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恶的瘟疫》


文/贾玲(嘉峪关)


疯子似的瘟疫,看不见,摸不着


潜伏在空气或某个生物体内


过年来袭,坏透顶了


不让辛苦一年的亲人团圆


亲戚朋友互不来往


在大街上都戴着口罩


看见认识的也不说话


只是相互对视一下


擦肩而过


可恶的新型冠状病毒像一把刀


刺进了毫无防备的早晨和黑夜


也刺疼了人们的心


狠毒的瘟疫像个可怕的日本鬼子


要有多坏就多坏


不过,灾难无情


人有情,我们的大好河山


不可能让瘟疫猖狂


一定能战胜疫情,迎来绿色家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