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罗晓军

        七年前的今天,为父母庆祝了结婚58周年纪念日。这是一个介乎55周年翡翠婚和60周年钻石婚之间的重要纪念日。为什么15年以上结婚纪念日是五年一表述呢?我想可能是,就此意味着开始步入了天长地久吧。

        父母相识于1948年。抗日战争期间,齐鲁大学在成都华西坝借华西协和大学校舍复校开课,建国后齐鲁大学并入山东大学。那时候,父亲的大哥和母亲女同学的哥是齐鲁大学同窗好友,父亲母亲常去齐鲁大学玩,在相互走动交流中,父母从一见钟情发展到自由恋爱。

        每个人都渴望能拥有这样一份爱情——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和相爱的人相守,就是父母人生最大的幸福。他们把彼此的真心放在对方的手中,把许许多多毫不动人的日子走成一串风景,用58年的执子之手兑现了古老而坚定的承诺。

        父母的爱情,经历过枪林弹雨的考验。1950年父亲投笔从戎,从飘着书香的重庆大学校园来到了硝烟弥漫的朝鲜战场;母亲的牵挂也飞到了异国他乡。

        在那家书抵万金的日子里,由于战事频繁通讯不便,好几次有父亲受伤和牺牲消息的误传,有人便让母亲放弃无望的等待,另外嫁人。母亲坚信父亲凯旋而归,拒绝了所有的诱惑;每个星期,都要去在成都市公安局工作的父亲大哥那里,打听来自朝鲜战场消息。

        大学毕业后,为了离朝鲜更近,为了与父亲那怕是部队轮换也根本不可能见面的相守,母亲主动申请分配到吉林延边自治州工作,毅然离开了从未离开过的天府之国成都。

        只身一人坐火车,途经湖北、河南、河北、北京、辽宁,来到东北吉林工作。希望就近、及时得到一切和父亲相关的最新消息。

        父母爱情没有沧桑,一直是年轻的模样。不管多么艰难困苦的环境,母亲的脸上永远是一脸的知足和幸福。在父母心中,爱人在哪,家就在哪;与一个相爱的人相依相守终伴你我到老,才是一件无比幸福的事。

        1955年,经组织批准,父母有情人终成眷属,母亲也开始了飘泊不定的随军生活。先后在湖北孝感、河南平顶山等部队驻地附近就近教书。

       1970年父亲转业后,又先后转战恩施、建南和江汉。几十年来,母亲随父亲东奔西走,前后搬家三十多次。

       住过部队条件简陋的营房,住过孤零零的山顶小庙(白天是学校),住过野外施工用的活动板房,还住过别人屋檐下搭的小屋。

        爱是可以听到看到的,可听到看到的却未必都是爱;能经得起岁月漫长侵蚀,能经得起心灵悠长交融的才是爱。生活中,太多的容易得到,让我们忘记了珍惜。父母的爱,经历过战争生离死别的考验,经历过艰难困苦的环境磨练,相濡以沫,历久弥新。他们很珍惜可以在一起享有每个美丽的清晨和黄昏,更珍惜几十年坎坷路上一生有你。

        父母爱情的模样,朴素到稀疏平常。母亲常自豪地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我和你爸爸结婚几十年,从来没红过脸。”耳闻目睹他们那些生活中的平淡温馨婚姻点滴,我完全相信母亲所言。他们象一首歌里唱的那样:“最快乐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等到老了,我依然是你手心里的宝。”淡淡的小幸福,不需要轰轰烈烈,只要手牵手一起走过就好。

        父亲工作非常忙,母亲是老师,承担了子女教育和家里的大部分家务,父亲则包下了全部体力活。母亲打小一直念书,不擅烹饪,水平一直停留在家常便饭状态,逢年过节或家里来客的大场面,基本都是父亲亲自掌勺。母亲喜欢养猫。记得小时候部队在河南平顶山,父亲不知道从哪里搞来一只小猫,非常可爱,母亲喜欢的不得了。后来部队换防到湖北花园,小猫也随我们坐火车到了花园驻地。小猫每天洗脸,能听懂的一些常见语言,非常善解人意,给艰苦环境里的母亲带来了许多开心的时刻。

        父母八十年代退休后,每天黄昏都牵手散步。母亲从小就怕狗,及至到老,见到一般人眼里可爱的宠物狗,也唯恐避之不及。每每散步时遇见各类狗狗,父亲像骑士般地把母亲护在身后,安慰到“有我在,不用怕”。

        每周父亲都要花几天时间带母亲坐公交车四处转转,还一起外出到北京、重庆、广东等地旅游。十五年前,为了纪念 50年共同营造的唯美爱情,父母还兴致勃勃地在影楼拍了一套时尚的金婚照。

        父母的爱是“无论富贵或贫穷,无论健康或疾病都始终如一”的真爱。十几年前,母亲患上老年痴呆症,为延缓母亲病症,父亲不顾自己腿脚不便,几乎每天带母亲坐固定的公交车,通过看沿途熟悉的景物来加强记忆刺激。父亲1989年曾经得过小中风,是母亲二十年的精心呵护,父亲的病情才一直很稳定。母亲脚上长了鸡眼,父亲总是定期带母亲去修脚店去做治疗。

        2009年7月父亲摔了一跤,大脑出血50多毫升。在术后护理和康复训练中,尽管有子女各家照顾,母亲还是竭尽全力地参与到护理和训练各个环节。父亲听力不好,又不愿戴助听器,与家人交往减少了一些;母亲为了消除父亲的寂寞,每天都要为父亲大声读报纸,让父亲躺在床上也能知晓国内外新闻大事。

        后来,随着父亲手术预后状态的每况愈下,随着母亲老年痴呆症的日益加重,父母本身的生活自理更是颠三倒四几近丧失,但他们却从未丝毫弱化几十年已固化的关爱对方的本能。

        父亲抗美援朝时,曾任上甘岭一战成名的15军军部参谋,这支英雄的部队曾经涌现过黄继光、邱少云等一大批英烈的。

        手术后一段时间,每周都有几天晚上会出现严重的精神障碍,出现幻听幻觉,甚至喊自己的儿子儿媳王参谋马参谋,喊母亲魏参谋。梦见当年抗美援朝在敌机狂轰滥炸下,牺牲在自己怀里的19岁小战士,就在窗外。

        但就是在极度迷糊的情况下,父亲也没有忘记每天给母亲盖好被子,有很多次父亲失去了方向感和判断认知能力,不停地给床边的靠背椅盖被子,口里还不住地叮嘱“盖好,不要感冒了”;父亲在硕果仅存的能力中,依然完整无缺地保存着已形成条件反射的爱的能力。

        父亲晚上出现严重迷糊时,为了让母亲休息好,我们让她到其他房间休息,母亲每次都坚决不肯,坚持通宵陪护;即使困的睁不开眼,也要守在父亲身边。父亲有时夜里折腾累了,白天大睡,母亲生怕父亲有什么意外,不停地喊父亲:“起床喽。怎么搞的嘛?”有时侯,刚吃完饭,母亲就忘了;但她心里想的却是千万不能饿着父亲,溜出去买烤红薯或小面包喂给父亲吃。

        大爱无痕,最深沉的爱只能用心灵去感悟,用眼睛去观察。每当看到这既令人感动又叫人心酸的场面,我对爱的最高境界----大爱无声,有了新的领悟:发自内心的爱,并不用过多的语言来表述。爱到深处不需表达,彼此双方都能很从容的用心感受到对方的爱,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心有灵犀,两人合二为一了!爱的越真,心越清纯;爱的越深,情越质朴。一个下意识的盖被子动作,一只还带着体温的烤红薯,让所有的山盟海誓都在此时此刻黯然失色。

        执子之手,就陪你把所有的风景看透,在天长地久的承诺中依然陪你看细水长流。翡翠钻石婚之间的重要纪念日,见证了父母58年牵手之大爱无痕,大爱无价。结婚58周年纪念日不久,父母前后半年双双离去;但他们留给儿孙晚辈关于婚姻爱情的启迪,如翡翠钻石,无价之宝。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在此一并致谢。)

        后记:《父母爱情的模样》一文,得到了亲朋好友和部分美篇读者精彩点评,在此深表感谢。我的英语老师、曾经和我母亲共事过、毕业于华中师范大学的刘汉松校长,拨冗垂阅,发来读后真情实感,现录于此,和大家共同分享老一辈的爱情观,是以为记。

        非常时期,蜗居在家,看电视刷手机,时日久了,心情焦虑,盼望冬天早逝,春暖花开。今读罗晓军纪念父母的文章,心灵震荡,满满的情谊好似春风拂面,心旷神怡。两位老人的爱情故事,深深地打动了我,我看到了另一版的电视剧《父母爱情》。年轻的母亲,长年看不见战场上的父亲,不惜背井离乡,奔波千里,住在离父亲近些的地方,尽管見不了父亲,但是靠近了父亲,心在一起了。两位老人,年高多病,都把对方的生命健康置于己上,风雨兼程,携手克难,非常感人。什么是爱?年轻人的风花雪月,海边踏浪,那是浪漫的爱情。两位老人,携手白头,互相搀扶,生死与共,那是深沉的高贵的爱情,中国大多数人的爱情都是如此,平凡中润育着伟大。罗晓军父母的爱情谌称中国爱情之典范,值得后辈颂扬。罗晓军出身在这样的家庭,忠孝诚义,写出这样的美文,谌称后人之榜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