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摄影   风之舞【原创】

山水相依,灯火连绵,又是一年观灯季。
古城南京人如海,灯如潮。一幅幅流光溢彩的画卷,点亮了夜金陵的璀璨。
从腊月二十三开始,古城城墙上的灯火亮起来了。你看,吊桥、城门、角楼、箭楼,在灯火的点缀下,依然是旧时模样。而那些栩栩如生的守城卫士,不动声色的白墙黛瓦,还有斑驳陆离的砖墙,仿佛仍在吟唱着那段金戈铁马、刀光剑影的过往。


那些经时光浸染沉淀的习俗信仰、传说故事、技艺匠心,都统统包裹在光影里,向你倾诉着六朝古都的厚重、竹林七贤的飘逸、七下西洋的威武,也表达着柳暗花明的意境、灯火阑珊的惊喜……
倏然间,投射到白墙黛瓦之上的一道光影吸引了我的视线。画面中,一位羽扇纶巾的翩翩公子与身旁貌美如花的佳人凭窗而立、紧紧依偎……
我不禁联想到《桃花扇》中的侯方域与李香君,不知在秦淮河的哪片桨声灯影里,才子题诗宫扇赠佳人,又不知李香君怎样血染宫扇似桃花,成就千古流传的桃花扇?



老南京有句俗语:“过年不观灯,等于没过年”。春节观灯一直是南京的传统习俗之一,特别是在元宵节前后50天左右的时间里,家家户户都带上孩子,逛花灯、猜灯谜。
南京秦淮灯会博大精深、源远流长,其历史最早可追溯到魏晋南北朝时期。根据有关文献记载,早在南朝伊始,南京城就曾举办过元宵灯会。你可知道,古时候的年轻女孩是不允许出外自由活动的,但是过节却可以结伴出来游玩。而元宵节赏花灯正好是一个借着赏灯顺便物色一下自己心仪恋人的绝佳时机和场所。
“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今年元夜时,月与灯依旧。不见去年人,泪湿春衫袖。”从欧阳修的这首诗里,我们看到了一对才子佳人在前后两个元宵节上约会见面、缠绵悱恻的悲喜情景;辛弃疾的那句“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又激起多少情感共鸣?


如今,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灯会亦在新时代赋予了新的内涵。它不仅成为了拉动夜间经济的引擎,还给了人们共有的自豪感。特别是在营造浓浓的年节氛围、挖掘悠远的民俗文化记忆、彰显古城文化特色魅力等方面发挥了巨大作用。
每年的秦淮灯会阵势空前,可谓万家灯火、格外热闹,不仅列入了我国首批非物质文化遗产,而且是国内唯一一个集灯展、灯会和灯市为一体,持续时间最长、参与人数最多、规模最大的民俗灯会。


喜欢一座城,也许因为它是故乡,也许因为某些人、某条街、某种感觉,让你爱上它。可当你徜徉在这段有六百多年历史的城墙上,欣赏着城墙内外灯火闪烁、灯火辉煌、灯火阑珊,你会立马爱上这座城。那一刻,多想穿越时光的隧道,化为夜的诗人,沿着连绵到天际的光影,一直往前走,走到地老天荒。
那些流光溢彩的灯组,红的艳丽,黄的灿烂,紫的梦幻,绿的清秀,晶莹剔透地勾勒出盛世中华的自豪、光照千秋的振奋、万家团圆的喜庆。


而儿时记忆中的荷花灯、兔子灯、元宝灯、鱼灯等经典依旧。时光荏苒,岁月变迁,可手扎花灯却在传承中历久弥新。它们的身上,不单凝聚着扎灯人的辛苦与匠心,还蕴含着人们对崭新一年的美好憧憬与向往。
荷花灯因谐音也叫"和灯",寓意家庭和美,和气生财;走马灯意味着人生恍若走马灯一般不曾停留、只顾穿梭;自古人们就将兔子示为吉祥之物,活泼可爱的兔子灯所到之处,就意味着把吉祥和好运送到了那儿,且兔子的谐音中还有"图子"的意思;蛤蟆又称金蟾,与元宝灯、金鱼灯一样,均寓意富贵,财源广进。
曾有幸近距离观赏过秦淮花灯的制作过程,那一盏盏精致玲珑、粉嫩绚丽的花灯,要完成从纸到灯的蝶变,得经过劈篾、染纸、裁剪、扎花瓣、裱糊、做骨架、安装等工序,期间凝聚了多少手工艺人的智慧与心血啊……


真希望时光有张不老的脸,永远留住你们的容颜,留住儿时的记忆,留住人们对幸福美好的期待。
夜璀璨,人未央,谁在灯火阑珊处,浅吟低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