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文亮医生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呢?我花了三个小时把他的原创微博看了一遍。

我给你简单讲讲吧,还挺有意思呢。

他和我们是一样的80后,喜欢吃炸鸡、火锅,最爱吃日本料理。吃前他会拍一些丑丑的照片发到微博上,偶尔有几个零星的点赞,他也不在意,就像武汉的秋天有一股不冷不热的温柔。

他在新的一年希望做一个简单的人,看清世间繁杂却不在心中留下痕迹。从这里我们知道,他偶尔还会给自己煲点鸡汤,虽然字词不太通顺。

他夜班时喜欢吃鸡蛋灌饼,他喜欢这种碳水化合物,一口下去,他能感受到多巴胺在分泌。他还喜欢吃火车站的德克士炸鸡腿,每次经过每次必吃,他说那是腿届极品,他喝了一口可乐吧唧吧唧嘴说:真是达到了人生巅峰啊。

他还在枣阳市,吃9块一碗的牛肉刀削面。关于他吃的微博实在是太多了,真的是一个可爱的吃货啊。

李文亮的人人网头像

他喜欢厦门,他去了很多次厦门海底捞。不知道到底是喜欢厦门,还是喜欢海底捞呢?他爱看罗永浩,也喜欢王自如,多宽容的人啊。有时他也玩一把小资,去趟星巴克喝杯咖啡啦,去趟巴厘岛当当游客啦,吃吃海鲜啦……他还是个“芥末党”,别忘了,他可喜欢吃日料了呢。

几年前他经常打羽毛球,近几年从他发胖的身体看来,已经完全忘记了这项运动。他伤感地说,我爸爸的身材都比我好多了。有一天他想吃橘子,他穿着拖鞋在风雨中跑了一千米终于买到了橘子。至于橘子好吃不好吃,他没说。

他也常常转发一些抽奖微博,他可能觉得自己运气不错吧。很快他的运气得到了验证,有一天他终于中奖了,奖品是一盒湿巾。和所有年轻人一样,他也喜欢肖战。他还在闲置物品交易平台上卖出了三台旧手机,他也会玩跑分软件,但入坑不深,估计没时间吧。

雅安地震时他捐了两次款,都是在微博上捐的。他看过《北京遇上西雅图》打了五星。下了班他去逛超市,看到158一斤的车厘子,他跟个孩子一样拍照发微博说:吃不起。

李文亮的朋友圈封面

今年他可以吃的起了,因为肺炎,只要60多一斤了。但他再也吃不到了。2020年2月6日,全微博的人都在纪念他。

至于为什么纪念他,你能明白吗?

事情本不该如此。

李文亮医生不该死去,

疫情本不该火烧遍野。

记住这张年轻的脸。

2月6日晚九点半,

辽宁锦州人,

武汉大学校友,

武汉市中心医院眼科医生,

李文亮永远离我们而去

2019年12月31日,武汉市卫健部门发布关于肺炎疫情的情况通报。随后,多名网民举报有人在网上传发不实信息。为查明情况,公安机关先后对8名行为人进行了调查、核实。

根据调查情况,8人分别传发了“X医院已有多例SARS确诊病例”、“确诊了7例SARS”、“Y医院接收了一家三口从某洲回来的,然后就疑似非典了”等未经核实的信息。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的相关规定,因上述8人情节特别轻微,当时,公安机关分别进行了教育、批评,均未给予警告、罚款、拘留的处罚。

我走了

作者

李文亮

下集作者

付雪洁(李文亮的妻子)

2月7日,李文亮医生的妻子付雪洁在社交平台发布声明称:不接受任何个人捐款,网上流传的关于她本人的求助信息均为不实信息。声明全文如下:

本人付雪洁,襄阳人,是李文亮医生的妻子,本人声明我们不接受任何个人捐款。网上流传的本人求助信息均为不实信息。

感谢社会各界对李文亮医生及对我们家人的关怀!

同时我把我丈夫李文亮的《我走了》完成全稿!

在我成为一粒尘埃之前,我又静静地怀想了一遍故乡的黑土白云。多想回到小时候啊,风是尽情飞舞的,雪是洁白无瑕的。

活着真好,可我死了。我再也无法抚摸亲人的脸庞,再也无法带孩子去看东湖春晓,再也无法陪父母去看武大樱花,再也无法把风筝放到白云深处。

我曾依稀梦见我尚未出世的孩子,他(她)一出生就眼含热泪,在人潮人海中把我寻找。对不起,孩子!我知道你只想要一个平凡父亲,而我却做了一个平民英雄。

天快亮了,我要走了,带着一张保证书,那是我此生唯一的行囊。

谢谢世间所有懂我怜我爱我的人,我知道你们都在黎明等候,等我越过山丘!可是,我太累了。

此生,我不想重于泰山,也不怕轻于鸿毛。我唯一的心愿,就是希望冰雪消融之后,众生依然热爱大地,依然相信祖国。

等到春雷滚滚,如果有人还想纪念我,请给我立一个小小的墓碑吧!不必伟岸,只须证明我曾来过这个世界,有名有姓,无知无畏。

那么,我的墓志铭只需一句:他为苍生说过话。

噩耗

文/ALⅰce爱丽丝


当医生的人死了

2月7号,祖国欠他一个葬礼

都说人死如灯灭

可他的名字明摆着是一个逆行之意


我隔着手机,只看着那讣告

还有死者的妻子,一个有孕在身的医生

她的求助信,扩散得铺天盖地


心凉,寒战,默哀,一想到生死

我的悲鸣太渺小了

只是下意识的

把字体一再放大,生怕再错漏了关键词


2020.2.7

(图文均摘自网上,文末诗歌除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