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元霄节、端午赛龙船

归乡心路之四

春节年夜饭无庸多言。各地虽各有不一样之处但大同小异,且那时家境艰困,有了土布新衣穿,各个吃上半碗餃子已是奢侈。无有太多的记忆。

我最难以忘怀的是春节至元霄节的耍狮子、踩高桡、 走旱船。狮子队伍前一彩黄装武师手持一红色的绣球,或高低、或左右,几只金钢怒目之雄狮,围着绣球争抢腾跃,摇头摆尾上下左右窜舞。有一幼狮或晃首乞怜状、或低首依偎一母狮。而群狮间有互嘻,一时穿跃,一时俯臥,又时而双目張合。有商家伙计从店抬出四五方桌,几把旧式雕椅,层层叠叠组一高台。武师则持球窜于其上,惹得群狮争跳窜跃,互撕互咬,其态逼真,其相威壮!直至一雄狮夺得彩球作罢。

高桡、旱船队却又别样风彩。人物均是传说或戏剧中者。有西游记师徒,许仙、白娘子,梁山伯、祝英台,甚而有钟馗,赤須黑白相,一身大红袍。昂首撩须,仰面喷火。桡队扮悟空者,着高桡双叉劈腿,又缓缓直起,窜蹦跃起,稳健依旧。旱船队八仙过海,其间人物張果老倒骑驴尤为触目。韓仙子持花摆船,曹国舅摇笏扳游绕两边。

这种热闹场面直至正月十五,而元霄节更是壮观。娘亲为我买灯笼,同四邻玩伴相撞互闹,看谁之灯笼引燃,欢欢笑笑奔河滩。

河滩内月光下,一座彩棚搭在我家南墙外西一百米处堤内。上插柏枝,下挂各色彩灯,动物者多。上写谜语供人猜,猜中谜底有所得。一群男女幼童笑闹其间,年長者围灯吟览。又有铁花队游來,手执两绳系铁碗,中有铁汁周繞环。唢呐声吹,鼓锣敲打。稍后有彩装武者,抬火炉,中滿铁汁。有用長勺抛起,有持棍举而击打,一时火星滿天,飞花長空舞!

记忆中那时无电,彩棚上掛的汽灯咝咝明亮若白昼,沙滩上欢声鼎沸,人滿笑喧。这种欢腾的场面记忆中虽历多地,再无所见。

无论是狮队、高桡旱船队抑或晚间彩棚下,都有我和一群小伙伴的身影,随队欢跳,穿窜嘻玩。春节始至元霄一幕一景于我儿时的记忆,都如一幅幅重彩泼染的水墨,一首首众唱群和的韵诗,一曲曲万人合奏的弦琴!

端午节更是万人空巷,一群群一队队拢聚于沙河两岸。观看十里八乡参赛的龙舟,鼓乐喧天。

  其時,节前秀鸾姑就在课堂给我们讲了屈大夫的故事。一个胸怀报国之志,昂首仰空,傲立汩罗江岸,悲叹国破山河碎,民苦疾怨生,报国无门反遭贬,一怒投江悲壮死的文人志士,让人泣血喷淚,跃然凝于眉间。一众同伴珠落两腮,课堂内泣声一片。我双目含泪,侧望窗外树影旁照射的阳光,将这一瞬定格在心田。


  端午节包粽子且不提,缠香囊却不得不说。娘亲用旧布涂浆叠粘做鞋的褙子,巧裁粘接,中填香料,以彩丝线返还缠绕,拼成图案,或三角或凌形多棱,美伦美渙。娘亲讲,此能辟邪、免灾、驅虫,为祥物。

  端午节当日,我和姐妹佩了香囊去看龙舟赛。桥上人滿为患,人山人海堵两岸。比赛未开始,河边有队就擂鼓壮志,一个个队员武士服坦胸露腹,手持船漿排坐龙舟两边。一声锣响,百舸争渡,在舟龙首处的舵手鼓击吼号下,两排队员双手执桨,嘿!嘿!呼吼声中,齐力拨浪,桨拍浪飞,各争风流!

  龙舟赛场上,人声、鼓声、队员的吼号声,河两岸各队友迷的加油声,撼天震地。队员们摆首揮汗,双臂发力,奋斗拼搏的精、气、神,威武雄壮,予人以壮怀激烈之感!

如果说,新春元宵景像是一幅画,一首诗,一弦曲,此时却是一支万軍啸嚎、声震山河的長歌!

这些童年的过往,点点滴滴在心头,积累、沉淀,在小小的心灵里萌动,学会了思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