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世纪中期,黑死病在欧洲蔓延,一年内人口锐减一半。而英伦半岛北部却幸免于难。

一天一个得了黑死病的伦敦商人来到了英伦半岛南北接壤的一个村庄亚姆村,344名村民非常恐惧,准备向北方安全地逃离。而威廉牧师坚决阻止说,“我们不知自己是否被传染,如果被传染了逃跑也是死,留下来吧,让我们把善良传递下去,后人会因祸得福。”

村民们赞成牧师建议,并在村北出口设立石墙堵死北逃之路。后来威廉牧师和村民们纷纷死去,这个344人的小村庄只侥幸活下来33人,且多半是未成年的孩子。正是这个亚姆村成功阻止了黑死病向北传播,为英伦半岛留下一个后花园。

威廉牧师让每一个村民提前写好自己的墓志铭,今天去亚姆村旅游的游客都能看到那300多个墓碑上催人泪下的语言。

威廉牧师的墓志铭写道“请把善良传递下去。”

一位医生的墓志铭写道“老婆,原谅我不能回去照顾你,这里的人们更需要我。”

矿工莱德写给女儿的墓志铭“亲爱的孩子,你见证了父母和村民们的伟大。”

这便是信仰的力量,即便是死,也要善良,也不能丧失对人的爱。

有信仰和没信仰的差别是,有信仰的人,活的是人。无信仰的人,活的是命。

康德说过“一个人的缺点可能来自时代,但美德和伟大只属于他自己。”

多难是否兴邦的关键在于度过灾难后的人民是否得到成长,灾难面前只顾自己,则灾难永远是灾难,再来一次还是一样。只有灾难后的人民重塑了自觉的信仰,无论灾难导致多大危害,才算真正战胜灾难。

灾难面前,人性无所遁行。邪恶的人张牙舞爪,善良的人放射光芒。生命短暂,只有美德会传于遥远的后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