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境寻踪--平和坝头

图文/摆渡人


“人总是向往远方的风景,却常常错过了身边的芬芳”

听朝辉说,邻村大坝头有一处原生态的山谷丛林,景色非常优美,而且有早年红军留下的许多革命历史遗迹--“红军洞” 很值得去一探究竟!我和李洲听了不以为然,坪洄方圆几十里范围有啥好玩的去处都略有知晓,而大坝头距离我们村也就不过四五公里的路程,这么近的距离,以前都没听说过有什么好玩的,这风景还能美过我们坪洄小三峡?

虽然对风景有多美并不抱太大期望,但是对于陌生的地方抑或传说,人的心理总是好奇的!于是,我们还是在一个天气晴好的午后,约了几个乡友一同驱车前往。

坝头村同属客家文化村落,这些年在国家富美乡村政策的支持下,村貌环境有了很大的变化提升,年轻一代外出创业的乡贤,也纷纷为家乡的发展出谋划策,发掘资源,招商引资,曾顺进便是这其中得力的一员。

朝辉与顺进兄在厦门认识多年,已是老友,我与他只曾谋面,不甚谙熟。时下他正好在家,我们一行人便先到他处,几杯奇兰茶后,顺进兄听说我们想去探游“红军洞”,立马说要带我们去。“红军洞”是完全未开发的野山谷,不经熟悉的人带路很容易迷失方向,有他做向导,我们可就放心了。

由于去往“红军洞”还要走一段山路,于是,我们换乘了他特意用来接送“游客”的面包车,一路颠簸弹跳,这让我重温了八十年代坐在拖拉机后斗的幸福感觉……

在一处略显平坦的山谷入口处,我们下车准备徒步,顺进兄啥时候居然换上了雨靴,莫不是这探游路上还要淌水不成?我们可是毫无户外装备呢!顾不了许多了,为了探寻近在咫尺的神奇,走吧…

山谷里的相逢。

初见,迎面一幅如画美卷。

青山叠翠,溪流淙淙。

小朋友人生的又一次“学步”~

我想,这应该是剑客侠女修练的地方。

山鸟啼鸣,径幽溪吟。

“绿水青山,便是金山银山” 说的正是这副景象吧!

山得水而活,水得山而媚。

拥抱自然,朝辉的热情无法抵挡。

回首来时路。

奇石峡谷蜿蜒起伏、忽宽忽窄,这更激发了我们对前方探寻的欲念。

世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便有了路。

汇涓流以成江海。

这样的画面,就缺一位仙气翩跹的姑娘出现~

路遇险阻,方显领路人的重要。👍

越过险阻,难掩纵情山水的喜悦。

跋山涉水,独木桥上独行人。

轰轰的水声由远而近,顺进兄说前方有惊喜!看他大步流星的样子,我也迫不及待了~

惊喜藏在崖壁深处,欲探究竟,唯有涉水靠近才能一睹真容。

这是什么拍摄姿势?应是绝无仅有的待遇了!我终于明白顺进兄雨靴的用途所在,感谢他的用心相助!让我看到这难得一见的奇景-- “绝壁逢生”。


原来轰轰巨响的声音正是这股瀑布倾泻而下发出的,神奇的是,在瀑布的下方竟然斜立着一根粗壮的乌木,瀑布倾泻其间,珠玑四溅,好不壮观!顺进兄介绍说:“古木沉水百年不腐” !这是有道理的,流水长年累月的冲刷浸泡,早已将木质内的蛀虫细菌和易腐之物清除干净,留下的是日月锤炼逐渐碳化的“筋骨”。这根油黑发亮的乌木到底在这里躺了多少年?不得而知。

乌木如今在市面上被视若珍稀,其价值几可媲美紫檀,不然人们也不会对阴沉木的出现趋之若鹜。而眼前这根如此份量的乌木,我想,它足以作为坝头的镇山之宝。


  “飞流直下三十尺,一根乌木出水来” (别笑哈!这十四个字我想了三天才憋出来的~)

顺进兄说这个景点是此行的“精典”之一,这我绝对相信,行进至此,所有的景物呈现已经大大超出了我的意料!同行的李洲说,这地方可以叫做“平和小九寨”。

层叠交错的涓流在乱石中迂回着穿越千山万壑。

巍巍青山,壁立千仞。这绝对是攀岩者的最爱。

在谷底仰望天空,有种想攀爬的冲动。

道阻且长,行则将至。

顺进兄说钻过这个石洞,前面一道飞岩瀑布很漂亮。

别无他途,唯有钻洞而过,李洲兄身先垂范。

站直腰身,一种豁然惊喜的感觉迎面扑来…

美不胜收,逢着这样的山水,让人心旷神怡。

没有气势磅礴的震感,独有行云流水的飘逸。

挥挥洒洒,犹如丝绸。

看遍大江大河的澎湃,我更愿意在光影斑驳的崖边,倾听这绵绵絮语。

远处的黑洞下方便是“乌木瀑布” 美景可谓一层叠一层。

透过丛林看山腰上的阳光。

一处岩壁奇观,看!可有形物?

特写来一张。

没错,像极了达摩祖师神像,不禁感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天地万物皆有灵性,皆有变数。对大自然心存敬畏,方可行得更远。

感谢二位爱乡人!

在这里弹一曲“金蛇狂舞”有多应景?

到达传说中的红军洞。

红军当年用过的陶罐残片随处可见。

每一个岩洞都有一段红色故事。

任何力量都阻挡不了生命对阳光的执著。

“洞中人”

探寻红色印记。

空洞无物胜有物。

又发现一些陶片,顺进兄介绍说:早年村里的乡民从这里捡了好些陶罐之类的容器回家做他用。

  关于这片岩洞的红色历史背景,平和县的革命历史研究者已有作详实记载,作为一个户外“小驴”的我就不在此赘述了。

诚然,我们今天所拥有的安定生活,皆离不开无数革命先辈用生命、鲜血铸就!当我们走近每一处革命先辈奋斗过的地方,心中的敬仰之情必油然而生。

前行离开谷底,行程已近尾声。

顺进兄说,此次探寻只走了全程的四分之一,由于前面的山谷丛林还是原始状态,尚未开辟路线,难以穿行,待由下回再揭秘吧!

一帅

二酷

三孤独

拍个照有这么难吗?这架势貌似要跟“孤独怪兽”决斗😅

原来是为了拍这个--“枯木逢春” “老树新芽”…

白蚁什么时候成了雕刻大师?

不知名…

生态密林,有太多意想不到的惊奇,太多令人想一探究竟的奥秘。

如是这般…

如果说山谷底的那根乌木是镇山之宝,那么这些野生草本呢?

万绿丛中我自独行,追随季节的脚步;绽放、叶落、萌芽…


斑斓。

一脸阳光。

  走出山谷,斜阳正好,半日的秘境寻踪将于此告一段落。

能在无约的时间,在故乡的咫尺之遥逢着这样的山水,我深信这是幸的!幸于在物欲横流的年代,桉树漫山遍野掘掠生态的当下,方圆之境,竟还能有此不被染指的“净土”,心理不禁为之感动!也为坝头乡民的远见而感动,守土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