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 书

2020.02.08 阅读 1658

  题目我写下“拾书”,这源于好些年没有正经的坐在书桌旁安静的读书。2020年的开头太不正经,让每个中国人心生忐忑,焦虑和恐慌,我亦然。在这样的日子里我终于开始追剧“新世界”。演得非常好,但是看到VIP就看不了,以前好的电视剧和电影也都要钱,我只好把手提电脑关闭,放着刚刚下载好的佛教音乐聆听。也许是音乐感染了我,我突然走去书房翻出周作人先生写的《知堂书话》,一九九七年再版。我把它轻轻地擦拭了几下,握在了手中。

  书的第一扉页记载有我写的购书地点和时间,却差了一枚藏书章,以后要补上。第一可以记录一下以后我读过的书(我的书都没有私人印章),第二给我的藏书一个新的身份,那就是我又回头来拜读它们了。

  书页已经有些发黄,细小的黄色斑点涂在每一册页上,开篇序文一页留下大块黄斑漬,我真慢待了它们,从买来未曾翻阅过,着实羞愧不已。

  小的时候,买了很多小人书来读,甚是欢喜,有几百本放一个大纸箱里,当宝贝一样珍藏,但不知哪一天让奶奶拿来偷偷送与乡下,我至今懊悔终生。

从情窦初开到四十不惑也读过许些书,只是这类书少读,因为年少无知,看不下去;再者,爱情故事和放荡不羁的世界吸引我。三毛的书基本读完了,琼瑶小说也读了许多,还有各类杂志小说看的有几箱子,现在回过头来我只记得三毛和荷西在撒哈拉沙漠的故事了。

  这几年是一直有个声音在耳边响起:读读书,增加点文化底蕴。但是,总感觉自己狂躁不安,内心无法安静下来,文字也无法入目,只好作罢了。

2019年,我始终被两个人物影响到;一个是我表妹任仁,她是一个传统的匠人,从事着纯手工做包包、衣服;喜欢收藏老物件、茶叶、各种你想不到东西,全是有年代感的;还有对大漆的使用和发挥。她喜欢读书,各种知识类型的,历史类型,她都去读。而且很认真的了解书的背景历史、人物交集,一丝不苟的在认真读书。她常常会告诉我,她在哪部书里读到她年少时读书不理解的东西,如今清醒许多,给了她很多帮助。我想这就是读万卷书能行万里路吧。

  再有就是我们商丘云起市集的美步女士,她的朋友圈里的文字是另类的、个性的、遥远的、富有独特魅力的文化,彰显着不一般的才华。她拍的照片带着灵性和诗意,让人向往。但是我有些是触摸不到的,甚至一知半解的不知所云,她爱读书。她们俩身上都带有仙气,只是我尚有些妖气,不足甚解太多,无法更深层的理解她们。


不知道今天是一个怎样的日子?2020年02月07日星期五,我莫名其妙的想起了读书。也许冥冥之中注定在我打开书香之时,让我在特殊的日子里熏陶一下心灵,再成长几何。

  我从小到大第一次把一本书的序文和序跋完整的、一丝不苟的读了一遍,不认识字词标注了拼音和注解。周先生写到“小时候读书不知有序,每部书总是从目录后面第一页看起。后来年纪稍长,读外国书,知道索引之必要与导言之有益,对中国的序跋也感兴趣了。……”。我何止不是呢!到今天我才明白作家为啥要写序而且放在最前头。我只是比先生迟悟了许多年,汗颜。

  当我读到知堂书话原序时,第一行文字还没读完,泪流下来了。许是为自己这些年不求上进,贪玩耍,终究要坐下来聆听翻动页香的心声;也许是为了这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和逝去的灵魂触摸他们无法再翻阅的快乐吧。

  这里有一段文字让我用铅笔画了下来,因为作者所写的正是我读书的想法。先生写到:"我所看的,只是那些平平实实的文章,它们像朋友闲谈一样向我介绍,这是一本什么样的书,叙述了哪些我们想要知道的或者感兴趣的事物,传达了哪些对人生和社会、对历史和文化的见解。这样的文章,无论客观地谈书,或是带点主观色彩谈他自己读书的体会,只要自具手眼,不人云亦云,都一样的为我所爱……"。每个人读书的感悟不一样,认知会不同,只要为他好用就是好书。

  这一次是我与生自来第一次安静的、一丝不苟的认真读书。不求快,只求懂和悟,让我离先生的思想更近点,真正的从中寻求到饱满的知识,助我成长的臂膀羽翼更加的丰满。

  读到舒芜评价周作人的文章时,夸他是“我们不该拒绝的遗产”这句话时,我脱口而出:确实是不该拒绝的遗产,是应该好好保护和发展继承的宝贵遗产。钟叔河如是说"最后一句话说的特别好,真可说是深得我心。",我和他的观点一致。这也许是钟叔河为这部书写序跋的意义,也打动我耐心把几个序言都拜读完。

  这只是我刚读这部书的感想,第一次做了这么详细的描述,我用美篇记录下来,督促我成长进步。

读书的内心真的是愉悦的、欢快的,犹如爱情般甜蜜。这种安静中透露着幸福的那种感觉,真的好美。

  下午观看去年播出的经典咏流传,一位著名的钢琴演奏家巫漪丽老人家演奏的《梁祝》,老人家一生经历了很多磨难,富有传奇色彩,无论在哪里,钢琴就是她生命里最美的旋律。主持人在给她献花时,饱含眼泪对老人家说“你可能没有办法选择你的出身,你可能没有办法选择你人生道路上遭遇什么样的磨难,但是你永远有选择用什么样优雅的姿态老去”。我喜欢这句话,我也想着用什么优雅的姿态老去,我想读书,读我喜欢的书。

  《知堂书话》 ,开启了我怎样的又一段人生故事呢?此刻,我知道,当我触摸、翻看这部书页时心生悲戚和感动;泪是苦涩的,也是喜悦的。


书 写:妖 精

摄 影:妖 精

2020年02月07日深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