士以及那些抗战在一线的医护人员都是这样的人。


“生命重于泰山。疫情就是命令,防控就是责任。”国家的声音响亮有力。也许在疫情面前,我们会看到人性的一些恶,发现一些肮脏的交易,但那些都是蛛丝,我们轻轻一挥,便可以抹去。而国家的力量如泰山,让民众有了依靠,雷神山和火神山的极速建筑,让武汉有更多的病患者接受医治;各地生产口罩和防护服的企业加班加点,让医护人员有了更好的自身保障;各地方各小区精准的消毒和有特色的防控,让病毒在空旷的区域里找不到依附点。我们坚定信心、同舟共济,我们拒绝谣言、科学防治,待到春暖花开时,武汉的樱花依然是开得最美的。


夜幕已经降临,我站在落地窗前,看到外面宽敞清凉的街道,看到霓虹灯闪烁的广告牌,看到小区高楼每个窗口散发出的温柔的光,一股愉快之情油然而生,我虽不能为社会做些什么,安静平和地待在家里,也是一份力量。



今天是正月十一。


今天阳光明媚,风中已有春的暖意,远处的坡地有隐隐约约的绿,鸟特别的多,几十只甚至上百只或在枝丫间腾跃,或在宽敞的街上嬉戏。这是一个适合散步的日子,可街道清淡甚至有点萧萧,偶尔有一二个人也都是戴着口罩,匆匆赶路,似乎逃避什么。我只能站在自家平台看着蓝的天白的云,我只能在自家的平台晒着太阳数着脚步。不远处的商城小学传来了上课的铃,我知道,铃声正常,可学校里却没有学生。我的心悲凉起来,到了开学季,学校却空无一人,因为新型冠状病毒正折磨我们生活的县城,我们的县城病了,而且病得很严重,每个人只能用自我隔离的方式来治愈他。


二月四号凌晨,正式封路了,一场与恶魔博弈开始了。街上再也听不到卖豆腐的叫喊声,也听不到收废纸的吆喝声,也听不到邻里悠扬的笛声和缠绵的二胡声。阳光正暖,带着无限的诱惑,可我们知道空气里可能有隐藏病毒的飞沫,也可能你运气差就碰上了那个病菌携带者B,门把鞋底按钮缝隙都是狡猾病毒的藏身之处。侥幸与盲目的自大后果是把命交给了病魔,无知与傲娇的偏执终究是害了亲朋好友。我们拒绝诱惑,我们用最原始的隔离去与病毒作战,平和安静地待在家里,是对家人的守护,也是治愈我们居住地的最好药方。


从广丰出现一例新型冠状病毒患者那刻起,我的心就无比的担忧,广丰是一个大城区,人口众多,外出务工人员也多,广丰侬本好人情,每逢过年,千里万里都要赶回家,访客聚友开怀畅饮大办生日宴结婚宴是少不了的,幸好政府出台了相关政策,不然后果难以想象,只是这其中还是有少部分人以身试病毒,这几天新增的感染者大部分是聚集型的家族型的。病菌能否呈燎原之势全靠我们每个人能否坚守,你我他都能守身在家,病毒就找不到宿主,假以时日,我们定能赢了这场博弈。


夜已深,2月5日还有二十分钟就结束了,我祈祷:明天2月6日广丰会好起来的!广丰加油!

特别春节之四


今天是正月十五元宵节。

外面没有传来鞭炮声,天空也没有烟花绽放,这个元宵节很特别,因为新型冠状病毒正蔓延着肆意横行着。我二月三号晚从上饶回来就在家自我闭关,不等到春暖花开不出关。


这两天我看了太多写李文亮医生的文章,每看一篇总要泪流满面,湿了很多的纸巾,为年轻医生的早逝而唏嘘不已,思来想去总觉得应该写一点文字来悼念缅怀这个热爱生活,敬重职业的英雄。人们给了他很多称呼,"吹哨人”“预警制″"抱薪者”,其实他只想做一个快乐普通的人,休假的时间带孩子去看东湖春晓,陪父母看武大樱花,或放风筝于白云深处;再或吃遍天下美食,追着自己喜欢的电视剧。可这一切都成了奢望,一场肺炎夺走了他年轻的生命,三十四岁,真的很年轻也真的可以大有作为。


我想李医生只是想好好做一名医生,认真对待自己的职业,他发现病毒能人传人,然后把这个消息告诉亲朋好友同学,希望他们能做好防护保护好自己,这是人性最基本的善与真,真善是人的初心,李医生的身上就是保留了初心,他本质就是一个大男孩,所以有了一种纯粹真实的品格,发现感染力极强的病毒,他本能就告知他爱的人爱他的人,他亲近的人亲近他的人,他没有想到真话会戴上谣言的帽子。他本能只想到我是一名医生,我在尽一个医生的道义与责任。中国知识分子向来都有儒家的那种"兼济天下""心系苍生”的情怀,这种情怀是华夏民族有良知的知识分子的脉管,而这种初心,这种情怀,在追求金钱至上,追逐名利至上的时代亦是渐行渐远,而李医生他保留了。


《让公开透明的阳光刺破病毒雾瘴》这是上海新民晚报头版的社评,我想首席记者邵宁应该是双眼湿润地写着这篇评论,长歌当哭。那么,我们在缅怀之后是否有理性的反思,我们在祭奠之余是否有深刻的内省。国家强大行动力和执行力终能消灭病毒,举国一致的信念,同舟共济的决心终能等来草长莺飞,海晏河清。


过完了这个月,

我们打开门

一些花开在高高的树上

一些果结在深深的地下。

一一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