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十二月份我和家人到南方旅游,回来后准备写几篇游记,由于琐事缠身再加上冠状病毒的疫情,闹得一点写的心情都没有了。这几天在家里憋的实在难受,想想还是写吧,这样可以打发时间,调节心态。这次旅游走了江苏、浙江、福建三个省八九个地方,历时半个多月,从哪写起?今天整理照片时看到了几张黑乎乎的照片,仔细辨认才看清楚是在泉州开元寺拍摄的古船照片,好吧,就从这古船写起。

到泉州就必须去看看开元寺,不仅年代久远,建于唐代,还是福建地区最大的寺庙,寺内有全国最大的建于宋代的一对石塔,有号称全国三大戒坛之一的甘露戒坛,有弘一法师纪念馆等等。除此之外这次在开元寺还有一个意外收获,戒坛不远处有一个古船博物馆,事前并不知道,参观后让我惊叹不已,值得一看!博物馆只有一条船,别小看这条船,它是世界上现存最早的沉船,而且保存完整,这足够震撼了吧?原来只知道广东的南海一号是宋代沉船,但是它虽然已经打捞上来,却没有挖掘清理完毕,而这条船已经修复展览了。在英国的海事博物馆十七世纪的船就已经当国宝供着了,这条船却是十二世纪的船,真真是不可同日而语。泉州是古代海上丝绸之路的起点,这条船就沉没在泉州海域,船上装载着大量的香料和钱币等等,看来是到东南亚交易后返回时沉没的。修复后船长34米,宽大概是11米,排水量400吨,船仓之间有隔水板,某个仓漏水可以隔开照常行驶,可见早在宋代造船技术就已经相当高超了,这条船应该是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远洋巨轮”。

宋代是文人学者认为古代最开明的朝代,政治宽松,善待知识分子,少有文字狱(比较明清时期要少,只要是封建王权就不可能没有文字狱!),工商业发达,对外开放程度高,即便南宋偏安一隅,GDP仍然是世界第一。文化艺术高度发达,瓷器出现了五大名窑,是中国也是世界陶瓷史上的一座难以逾越的高峰;唐宋八大家有六家在宋代,宋词更是让后人永远的望尘莫及。只可惜海上丝绸之路没能够一直航行下去,到了明代就废止了,实行了海禁,中国再也没造出过领先世界的海船,从这个意义上说这条宋船几乎是前无古人 后无来者。

八十年代末期央视播放一部纪录片《河觞》,想必很多人都看过,《河觞》的编导认为以河流和大地为根基的黄色文明必然会走向愚昧和落后,只有以海洋为根基的蓝色文明才能进步。这个观点的对错与否姑且不论,宋代重视海上贸易,尽管国际环境恶劣仍然保持了繁荣,也许是个佐证。有学者说宋亡之后无中国,未免偏颇,但是宋之后的几个朝代,虽然有明的“文宣之治”,清的“康乾盛世”,却都是闭关锁国,固步自封,对外界几乎一无所知,仅仅是自己和自己比而已。到了明代,从洪武年间就开始实行海禁,到了宣德更加严厉,不许片板下海,也就是全面禁止海上贸易。改革开放后有人脱离体制自谋职业称为“下海”,不知道是不是典出这里?嘉靖年间的倭乱,就是海禁逼出来的,不让我海上贸易我就武装走私,再不成干脆就抢,所谓倭寇多数还是中国人。直到明王朝灭亡,海禁也没开。说句闲话,如果明代能够像南宋那样依靠海上丝绸之路开展对外贸易,何至于财政枯竭,拼命征税逼的百姓没活路,导致王朝大厦迅速崩塌?2014年在英国参观大英博物馆的明朝文物展“1400——1450,盛世皇朝五十年”,这次展览筹备了五年,英、美、日、中等三十多个博物馆参与,是一次高级别的展出。为什么选择这五十年还称为盛世皇朝?这就是英国人的视角,从永乐到宣德,这期间有郑和下西洋的航海壮举,还有数量众多的朝贡贸易,是中国和海外联系比较紧密的时期,也是明王朝发展的关键时期。展览文物多质量高,难得一见,就不多说了,要说的是自此之后明王朝不断的收紧政策,闭关锁国,渐渐地由盛世走向了衰亡。这次旅游我们在苏州的周庄博物馆还看到一个故事,也和明初海上贸易有关。沈万三大家不会陌生,他是周庄人,元末明初做海上贸易,发了大财,富可敌国。那时没有物权法,先富了当政的就要眼红,朱元璋设计陷害,罗织罪名,沈万三差点丢了性命,被充军到贵州,他的巨额财富被充公,也就是归了朱元璋。那时商人地位低下,做大做强也没用,官家要打劫你有什么办法?这也是为什么中国只有资本主义的萌芽而发展不成资本主义的一个原因。

到了清代,海禁是国策,虽然世界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清王朝却一直沉浸在天朝大国的梦境之中,直到鸦片战争英国军舰的一声炮响,才惊醒了大清君臣的美梦。不过从此中国也开启了走向海洋走向世界的脚步,尽管道路崎岖曲折,这个脚步却再也没停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