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姐妹,这个春节就要过去了。

五年前的春节父亲还和我们在一起,两年前妈妈还和我们一起过春节,但今年我们的春节里已经没有了他们。所有的春节永远都会有除夕的年夜饭,会有“春晚”的歌舞和烟花,还会有家家户户的快乐和欢笑,而我们会多一点失落、悲伤和思念。“每逢佳节倍思亲”,今年的这个春节我搬了新家,家人们也都在身边,喜庆欢乐中我更是思念父母,节日里感受到的欢乐和痛苦是无以言表的,生死共存却也是两茫茫。

父母的离开带走了和我们一起拥有的家,他们在时我觉得自己还是“孩子”,年纪再大也还能在母亲旁诉苦,也能听到父亲的严厉絮叨,我以为做他们的孩子还会长长久久,得到的幸福还会很多很多,忽然间他们走了,而我却还没有”长大”,我还没有来得及做好他们离去的准备,在没有了他们的日子,我常常茫然若失手足无措,思念他们的脑子里许多时候是一片空白。

但无论怎样生活还要继续,未来的道路还会有艰难,我们却要独自行走和承担责任,我是多么怀念和父母在一起的美好时光。

那些和父母在一起生活的日子里,我们吃过苦受过累,回想起来那里边也有更多的幸福和快乐。

姐妹们,回望我们走过的路,那是一代人的路程和经历。我们在艰苦的岁月里出生,在动荡中长大,我们和国家一起经历了三年自然灾害、大跃进,经历了文化大革命、上山下乡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 复课闹革命、四个现代化、恢复高考……,我们当过留守儿童、寄存孩子、 地富反坏右狗崽子、反革命的子女、五七干校的孩子,也当过少先队员、红小兵、红卫兵、三好学生、毛泽东思想积极分子、下乡知青和大学生,在那些特殊的日子里长大,让我们对国家、对家庭、对自己有种使命感,我们努力学习工作、照顾好自己的家人、抚育好孩子、赡养孝顺好老人……



一个人的人生很少是自己的,都只能放置在他所处的时代环境里,任由所处的时代把人撕成碎片或塑造成时代需要的形象,有的一生经历痛苦磨难,仍然还是一事无成,也有苦苦努力挣扎,得到些许赞誉。我们的父母是从旧社会过来的人,他们的人生不属于他们自己,他们经历的那个时代国家还是一穷二白,基础设施落后,生活物资匮乏,对于边疆少数民族“直过”地区来说,教育、医疗、居住环境条件更是非常落后,他们生活和工作的条件几乎是“一无所有”,他们所经历过的苦难是我们如今的孩子们无法想到的。但就在那些不可想象的条件下,在艰难困苦中他们抚育我们长大,我们一家相互依存渡过了许多艰苦的岁月。

很小我们就得干家务,做饭、砍柴、洗衣被、带妹妹,有时还得帮家里挣钱讨生活,我们要完成好自己的学业,我们曾经和父母一起吃过谷糠和野菜,也受过冻和挨过饿,所经历过的一切让我们在生活中有了独立和坚强、努力和付出、关爱和互助。如今父母渐渐走远,我们也将步入中老年,但我们还要面对自己的生活。我们还要努力地帮助自己的孩子和照顾好家人,我们还要保重好自己,我们肩膀上的担子还卸不下来,我们有各种放不下,我们为自己活,也在为他人生,我们的未来还有一段非常艰难的路程,我们还不敢老去。可是我们真的开始老了,想想我们走过的路真的实在不易。



姐妹们,如果不是特殊的条件和机会,我们怎么会来到这个世上又怎么会成为姐妹呢?我们的缘分来自父母,感谢父母给我们的生命,每到我们生日的那天,我们收到的最贵重的礼物就是父母给予的“生命”,年复一年,走到今天虽然有过太多的不容易,但我们最该感谢的还是父母,那些一家人在一起经历的痛苦和快乐是值得我们拥有,我们为父母和我们自己所感动。


记得小时候我和姐姐每到周末都会到上山给家里砍柴,我们还一起去割马、草猪草卖到附近部队军马房和养猪房,学校放假时去建筑工地敲小石子、背沙子、背砖块,挣来的钱除了大部分交给妈妈,留下少部分自己买糖果零食。

那时国家给每个人定量供应的粮食和油很少,每月大人的粮食只有二十到三十斤,小孩根据年龄只有几斤或十几斤不等,每人每月只有半斤油,如果日常不计划好,月底很有可能就会挨饿。

记得和妈妈在五七干校时我们就经常找野菜和芭蕉树心煮在玉米粥里吃,那是和妈妈一起我们住的是芦苇和茅草盖的宿舍房,吃的是杂粮和干萝卜、干竹笋。和爸爸在北方五七干校时住的是工棚或集体大宿舍,也吃过槐树花煮红薯粥,虽然很不好吃但至少不会挨饿,当年只要是和父母在一起,再苦的日子也感到安全和踏实。


童年我们很少有新衣服,就算攒了钱买布做新衣,那布料国家也限量供应很少,几个人的供应量才能做一件衣服,所以我们姐妹年龄小一点的总是穿姐姐们的旧衣服,或穿爸爸妈妈的。一次过新年妈妈把她和三姨的花棉袄拆了给我和大姐改成小棉衣,那是两件浅紫色大花漂亮的小棉衣,那个年代有带花的衣服是一件多么稀罕的啊。和爸爸在北方的日子里,有时会收到妈妈从遥远的老家带来的新衣服,那时还没有缝纫机,是她千针万线亲手为我们姐妹缝制的新衣服。跟爸爸过日子时,爸爸让我们自己做衣服,年纪太小不会做,所以一直就穿旧衣服,长大一点到了高中我干脆就穿爸爸的旧衣服了,连高中毕业证上的照片也是穿着爸爸的衣服照的,真怀疑自己那时作为少女对形象的审美标准了,直到上大学时才开始有了自己的新衣服。



七十年代初,爸爸带着我和老三老四我们姐妹三个做了七天的客车从老家到了省城昆明,又从省城做四五天的绿皮火车到了河南五七干校爸爸的单位,那是我们姐妹第一次出远门,一路碰到许多事,我们新鲜好奇,也有恐惧和不安,我一直想知道爸爸那时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哪里来的勇气和能力,带着三个幼年的女孩辗转行程几千公里到离开家乡的另一个地方生活,从此就我们就有了北方和南方两个不同地域的家了。


那是我们姐妹第一次坐绿皮火车,也记不得后来的日子坐过多少次昆明往返北京的61和62次列车了,当时父亲领着我们姐妹,带着大大小小的随身包裹赶路挤车,包裹里带着的一张草席是坐火车最实用的家什了,一上火车爸爸就将草席铺垫在火车硬座长木凳下面,我们在木长凳下面铺垫着的草席的上熬过了四五天的火车行程,想起来一家人就像逃难似的。


那时候绿皮火车是烧煤的,车速非常慢,火车钻山洞隧道时,煤烟直往车厢里灌进,赶上火车到站加不上水车箱内没水时,的旅客们从头到脚都沾上了煤灰,到站下车时每个人身上和耳朵鼻孔里都是黑不溜秋的,铁轨道上钢轨的连接处会让火车产生有节奏的声音,从昆明到北京四五天往返的轨道声响即便下了火车也会一直响个不停,不过一趟行程里还是有一些有趣的记忆,两毛钱一份的车餐很好吃也便宜,沿途火车短时停靠在各省车站台时,当地国营单位的食品商店服务员推着食品车在站台上买特色食品,当时国家还不允许个体私人做买卖,但还是有当地老百姓背着筐挎着篮子,靠近火车窗贩卖一家做的各种食品,据说中国的“四大名鸡”都与火车相关:辽宁的沟帮子烧鸡、山东的德州扒鸡、河南的道口烧鸡、安徽的符离集烧鸡就是那时在绿皮火车停靠站台时买出名的,至今在全国的销路也很好,成为中国的品牌食品。我们乘坐的列车在京广线河南段站台的烧鸡,最早是一元一只,确实是“物美价廉”,每次路经时我们都会买很多只,除了在火车途中吃几只,大部分带回家和家人一起吃,后来烧鸡涨价了,从一元涨到两元、五元、十元……,再后来也一直在涨价。烧鸡和绿皮火车是我童年生活最难忘的记忆之一。

在河南五七干校时,虽然北方的寒冷让我们手脚长了冻疮,也吃不惯北方的粗粮,爸爸单位里的阿姨叔叔们都一直关心帮助着我们,大家一起住在一个大房间宿舍,爸爸住在男同志宿舍,我们姐妹和爸爸单位里的阿姨住在女同志住的大宿舍里,那是生活也很艰苦,童年有趣的事也很多。北方夏天的晚上我们和小伙伴一起到田埂上捉田鸡和鳝鱼、白天到沙河和沟渠里抓鱼、捉泥鳅,也有在南方时感受不到的快乐。

个在北京的生活也记忆犹新,从河南回北京时,爸爸从单位里争取条件,每天跑许多路、找许多人帮忙,到处忙碌费了很大的劲给我们在北京找了最好的学校就读,如果说我后来能考上大学,能顺利的工作和生活,那么我能在北京景山学校读完小学、初中,能在景山学校高中毕业算是我人生中最牢固的基础了,也是爸爸给我铺就的重要的人生道路,谢谢爸爸!

从河南回北京时,爸单位里分配给我们家一个很小的房间,除了爸爸的装满资料的两个木箱就没有什么家具。爸爸从旧货市场买了一些简单的家具和生活用品,不到二十平米的房间用一块布料分隔成了爸爸的住宿和工作区、姐妹三个的住宿、学习和游戏区以及全家的生活区,一家人各做各自的事,互相也不影响,房间的拥挤让家人挨得那么很近,那分分秒秒里都有家人的关爱和温暖。

那时每家都只有很小的住宿房间,邻居们一起在楼道里做饭时,一起使用公共洗衣房和卫生间,邻居们常在一起家长里短有说有笑,各家的饭菜香味在楼道的空间里融合,那是一个真正和谐的大家庭的味道。

那时生活很难,北京大街上卖的水果冰棍是三分钱一个,淡淡的牛奶冰棍也只是五份一个,但我们几乎也买不起。一次我们姐妹三个去动物园游玩,爸爸只给了我们公园的门票钱,虽然公交车的票价不贵但我们仍然做不起,我们在北京的小胡同里钻来钻去走小路,从沙滩五四大街到西郊动物园走了来回,虽然一天下来又饿又渴又累,但也玩得很开心。为了省钱平时到商场、逛街或其他地方游玩大部分也是自己走路不坐车,几年下来对北京的大街小巷都熟悉了。

那时北京的冬天只供应大白菜、萝卜大葱之类可以冬季存放的极少品种的蔬菜,食油供应每人每月只有半斤,吃肉是一件很奢侈的事,通常只有过节才能吃到。有时我们也会在肉店买两毛钱的一小片肉炒在素菜里,也算是改善伙食了。那时北京人还没有多少人吃猪皮子和猪骨头,父亲隔三差五就会去肉店要或出很少的钱买一些猪皮子和猪骨头回来,我们姐妹整个晚上一起拔肉皮上的猪毛,虽然不容易但有肉吃总是很开心。

童年在北京爸爸出差时留给我们的生活费虽然不多但也足够了,但因为我年幼不会计划和管理,有时还不到月底钱就没有了,常常会在月底时我们姐妹有两三天只吃馒头或干脆饿着肚子,我经常在放学后去菜摊上买便宜的菜或捡菜贩卖不完倒在垃圾堆上的菜回家,虽然是在垃圾堆上捡的但菜还没有坏烂,和北京街道里的“大妈”或流浪的人一起在垃圾堆上抢菜虽然有点丟“面子”,但有吃的就觉得满足和开心。在北京的日子我们姐妹一起蹬三轮买煤粉做煤饼煤球、一起去菜摊捡菜、一起做作业、一起洗衣服、一起对付别人的欺负,我们还一起经历了唐山地震北京避难的那段难忘的日子。

姐妹们,我们的童年和在北京一起过的苦日子里有许多故事,也让人刻骨铭心永生难忘,那是我们的经历和阅历,也是我们比别人多有的财富。

高中毕业在知青生活时,大姐的知青点离我的知青点有一段路程,她常走很远的山路来看我,我们带着小五妹妹一起在老家的农村生活,后来我和三妹读大学时在学校也带过小五妹妹,多年来无论何时何地我们姐妹从来就没有分开。



我们的妈妈漂亮聪明,勤劳善良,一生经历了许多磨难,含辛茹苦抚育我们,妈妈突然生病是我们家的灾难,记得妈妈一生病我就和单位请假到了北京,和爸爸一起带着妈妈看病,那时没有告诉正在高中毕业考试的四妹,等她赶来北京我到火车站接她,她就流着泪对我说一家人有难时家人更要在一起扛,那句话让我永远不忘也一直深深感动着我,我们的姐妹深情就是来自于苦难。后来的日子无论是上班还是上学,姐妹们轮流照看妈妈,和爸爸一起带妈妈到北京的各大医院和大街小巷胡同里带妈妈看病。再后来年迈多病的父母也是姐妹们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共同悉心照料共同承担责任。

姐妹们,我们从小在一起经历过一些苦难,我们一起砍柴和找猪草,一起打工和背砖块沙土,一起做饭和洗衣,一起上学和玩游戏,一起照看年迈多病的父母。我们上大学时每月父母给的生活费大家都会相互均匀着用,勤快的大姐只要有机会就会来学校给我们洗衣洗被子,再后来我们各自工作、结婚、生孩子、买房……,我们无论是相聚还是暂时的分离另,无论是近在咫尺还是远在天涯,我们都一直连着心牵着手,正是生活中的那些磨难,成就了我们精彩的人生,也正是姐妹们的同甘共苦、相互惦记牵挂成就了我们之间深厚的情谊。我们每个人在平凡的日子里经历着各自不平凡的经历,那些经历和故事感动过别人也感动了我们自己。

我们一起走过风风雨雨,往后余生的路途仍然不会一帆风顺,我们还要心连心手拉手相伴而行。



我在书上看到过一个问句:“如果没有血缘关系,你还愿意和现在的家人成为亲人吗?”

我会的,我认为人的一生没有了“亲人”就没有了生命的意义,人活着就是为了爱别人和被别人爱。我们对亲人、爱人、朋友、同事……只要真诚相待真心付出相互就会有爱,我们活着就要不断修炼自己,让自己装满善良和爱,将爱无私的给予别人,这样不仅是有“血缘”关系的人,更多的人都会成为“亲人”。

“血缘”是人之间DNA相似度的说明,是亲人之间不可少的联系,也是理论和“生物学”的证明,但人与人之间就算有“血缘”也不一定有爱,有些有“血缘”的人也注定成不了“亲人”了。其实人和人之间的关系就不是靠“血缘”来定义的,“血缘”终究代替不了“爱”,没有爱的血缘卑微转瞬即逝,现实生活中的相互关爱才会有亲人和朋友。我们姐妹一起经历的日子里,我们之间相互的付出,凝聚和沉淀了我们的爱,也让我们成为了永远的亲人。

感谢父母让我们姐妹有了“血缘”,感谢生活沉淀了我们姐妹之间的爱,曾经所有的付出才收获了我们今天的苦难和快乐,这些是我们一生的财富。

感谢父母!谢谢我的姐妹!




姐妹们,余生我们的生活道路仍然会遇到艰难曲折,我们一起经历的一切,那些故事和回忆,感动着我们自己也凝聚着我们的心,我们值得为那些曾经的悲伤、遗憾、慈爱、付出、喜悦、痛苦……而感动。那些当年的纯真和青春、那些美好的记忆会给我们的带来温暖和爱,带来新的活力和热情,往后余生我们姐妹还要相依相伴同行。

姐妹们,我们一起乘坐的这趟人生列车上有过父母,也有其他兄弟姐妹,有爱我们的人和我们所爱的人,还有我们的孩子、朋友、同事和陌生的人,无论是谁大家都不过是人生中相伴而行的伙伴,到站了就会有人上车有人下车,我们不知道什么时候谁会到站下车,就像父母突然下车把我们留在车上一样,我们也不知道谁和谁还能相伴同行多久,我们的人生只有这一趟旅程,就算我们真的会有来世,相遇相伴的人也一定不再会有你我,所以要好好珍惜现在,珍惜与我们相伴同行身边的每一个人,珍惜我们自己。

亲爱的姐妹们,我爱你们!

祝福我们自己吧。

来世红尘渺茫,今生有缘足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