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俨少 | 论题款法

品艺中国

<h3>陆俨少</h3><br><h3>1909-1993年</h3><br><h3>陆俨少,又名砥,字宛若,上海嘉定县南翔镇人。1926年考入无锡美术专科学校,1927年考入无锡美专学习,同年从王同愈学习诗文、书法;次年师从冯超然学画,并结识吴湖帆,遍游南北胜地。1956年任上海中国画院画师。1962年起兼课于浙江美术学院,1980年在该院正式执教,并任浙江画院院长。擅画山水,尤善于发挥用笔效能,以笔尖、笔肚、笔根等的不同运用来表现自然山川的不同变化。线条疏秀流畅,刚柔相济。云水为其绝诣,有雄秀跌宕之概。勾云勾水,烟波浩淼,云蒸雾霭,变化无穷,并创大块留白、墨块之法。兼作人物、花卉,书法亦独创一格。</h3><br><h3>陆俨少1927年拜冯超然为师,并与吴湖帆相识,在两位先生处,看到不少历代名家真迹。抗日战争期间,陆俨少流寓内地,1946年回归故乡。在此之前,陆俨少的作品大部分是对古代传统的消化和吸收。返乡途径三峡的经历,引发了他的创新意识,开始将以前局部改造传统转换为有意识地建立个人风格。</h3><br><h3>1956年,任上海中国画院画师。1961年至1966年,赴浙江美术学院兼职山水画教席;在此期间,其绘画个性得以发展,最终在晚年形成了自己独特的风格。</h3><br><h3>一幅山水画画成之后,题上一段文字,可以增加画的美观,是一幅画不可缺少的组成部分。但是一般题款文字,要切合画的内容,要和画不即不离,互相发明。不能贴得太紧,变成画的说明书,要引导看画者的思想到画幅外面去,从而耐人寻味,挹趣无穷,于画外得到联想,以补画面之不足。但也不能离题太远,尽是空话,与画毫不关联。</h3><br><h3></h3>

<h3>陆俨少 《黄山观松》</h3><br><h3>至于文字的组织,首贵清新简练,立意要新,词藻要美,这是有别于大篇文章的小品文,所以能够做大文章的人,不一定能写好小品文。我们可以从郦道元《水经注》、柳宗元《山水记》等著作中得到学习资料。</h3><br><h3></h3>

<h3>陆俨少 《返照入江翻石壁》</h3><br><h3>写好山水画的题字,当然文体尽可多样,小品文之外,也可用诗和词,或白话文,也有用古人名句中可以入画者,用作画题。这样用前人旧句,勾起以往游踪的感受,发为图画,我的习惯,当画好之后,多喜写上一段小品文,偶吟诗一首或缀小跋于后。</h3><br><h3></h3>

<h3>陆俨少 《春江不老图》</h3></br><h3>现举例如下:<strong>题雁荡</strong>:</h3></br><h3>前在雁荡,每夜雨初霁,晨曦欲上,宿云半岭,悬瀑千山,胜地难忘,图以记之。</h3></br><h3>雁荡多奇峰异嶂,穹崖峭壁,瀑流处处,云雾朝朝,山水之奇谲,甲于东南。</h3></br><h3><strong>题三峡</strong>:</h3></br><h3>客路三千,恬波一色,今日整治之川江,非复往时行旅之畏途,予也曾经险水,再睹宏图,眷焉兴怀,欣然命笔。</h3></br><h3><strong>题井冈山</strong>:</h3></br><h3>井冈山位群山之中,峰峦稠叠,竹树蒙密,其诸哨口,乘高据危,形势险绝,予至其处,缅想当年革命斗争之艰贞激烈,而星星之火,势成燎原,虽日人和,亦恃地利,今遗址宛然,为之徘徊不能去云。</h3></br><h3><strong>题新安江水库</strong>:</h3></br><h3>丙辰之夏,予泛舟新安江水库之上,连朝阴雨,晦明开阖,变异万端,此行也,可谓饫览云山之美,觉古人粉本,犹为剩物。</h3></br><h3><strong>题雁荡对雨</strong>:</h3></br><h3>雁荡逢霉季,髋聪万壑寒,雨深非自主,云乱亦相关;兀尘寻诗得,凝看欲画难,将何开异境,不负此名山。</h3></br><h3><strong>题松陵道中</strong>:</h3></br><h3>沙际妇人打桨迎,楼头山翠与云平;十年回首松陵路,风月横江一笛清。</h3></br><h3>

<br data-filtered="filtered"></br>陆俨少《峡江险水》</h3></br><h3><strong>题款的部位和格式</strong></h3></br><h3>一幅山水画,题款也是一个必要的组成部分。题款首先要选择地位,不能因题款而损坏画面。大致看最上一层山头,或左面偏高,那末右面是其题款的部位。当然也有例外。有时空在下方,或中间的左右方,在这种情形下,必须心中要有个底。</h3></br><h3>

<br data-filtered="filtered"></br>陆俨少《瑞雪启春图 》</h3></br><h3>题款的字数有多少,字数多,要预先留出题款的地位。题款可以直行写,或可横行写。大致画面上山头或树石都是向上直立,那末题款多数是直写。若画平原景,上面留出一条横的部位,那末宜横行写,可单字或二三字成一行,组织成横的形式。</h3></br><h3>

<h3>陆俨少《雁荡泉石》</h3><br><h3>字宜小不宜大,尤其书法不美,更以小和少为宜。题款可采诗或散文的形式,要清新简洁,与画的内容互相映辉,让读画的人绎味无穷。如果无甚可题或文笔不美,则干脆写上作画年月或自己名字。题完之后,要盖印章,印章的大小和盖的部位也要适当。一方小小的红印章,在画面上起着调整构图和增强节奏感的作用。</h3><h3></h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