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雪态,七分红

金兰

<h3> 冷凝的时候,才知回眸。意念中的花开万花,终于把冰冷的寂寞染红,高挂梅枝。 <br></h3>

<h3> 我携一张琴走来,不曾弹响昔日的妙音,却领略了冬寒的风采,纤纤柔指,拨不动树下的情怀。 <br></h3>

<h3>   想来就是这样,没有取舍。直面的风冷,总能吹开傲霜的花,但见红蕊上枝,我也独留一扇秋月,搧不尽的温柔。 <br></h3>

<h3>   都说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红尘如梦,我用一伞抵挡寒冷,独留梅园,为我所开。常常在想,灵犀的默契,即使寒冷,也是心花已催,催促一种情结,在冬天与春天之间解开。 <br></h3>

<h3> 梅花七分红够了,不是说要让三分吗?给谁?我不知道。我喜欢壁窗文静,红梅数枝,搧不尽风花雪月。仿佛是意念相承,在一柄扇中收尽,收尽伏窗凝眸的款款温存。 <br></h3>

<h3> 冰凌不上琴缨,我却抒情的等待,等待柳絮绵长,荡去寂寞;等待草长莺飞,广袖舞影徘徊。 <br></h3>

<h3> 无须凭栏,梅枝相邀。拈一枝梅,惯看春花秋月;拈一枝梅,方知一袭曾念,都在红蕊之中,沉了心念,别了过往。 <br></h3>

<h3> 我在想,琴弦丝丝,是否能够撵去寒意;我在想,箫音声声,是否可以引来绵长?该走的都要走,留下我与梅花孤芳自赏的一抹红,因为萋萋可待,不是闲愁。 <br></h3>

<h3> 无须踏雪寻梅,却记得红梅卓尔不群的风采。没有期期艾艾,却饱含梅枝情怀。许以我渲染,一方踪迹,依依可恋。掩不住的娉娉袅袅,总是在琴音铺案之时,变成挽袖红绫的舒张。 <br></h3>

<h3> 就让温暖摇落一地梅香,就让一把伞沾着花蕊,在红尘中散发。让宁馨的澄静,穿透红尘风雨,即使成殇。 <br></h3>

<h3>摄影:开心一摄,老蔡</h3><h3>后期:金金</h3><h3>出镜:金金</h3><h3>文字原创:江巴石</h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