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静文原创

图片/来自网络

       中国地域广阔,年俗很多。但是,都是围绕一个主题,喜庆吉祥,阖家团聚。

                              —题记

                    腊八节

      我的老家在河北农村,腊月初八天麻麻亮,我的母亲就开始用各类谷物、红枣熬制腊八粥了。那时候农村取暖就靠一个煤球炉子,滴水成冰。熬好的腊八粥,散发着阵阵的米香、枣香。我和侄子侄女聚在饭桌上,捧着碗喝粥,心里充满了甜蜜和幸福。母亲慈爱的望着盼年、贪吃的孩子们,脸上堆满了笑容。


      俗话说,小孩小孩你别馋,过了腊八就是年。盼着,盼着,年就不知不觉的到了。小时候盼着过年,是因为物资匮乏,熬到年可以吃白面馒头,穿新衣。爹娘在难也要扯上花布,给孩子缝制新衣,一年到头很少吃的肉菜,也会出现在过年的饭桌上。

                     小年

      腊月二十三是祭奠灶神的日子,也就是所谓的小年。家家户户都要在集市上提前买糖瓜,放在灶神上佛龛上。

      我的母亲每到这一天,都会穿戴的干净利索,毕恭毕敬地跪拜。嘴上振振有词:灶王爷,上天言好事,回府降吉祥。其实就是一种心灵的寄托,希望日子过的好。这种仪式感,让我觉得过年很新鲜,很有趣。迷信也好,祈福也罢,都是一种素念。

      小年过后就要赶年集了。这可是年的重头戏。女孩子闹着买头花,男孩子要买炮。大人们精打细算的买着吃的、用的东西。我们村是个镇,年集很大,拽着母亲的衣襟,走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各种吆喝声,鞭炮声,就像一曲春节大合唱。娘总是细心地拉着我,怕我被挤丢了。给我买个糖墩吃,我用舌头,舔舔糖的味道,心里美滋滋的。至今还能忆起那家乡糖墩的味道。

      赶一趟年集,脸冻得通红。看着辛劳一年的乡亲们黝黑的脸庞,欣喜的笑容,就觉得很幸福。方圆几十里的人都来了,那年的气氛可想而知。那时候庄稼人,一年到头辛苦劳作,就为了过个丰衣足食的年。现在,社会发展了,不在为吃饭穿衣发愁,大家放假只是休息而已,没有了过年的新鲜感。

      其实,能生活在一个和平的国度,平平安安,健健康康,就是人生的最大幸福。年,已经植根于每一个中国人的心中。

                      除夕

      除夕的天是静谧的,喜庆而安详。也是人们最期待的日子。这一天贴春联,包饺子,给祖先上供,给已故的人上坟。一切按着古老的传统习俗进行着。

     下午母亲和嫂子们和面、弄素馅准备包饺子。因为饺子是隔夜,初一早晨上供用,还有全家一起吃的,很有讲道,忌讳的话不能说。


      记得有一年过年,我想和母亲玩会儿,就去催她,大声嚷嚷着问:“包完饺子了吗?”母亲不高兴了,责怪我说:“小孩子别乱问,什么完不完的,自己去玩的吧。”包饺子不能说包完了,要说包好了,或者不说话。饺子要包很多,才叫吉利。大年初一煮饺子,饺子在大铁锅里,挨挨挤挤的,预示着日子红火喜庆。现在想来,就是盼望够吃够喝,吉祥平安!

      年三十晚上是不灭灯的,要守岁。每到这一天,父亲总会把灯擦拭的很亮。睡觉前把灯芯捻小。环顾自己的家里,墙上是刚贴上的年画,枕头旁是母亲为我缝制的衣服,心里充满了甜蜜。

      春节是中华民族的传统节日,包含了很多内容。如尊老爱幼,祈求平安,盼望五谷丰登,家和业兴等年俗文化。因此,美好的一年的开始,就显得尤为重要。

      岁月变迁,唯爱不变。时光流转,又是一年添新岁。但是那种血浓于水的亲情,那种儿时春节的味道,绵长悠远……

      回家过年,是游子的期盼,也是对故乡的思念。不管你飞多高,走多远,都走不出对故土对亲人的思念……

祝大家新年快乐,吉祥如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