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疫"独居记

作者  晓犁


一粒看不见的种子,在初春
被植入欢乐的歌声中
刚刚还在喜庆的锣鼓、秧歌
不慎被天空飘来的尘埃
拒绝在唇齿之外
惊慌的细胞无法分裂
只能和众多人群同时潜伏


雪片般飘落的是口罩和杀毒喷剂
连同各自为战的巢穴
如同丢盔弃甲的战士
从一个个争分夺秒的战场归来
用迎接将士凯旋的酒浆
把自己喝醉
独自等候放晴的晨曦


时刻都在关注的疫情通报
远比任何新闻都吸引我的眼球
所有词汇紧紧围绕
那个无法预知的诡异之力
抢夺每个高地
还有生命
——这让我无比揪心


至于,家居之外的炮火
一定无比激烈
尽管我没看见硝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