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外。不知从哪里悄悄地飘来几抹新绿,那嫩嫩的、茸茸的绿色,就像春姑娘心爱的绿色丝巾,轻盈地挂在柳树的枝头,不由的让人心生怜悯。我不敢深呼吸,担心一不小心会把它吹跑,我好想为它撑起一把伞,怕它在太阳底下被晒的融化。可不是吗,现在已经进入了三月,还没来得及卸下冬季那沉闷的思绪,脚步便被匆忙地带进了春天。

  记得那是2014年的冬天,我们举家搬到了现在这个地方,按理说乔迁新居应该买些花卉装点一下居室,可是不爱戏弄花花草草的我,竟然没有为家里添置一株绿色,直至到了第二年的春天,一个偶然机遇改变了我原来的想法。
  当时,部队正规化建设搞得热火朝天,按规定所有办公室不允许再有绿植的身影出现,那段日子里办公楼每天都会出现新的废弃物。有一天我发现一盆绿萝,在杂乱无章的垃圾中特别抢眼,看着那郁郁葱葱的叶子,以及它那孤苦伶仃的身影,想起了同事说绿萝很好养活的话,只要坚持浇水一般都会长的不错,我顿时有了收养它的心思,就这样把它的“户籍”落在了我的家。

这盆绿萝是家里的第一盆花,我把它摆在了衣柜顶端,正好适合它那修长的身姿。绿萝的叶子被长长的枝条串在一起,在暗红色衣柜的衬托下,显得格外青翠欲滴。绿萝不会开花也没有诱人的香气,普通的能让人忽视它的存在。一次我出差时间比较长,家人竟然忘了给它浇水,我回来后发现叶子早已耷拉着脑袋,枝条也开始变得皱皱巴巴。我怀着愧疚的心为它浇了水,心想如果连一盆绿萝都养不活的话,恐怕这辈子真的是要与花卉无缘了。未曾想仅仅用了一天多的时间,绿萝就又起死回生,恢复了它那张扬、蓬勃的样子。再后来,它竟成了屋里花卉最旺的大家族。

  自从那次事件发生后,女儿踊跃担当了护花使者,家里的花卉由她全权负责。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女儿就像一只可爱的小燕子,时常在屋里飞来飞去,精心为心爱的花卉浇水施肥。  

那盆清秀典雅的吊兰命运同样坎坷,女儿说这也是一棵苦命的小草。当时看到它第一眼的时候,叶子已经开始泛黄、发蔫,直觉告诉我它至少有一个礼拜没有得到任何养分,估计是邻居家添了新花,又不舍得把它一下子打入冷宫,特意把它摆在单元门口,瞧瞧是否有好心人能够收留。我自然就成了把它领回家的那位好心人,到家后先是把吊兰连根拔出来,剪掉有病的叶子和生了虫的根,用水给它洗了个澡,再把它栽回换了土的花盆里,从那一刻起家里又多了一盆流浪的花儿。

  吊兰有一种用语言无法表达的特殊气质,尤其是开了花的时候,黄色的花蕾点缀在白色的花瓣中间,朵朵小花儿就像一位害羞的小女孩藏在葱郁的叶丛中,在绿色叶子的衬托下,它们素妆淡裹,晶莹皎洁,显得是那么的高贵、矜持、淡雅。如果你把鼻子贴在花瓣处轻轻吸一口气,便会有一股淡淡的清香沁入你的心肺,你一定会感到神清气爽。有的时候它还会在叶丛中冒出几根枝条,呈弧线向花盆外面斜垂下来,顶端还会悬挂上长出来的新株,远远望去即像是夜空里爆炸了的绿色“礼花”,又像是一只只在微风中摇曳的“小花篮”。

  女儿心底善良,无论做什么事情都很专注。自从她和花卉成为好朋友后,流浪花儿的日子一天天好了起来,有时还能享受到特殊的待遇。那是一个星期天中午,女儿做完作业便开始忙碌起来,只见她把所有的花卉倒腾到了卫生间,摆了满满一地,先把淋浴喷头调到最细,渐渐地让空气中的雾气稠密起来,纷飞的“雨雾”沾湿了花卉的素裙,犹如一幅春雨秀江南的画面。哗哗哗……水声慢慢地变得大了起来,喷头在空中来回摆动着,就像在下一场大雨,尽量把“雨水”降到每一片叶子上面。此刻,那些花卉像似回到了自己的故土,激活了存在它们基因中的家乡记忆,用女儿的话说给它们一次回故乡的感觉。看着眼前这片绿意盎然的生命,它们也许真的感受到了女儿的善意,你看它们正在用自己特有的礼节,含着泪水水珠在向女儿点头示意。

  是啊,人世间的每一株植物,无论身处山野还是温暖的室内,它都会用最自然的表情告白,告白它们对风的眷恋,对土地的依赖以及对阳光、雨露的深情厚爱,如果你懂得了这些,花卉自然就会开的灿烂,长的茂密旺盛。我非常感谢流浪花儿的宽容,绿萝没有怪罪我的粗心,吊兰也没有记恨丢弃它的主人,它们都能安静地对待属于自己的命运,不放弃亦没有抱怨,在得到水的那一刻便开始了生命的重启。多么希望女儿就像那欢快的小燕子,飞翔在祖国日新月异新时代的蓝天,学习绿萝那样总是给人以希望,生机勃勃努力向上的精神,养成吊兰清香淡雅,出污泥而不染的高尚品质,做一个对国家和社会有用的人。

抬头望向窗外,早已烟雨朦胧,玻璃上缀满了珍珠般的水珠。我轻轻地推开窗户,一股清爽的气息扑鼻而来,深吸一口清清爽爽的空气,闭上眼睛嗅着这沁人肺腑的春潮。此时,尽量把自己的思绪清零,好让这份难得的美好多停留一会儿。此刻,隐隐约约中,我听到了珍藏在记忆深处的旋律从遥远的地方传来:三月里的小雨,淅沥沥沥沥沥,淅沥沥沥下个不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