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春节,素有“九省通衢”之称的武汉正经历着一场灾难,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在荆楚大地打响,刺鼻的硝烟弥漫着神州大地。每天人们关注的是疫情的发展情况,每天人们的工作围绕的是战胜疫情。武汉牵动着全国人民的心,乃至世界人民的心。

响应国家号召,宅在家里,看着电视节目《中国诗词大会》第五季的第六场,康震老师正点评毛泽东诗词《菩萨蛮•黄鹤楼》。康老师站在武汉长江大桥上,背后是耸立在武昌蛇山上的黄鹤楼,熟悉的景色呈现在我眼前,把我的思绪也带到了武汉的黄鹤楼。

  黄鹤楼自古享有“天下江山第一楼”的盛誉,与湖南的岳阳楼,江西的滕王阁合称为“江南三大名楼”。 2012年的寒假,我第一次来武汉,就是为了去一睹黄鹤楼的风采。

李白在《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中写道:

“孤帆远影碧空尽,

惟见长江天际流”。

而毛泽东在《菩萨蛮•黄鹤楼》中写道:

“烟雨莽苍苍,

龟蛇锁大江。

黄鹤知何去?

剩有游人处。”

诗人崔颢当年登楼吟诵:“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

这些优美的诗句使黄鹤楼声名大噪,誉满天下。使我无限向往。

到达武汉,我选择了黄鹤楼附近的宾馆。 但是我并没有急于去黄鹤楼,而是站在“万里长江第一桥”上远远地望着黄鹤楼 。 在武汉看长江总是让我想起重庆,觉得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站在武汉长江大桥上,甚至使我想起98年时我们坐在重庆的长江边,相同的季节,相同的旅伴,也是长江,那时我还没动过手术,坐在江边的台阶上,望着滚滚东去的江水,茫然地望着远方。今天,我站在长江边远远地望着黄鹤楼,想得却是崔颢和李白。

  第二天一早我就来到了黄鹤楼,我右腿关节痛,上楼右腿不变,下楼左腿不变,走平路还可以,望着那一级一级台阶,我想起了同学在曲阜给我买的那把拐杖,09年我旅行结束后把它留在了重庆。我也没把腿痛放在心上,尽管好久都没这么痛过,太长的台阶,偶尔爱人就背我一段。乘坐电瓶车来到了黄鹤楼的门前,登楼的电梯还没修好,爱人厚实的身板也把我背不到楼顶,我也就无缘登上楼顶,去享受极目楚天舒的感觉,也体会不到“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的意境。只好坐在千禧钟前的石凳上休息,听导游介绍黄鹤楼:黄鹤楼是由辛氏所建,所以又名为辛氏楼,传说辛氏在此卖酒,每日有一老道士来酒家饮酒,辛氏为人善良忠厚,乐善好施,未有向老道士索取酒钱,一日老道士向辛氏辞行,为答谢辛氏的款待,取黄橘皮在酒家墙壁画上一只鹤,此鹤一闻辛氏掌声就会从墙上跳下起舞,黄鹤跳舞消息带旺酒家生意,辛氏因此发大财,后来老道士回来吹起铁笛,黄鹤闻笛声载着老道士飞走,辛氏为报答老道士之恩,就在原地盖起一座高楼,取名“黄鹤楼”。而根据历史记载,此处为长江汉水交汇处,具有战略地位,三国时期,魏、蜀、吴酣战之际,吴在此建起瞭望台作军事用途,随着历朝的演变,黄鹤楼逐渐成为了名人墨客和游人登临游憩的名胜。

  不登黄鹤楼我觉得有点遗憾,我不想留遗憾的是崔颢的题诗壁,因为在我的心里,这首诗远比黄鹤楼有名。可这一段路电瓶车无法抵达,必须走路,有一些台阶。快出去了,我又折了回来,我说想慢慢走去。他只好陪我去,上下台阶就只好背我了,这是我的旅行史上走得最艰难的一次。好多游人都看我,尽管路不是很长,但那些台阶足以让我尝尽旅途的艰辛,每到台阶他不得不背我,此时除了平路,我几乎不能上下台阶。我如愿以偿地看到了崔颢那龙飞凤舞的题诗,还有李白的《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仿佛当年诗人也如同我一样千里迢迢而来,写下了这离愁别绪,怅然而去。而我的心情是欣慰的,我终于看见了千年前崔颢与李白的亲笔题诗。

  今日立春,是新的一个轮回的开始。电视节目中再见黄鹤楼,再见武汉这座灯火璀璨的城市,这次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主战场!我似乎看见了火神山与雷神山的灯火通明,日夜奋战。心中默默祝福,祈祷 。武汉~加油!!!中国~加油!!相信疫情一定会过去,明天将是更加的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