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疫情期间


“不要过分陶醉于我们对自然界的胜利,对于每一次这样的胜利,自然界都报复了我们”——恩格斯


我的眼睛已经干涸,

就象这枯竭的土地。

我的心跳快要停止,

犹如这死寂的天际!


没有胚胎的孕育,

没有萌芽的破土,

只有滚滚尘埃在肆虐,

天与地,谁的哭泣更悲切?


污染夺走了我们生存的环境,

掠夺式开发破坏了我们本是和谐的生态,

征服自然一个黑色的理念,

把人类推进了垂危的深渊!


采尽地球的骨髓——石油,

宰割地球的肌肉——煤炭,

沙尘暴踏着火轮而来,

冰山消触大海咆哮

地震、洪涝、干旱……

废气、沙化、流失……

是人类疯了?

还是自然疯了?

潘多拉再也盖不住它的盒子!


多么丑陋的死亡啊,

一寸,一寸,

渐渐成为一具具木乃伊……

我已不能悲痛,

愤怒早已是一堆熊熊燃烧的烈火。


寸草不生是谁的过错?

是人类的傲慢与偏见。

海河枯竭是谁的罪孽?

是人类的贪婪和愚昧!


还能在枯木上复活吗?

我一次次的祈问苍天

远远的一个声音在怒吼:

人类,停止这样的疯狂吧,

别用自已的手把自已毁灭!


(特邀好友吕铁鹰配文)

1

鄯善

2

克拉玛依

3

茶卡盐湖

4

拉卜楞寺

5

拉卜楞寺

6

斯里兰卡

7

郭麻日寺

8

太姥山

9

喀拉峻


10

喀拉峻

11

松潘

12

盐田

13

内蒙古

14

坝上

15

黑城

16

白杨河

17

喀拉峻

18

喀拉峻

19

北大荒

20

郎木寺

21

甘孜

22

斯里兰卡

23

临沧

24

新疆

25

克拉玛依

27

新疆

28

饶河

29

炉霍

作者:徐金芳,笔名:人海飘过。1953年生,山东济南人。现为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民建中央画院院士、中国民俗摄影协会博学会士、国家高级摄影师。

原创图文版权申明:本人拥有个人空间图文所有权,转载和转发须全文并注明来源,不可去掉或裁减水印,侵权必究,谢谢!

作者2006年在美国西海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