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沙漠红柳

图片/网络

音乐/乱红

不知不觉,立春已至。时下,全国上下正在遭遇“疫情”的阴霾,相信寒极必暖,否极泰来。山河无恙,人间皆安。


那么,就让我们都保持着一份对生活的热爱,对未来的期许,白天抬头微笑,夜深人静时从容入眠,随缘而行。


静下来读本好书,呢喃低语一首诗词歌赋。读林语堂的《苏东坡传》,本是想草草读完草草了事,可不想自己被苏东坡命运多舛的一生所深深震撼,对这位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诗人产生了无限的敬意。细品他那来自远古的尘世人事风情,深深地打动着我的心。

苏轼(1037-1101),世人称其为“苏东坡”,北宋著名文学家、书画家、词人、诗人,唐宋八大家之一。

苏东坡的一生说起来跌宕起伏,但他一生也是情事颇多,风流倜傥,雄姿英发。他欣赏女人,热爱女人,长情女人,敬畏女人。有着极好的女人缘,所遇的那些女人们对他也是死心塌地。


苏东坡异常坎坷的一生,也是豁达乐观的一生。他那种身处逆境却始终持续成固欣然,败亦可喜的超然达观,像他的诗词文章一样千载有余情!经万古流不尽。

他的第一任结发妻子王弗,父母包办,媒妁之言。当时苏东坡只有十八岁,王弗只有十五岁。但是王弗知道自己嫁的是个年轻英俊但过于感性的诗人,苏东坡是大事聪明,小事糊涂。


经历了生活历练的少妇王弗从凡世走向了神坛,言行举动间,闪耀着智慧的神性光芒,女人有智即尤物。她柔情似水,她顾及着男人的自尊,在家的静静港湾,她便在这里掌舵。


王弗很爱苏东坡,想尽到贤妻的本分。于是在苏东坡每每与来访客人谈话时,王弗总是躲在屏风息静听,待客人走后,再告知丈夫客人品行的好坏,帮助丈夫决定这个朋友是否值得交往。她是苏东坡在尚未成熟的青年时期的良师益友,对苏东坡影响级深。

可惜红颜薄命,王弗二十七岁便病逝了,苏东坡悲痛万分,泪湿襟衫,面对山河萧索的衰世惨状,他痛不欲生。在她埋骨的山头亲手栽下许多株松苗,以表达自己年年岁岁守候在爱妻身旁的悲思。

王弗去世后十年,苏东坡仍不忘她,为她写下了那首令所有人都摧心扼腕、痛断肝肠的《江城子·记梦》,其中的“十年生死两茫茫……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读来令人肝肠寸断,可见他对亡妻的思念之深。

王弗死后四年,三十四岁的苏东坡续娶了王闰之,王闰之是进士之女,也是王弗的堂妹,她感动于苏轼对亡妻的深情厚谊,以十一岁的年龄差距嫁个苏东坡做继室,对苏东坡充满了崇拜和敬佩。


王闰之贤淑温厚,善解人意,陪伴苏东坡经历了宦海的大起大落,特别是著名的“乌台诗案”和“黄州贬谪”,在苏东坡最落魂时,甘愿和他一起采摘野菜,赤脚耕田。人世一切的欢乐、苦痛、忧伤、愤恨、厌恶……都在王闰之的似水柔情里如烟霭般轻轻飞过。


她宛如秋天的红高粱,纯粹而可爱,温暖而动人。可见,王闰之对苏东坡也是真情真意,死心塌地的。


然而红颜易逝,二十五年之后王闰之也去世了,苏东坡再次痛失了一位患难与共的女人,他悲痛地在悼词中立下誓言:生则同室,死则同穴,又请画家李公麟画了十张足以传世的罗汉像献给妻子的亡魂。


虽然王闰之只是填房,且排在王弗之后,但苏东坡仍执意将其灵柩与自己埋在一起。

女人的美德写在男人的脸上,懂女人的男人就是女人一生的骄傲。

除了与前面两位妻子纠葛缠绵的情感,苏东坡还有一位有名的侍妾,就是朝云。王朝云本是杭州西子湖畔的一名舞女,成为苏东坡侍妾时才十五岁,而苏东坡此时已经四十多岁了。


朝云虽出身烟尘,却气质非凡,心灵真实,淡定从容。更难能可贵的是她能读懂苏轼的诗歌词赋,理解他的内心,与苏东坡琴瑟和谐。


苏东坡曾说,“知我者,唯有朝云也”,并为其写下了许多流传后世的名作,其中的《饮湖上初晴后雨》里刻画的一位优雅少女,就是描写了朝云的形象,可见其对朝云的怜爱。


苏东坡晚年时境地凄凉,身边众多的侍儿姬妾都陆续散去,唯有朝云万里相随,九死不悔,对苏东坡始终如一,陪伴苏东坡度过了二十三个年头。但最后也不幸染恶疾病死在惠州。


就像一代情僧苏曼殊留下的八个大字“一切有情,都无挂碍。”她走的时候,没有惊动一草一木,一尘一土。


朝云走后,苏东坡不胜哀伤地写了《朝云墓志铭》、《惠州荐朝云疏》等许多诗、词、文章来悼念这位红颜知己,此后也就一直鳏居,再未婚娶。

苏东坡的一生不止一个妻妾,他所怀念的也不止一个女人,但他始终对他的妻妾怀着真挚的情感。虽多情却不滥情,虽长情却不忘情,是真“风流”而非假性情,正因如此,他才是为世人所称道的大文豪苏东坡。


苏东坡在逆境中能随遇而安,用乐观、洒脱的态度坚持对人生、对完美事物的追求。因此他得以实现从现实人生到艺术人生的转化,使他的坎坷境遇化作充满艺术审美情趣的人生,并以此刻画他丰富多彩的文学艺术创作中。


苏东坡虽然饱经忧患拂逆,终极一生,他的人性更趋温和厚道,并没变成尖酸刻薄。这正是我们太多的读者喜爱他的缘故。近千年来人们不会从内心爱慕一个品格低劣无耻的作家,他的文字再富有才华,也终归无用。

苏东坡一生与女人的故事,就像吃酒一样,慢慢酿,慢慢品,慢慢去回味。苏东坡曾在《杂说送张琥》中,论述过耕种与治学的道理。同样可以引以为鉴在他和女人之间的恩情,真正有学问有品性有修养的人,平日里,都是非常的注重修身,从不贸然行事,一直等到思想、才华、情感完全成熟,有能力为人师表了,有资格去欣赏女人了,再出来治学、做官,恩宠他的女人。就如同流水汇聚,箭发射于满弓一样。


于是,苏轼感叹:“博观而约取,后积而薄发。”多多积蓄情感交流,慢慢放出,通过长期的温厚量变,积蓄爱情的力量,才能有所突破。风流苏东坡,唯女人也,多情不滥情,长情不忘情。

本篇文字均为原创,不得随意下载使用,欢迎点赞,欢迎转载转发。欢迎关注我的美篇专栏(我的美篇号:253008)感谢大家光临。

注:本文入选小美早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