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年心里五味杂陈,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希望大家都照顾好自己。生活很好,有时也很糟糕,现下很难,但我坚信我们都能披荆斩棘。 愿好运眷顾所有人,无病无灾平平安安。 我们站在一起,我们战在一起。 天黑的时候,我们要给彼此光明。 加油,每一个人!

无论冬天多么寒冷漫长难熬,春天一定会如期而至,没有人能阻挡春天的到来。好好活着,往前走,就是最好的人世间。 ​​​

年夜大餐。除夕到,若有家人好友能相伴,便是人生水云间。新年胜旧年,岁岁常欢愉,年年皆胜意!多喜乐,常安暖。

在擦地球仪时心想,要是地球上的所有不幸,也能被我的抹布擦干净就好了。

除夕夜里,大家在妞儿的指导下做好了年夜饭;在二先生的指导下包完了饺子;在吃完了两餐之后又分享了来自鹿特丹的花式蛋糕。既生瑜何生亮?既生美食何生脂肪?!

包了两种馅儿饺子,芹菜肉,韭菜鸡蛋虾仁,妞儿邀请了5个同学来家里过年。孩子们把饺子包得大小不一形状各异,但是味道还不错,我擀了200多个饺子皮,手脖子疼。这样孩子玩儿到夜里十点多才回阿大。AMS的公交车午夜十二点也会有。这几个孩子经常在一起学习做规划畅聊人生,属于同频的那种。孩子们都挺厚道的。有三个孩子是在美国读的高中或者本科或者第一硕士学位。白色衣服的女孩曾在美国工作过。谈起他们对西方国家的印象,他们普遍认为荷兰要比美国好一点点。美国制度先进,但是美国人骨子里对非白种人的高冷甚至歧视让他们普遍接受不了。

聊起留学的费用,孩子们普遍认为美国太高了,荷兰的留学费用他们都认为很公道,而且荷兰是欧洲最先进的国家之一。谈起薪酬,法国德国比利时工资都低,荷兰工资偏高,但与瑞士卢森堡摩纳哥这些国家比不了,不用干活就发钱。我问这种慢生活人权讲到了极致,会不会影响社会的发展。他们说肯定会,但是问到毕业后去向,都不想回国。他们普遍与姑爷的认识一样:欧洲是打着资本主义旗号的社会主义,美国是万恶的资本主义。😂

一群学传媒的孩子们边吃饭边对明天网上可以看到徐铮的新电影《冏妈》,议论纷纷:对赌协议怎么办?破坏行业规则怎么办?6亿卖给了抖音,这不是搅局扰乱市场么……到底是专业人士。

我妞儿离家早,我以为我对她影响小。我们娘俩儿都是那种在彼此面前互相怼,从来不跟对方软话的人。把我怼激眼了,我便会臭骂她一次。这次除夕,与妞儿邀请来的小伙伴们聊天,或者听小伙伴们聊天,我才知道,我对妞儿的影响是巨大的。小伙伴们说:“做菜妞儿不让我们放糖,喝牛奶豆浆都不能放,她说我妈说糖是白色毒药。”“妞儿还像班主任一样,阿姨您是班主任吧,她规划管理大家的学习目标,特别有能力有条理,英语讲得特别好,特别聪明。”“唉妈,你们败跟我妈说我学习的事儿,从小到大我妈一直让我开一家包子铺,她说我特别适合经商,她跟别人的妈妈不一样,她对我的学习没有要求。”“阿姨,妞儿还说你做事贼有毅力,你努力生活,一步一步靠自己奋斗去实现自己的人生目标。”“她心态好,乐观开朗,她干净利索,胜过同龄人。”原来,她是另一个我。

暖:长春市人。一个爱穿旗袍喇叭裤高跟鞋,爱码字儿的, 1968年出生的语文老师。

图片拍摄:暖,二先生。地点:荷兰

拍摄器材:iphone11pro max

拉上窗帘睡了一下午,醒的时候屋子里很暗,只有从缝隙里透进来的一点点光。我好想这一切都是一场梦,一觉醒来,没有大火,没有席卷全国的病毒,异国他乡的他带着女儿在打篮球,窗外人声鼎沸,一群人聚在一起吃火锅,朋友笑着和我说新年快乐。

感谢生命里的那些相遇,在我人生的底色上微微生香。

我不期盼什么大的快乐和惊喜,能如常生活,有独处的时间,有空发呆,平和而静气地生活,足够了。

两点钟硕士研究生开研讨会。磨磨蹭蹭的妞儿一看时间来不及了,让二先生必须三分钟之内把她送到公交车站,二先生一着急,衣服的扣子怎么都系不上了!笑死!😂

荷兰的公交车费挺贵的。念本科的三年花了不少公交车费,三千欧元是怎么都有了。读了硕士才知道,姑爷的配偶只要是读书没参加工作的,在周一到周五,坐荷兰境内坐所有的公交车火车都免费。前提是:十年之内,他的配偶得拿到毕业证,否则你刷的每一次公交车卡所产生的费用,你都给我还回来!我关心的是:前几年产生的公交车费能不能要回来!

妞儿本科读了七年,国内四年国外三年,取得了会计学和传媒学两个专业的学士学位。硕士到明年二月份毕业,曾经信誓旦旦要读博士的她最近怂了,原因是我见一次说她胖一回,一次又一次,让她的感觉很不好,人家的妈妈关心的是孩子学习好不好,我关心的是她胖不胖。渐渐地,她清楚地看到了自己的未来:妈,我要是博士毕业,是不是跟我现在的导师们一样啊,一个个风尘仆仆的,满脸油光,不修边幅,个个胖胖的。我说一定是的,因为你现在已经胖到我看不下去了,没有人让你读博士,你用不着证明给任何人看,让别人看学渣是如何逆袭,没有必要!美美哒做你自己,怎么快乐怎么来!

她柔中带烈,比我温暖温婉一点。比如,她家左边那栋房子,是中国温州来荷兰定居的。那家老老少少好几代人,有几次,这家的小孩子会在不经意间忽然就跑到妞儿家的船台上吵闹嬉玩,妞儿说有时会吓她一跳,老实厚道的姑爷准备忍着。她不干!她问我这要在美国,侵犯私人住宅是不是可以直接掏枪了,我说你得先警告,另外他得是恶意侵犯。还有这是孩子。这种情况,你跟邻居家大人说一下就可以解决。她说,我先没说,我给对方三次机会,三次之后我在靠近他家的船台边缘地带放了个大花盆,过了几天,对方也在靠近我家附近的船台边上放了个大花盆,从此以后,他家的小孩子再也没有跑到我家船台上来跑跳嬉闹。用这个方法处理很得当!

等妞儿下课,大家一起去日韩超市与AH超市。我问二先生今天晚上能不能请我们吃饭,他说:“能啊!请吃饭没有问题!我赚钱不就是为了让你们吃饭的么!请别的不行!你们娘俩太TM能祸祸人啦!”

一个人最好的状态莫过于,眼里写满了故事,脸上却不见风霜,不羡慕谁,不嘲笑谁,也不依赖谁;只是悄悄地努力,吞下委屈,喂大格局,活成自己喜欢的样子。 ​​​

二先生嫌累不陪我逛步行街。那我自己逛。边逛边拍,有荷兰帅哥走来问我需要帮忙不,我拒绝但表示了感谢。在H&M和ZaRa这样的平价商店场又小有收获。回来路过市政厅,市民又在集会,市政厅的发言人好像是在接受质询。因为是荷兰语,我一个词都听不懂。去年这个时候闲逛碰上了荷兰的小学生游行,他们的诉求是:不想一周只上四天课,而且都是半天。他们想一周上5天课!

这是荷兰的进口超市,菜蔬主要来自南美与非洲,难得一见,五颜六色。逛完超市来到一家叫“万顺酒楼”的东北菜馆吃饭。老板是北京人,菜品味道不错,还算正宗。现在,荷兰及欧洲的大部地区都可以用微信和支付宝支付。在荷兰,允许酒驾,但是有标准:啤酒一杯,不超过330毫升;红酒小一点的杯;白酒再小一点的杯。

过完春节我就感冒,这一周嗓子疼鼻涕一把泪一把。不发烧,今天刚刚好,到院子里晒晒太阳。还是挺憔悴。姑爷告诉我,荷兰也已经没有口罩了,之前网上买的纷纷给退款。而且刚刚德国确诊了一例,这位德国人只是和中国人非武汉的,有一点点工作接触,旋即被感染。我问姑爷,目前中国面孔在西方会不会被歧视?姑爷说,不歧视你的人不会因为疫情就歧视你,歧视你的人他一直都在歧视你。祈祷疫情早点控制住,人们的生活工作可以一如往常。

小时候不理解老人晒太阳,一坐就是半天,现在才明白:目之所及,皆是回忆;心之所想,皆是过往。

人总要有点事做做,恰到好处,不慌不忙,内外充实。太忙了,容易劳顿,太闲了,容易幻想。 ​​​​

我们原定的是五一搬家。现在看来不行了,孩子们一致建议我们赶紧搬到新家去住,接触的人相对少一些,更安全一些。我和二先生商量决定,这次回国后就直接回到新家,再也不走了。然后趁着二半夜人少的时候回去把随身物品取走。幸亏之前已经小燕衔泥一样把家搬空了。旧家剩下的所有东西都归大表妹处理,想要的要,不想要的扔。

远就远点吧,以后上班得5点起床了。每天早上,我都发现东操场的停车场里美女们都不下车,多次以后,我非常好奇,问她们为什么到单位了还不下车?回答说:家住的远,起床后没有时间倒饬自己,超过6:50到单位又没有停车位,她们车上备了一套化妆品,红灯的时候抹一抹,堵车的时候擦一擦,之后坐在停车场的车里收尾。以后,我也这么做!

没有疫情的时候,我也是个深度老宅女。五天上班,下班就回家擦地,周末去新房子继续擦地。觉得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地方就是家,这个世界最好的朋友就是自己。码码字儿,一个人享受着着孤独,与自己的心灵对话,看看书追追剧,拒绝一切聚餐邀请,因为人多的时候我不想说话。逛街,多一个人陪我,我都嫌烦,我买东西不需要任何人参考,原则抵不过我乐意,喜欢胜过所有道理。在我看来,所有的吃吃喝喝玩玩乐乐的社交,都没有GP用!真正朋友都是吸引来的!你是谁,你才会遇到谁!

深深的话要浅浅地说 ,
长长的路要慢慢地走 。
大大的世界要认真地爱,
会痛的伤口要轻轻地揉。
我不想只听别人说,
我想自己去认识这个世界,
过我眼,才算我有。
明天开始柏林。

利用周末时间,明天起早坐火车去柏林,二先生强烈要求要体验欧洲的火车是什么状况不要坐飞机。时长约六个小时。酒店姑爷已经提前定好。主要是参观柏林墙,还有二战期间的博物馆。吃一顿德国大猪肘子+德啤,余下的我强烈要求只吃中餐。西餐我咽不下去。周日晚上返回荷兰。姑爷告诉我们:德国工资低,所以物价也低,跟荷兰没法比。我就不明白:整个欧洲干活的差不多只有德国人,为什么赚得还那么少。真的,一到德国,一股淡淡的朴素风节俭风就会迎面扑来。

闺女家房子漏水,泡了二楼与一楼的地板。姑爷报了保险,保险公司派与之合作的建筑公司的工程师到现场进行堪察。他拿着仪器一边测试一边问,最后告诉姑爷:初步判断是管道老化破裂的问题,让姑爷再约时间,派施工人员到现场继续证实他的判断,如果判断正确,所有的一切损失都会由保险公司负责。姑爷说荷兰所有的房子都必须保险。不管是只有房权的,还是拥有房权+地权的。

如果可以重启2020,你会放弃那些愚昧、大意、残忍、冷漠吗?宇宙早已给出了暗示,人类应该继续进化了!也许人类是高级动物,可惜很多人已经不具备高级动物的心智和慈慧了。恶杀万物,必遭反噬!重启吧,人类! ​​​ 临此大疫,考验民性。谣言之下,有病不投医,有病乱投医,这都是要命的!万千同胞们,前方在搏命应战,你我身为普通一份子,不造谣不传谣,做好防护就是贡献! ​​​ 辞旧迎新,惟愿平安,祝福各位,去病,弃疾,存浩然之气!祈望万物更新时,阳光绕身,吉祥长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