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味道真好闻。


前些时候问某人,假如味觉和嗅觉要失去一样,你愿舍弃哪个?然后我听到了毫不犹豫的回答:味觉!


古人云:食色,性也。


意思是食欲和性欲是人天生的本性。如果尝试去控制,那就是违背天性!

倘若舍弃味觉,食欲就只剩下肌体能量需要的属性,从此无关酸甜苦辣咸。


嗅觉,更多体现在一个人的自主选择的精神享受上,或许芳菲令君心旷神怡。


但,大多数人的选择应该是舍弃嗅觉吧!毕竟,这人间,还是烟火气最抚慰人心,几人愿持一碗寡淡呢?


言归正传,关于人类两大本性。

当一个人能自主控制这两大本性时,大概也就有强大的自我约束力和自律习惯了。可惜,在这个坚守的过程中,心性受到各种此起彼伏错综复杂好好坏坏的影响甚至煎熬,本心尚存难能可贵,行使的断断续续磕磕碰碰在所难免。


诚然,任何向往内心圣地的过程无一不是蜿蜒曲折甚至荆棘丛生的,有时候一个念头就可以扭转乾坤,也有时候一个细节也可以颠倒是非。时过境迁,造化弄人。谁都知道“不忘初心,方得始终”,但更多的是“初心易得,始终难守”。

那么,一个人是否信奉点什么?你有信仰吗?我的信仰是源于自我的心底萌生,还是人云亦云地被动灌输以致尚未扎根?


子不语,怪,力,乱,神。


爱是一种信仰,仁义礼智信,小到儿女情长,大至家国情怀。


情人的爱情信仰应该是“愿我如星君如月,夜夜流光相皎洁”,抑或是“墙头马上遥相顾,一见知君即断肠”,抑或是“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


亲人的亲情信仰应该是“天大地大,父母恩大”,抑或是“父母在,不远游,游必有方”。抑或是“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友人的友情信仰应该是“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抑或是“洛阳亲友如相问,一片冰心在玉壶”,抑或是“古路无行客,寒山独见君”。


国人的知识信仰应该是”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抑或是“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抑或是“捐躯赴国难,视死忽如归”。


所谓信仰,应该是主动选择,而非被动需要。前者能自救,自我救赎是一种能力;后者只会让人慌不择路、饥不择食。


记得往年至少有三两个春节,可以不受任何干扰地让内心清静下来自发地读几本无用的闲书,在阳台上泡壶茶闭目养神发发呆。夜阑更深,失眠了就思索着不着边际的人生哲理意义,如今想起来也实属好笑。思考的问题总是不惑之年以后的不着边际的欲知天命!


如今,诚惶诚恐,患得患失,时而浮躁又时而压抑,忧郁倒显得小家子气。


只要想开一点,生命就像花一样。


这句话原本给予的告诫是任何事不要想不开,想开点,简单就好。并非自己想不开,只是希望想透彻,透彻还不够,还要超脱,超脱于世俗、再回归于这尘世的烟火堆里。如此,处世方能内心自在,活得自然洒脱。


花开谁见怒放的生命,花谢谁闻无声的凋零。无论是花开花谢,生命是一次历程,生活是亦是一场修行!余生,当把有限的时空,留给美好愿景。


这个春节,太非比寻常。牵动人心的疫情,明天和意外,不知哪个先来,时刻着提醒你,珍惜当下。愿正遭受苦难的人,都能够绝地反击,浴火重生。


感谢那些心怀大义无私奉献的同胞。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