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塵的美篇(副本)

2020.01.26 阅读 29

童趣二三事

归乡心路之三、一尘

童年,每个人都有美好的记忆。尤若一颗失落的种子,一旦心田雨露浸润,便会萌芽,继而盛丽美景篇篇,缱绻依恋串串,充满心间。

我之童年,除却神牛传说的激励,较之同岭人求学甚早,不足六岁便入镇上一所子弟小学。约是太淘气的缘故吧!

小学在河南,过桥沿河南拐走老街,穿过一条窄窄的里弄,左旁便是学校。老师是一位我应叫秀鸾姑的父亲高中时的同学,对我颇为看顾。初时所学,是旧式拼音以及上下左右,头足口手。继而知道了东方红,太阳升。共产党是人民的大救星,穷苦人翻身得解放。

那时年岭虽小,成绩尚好。未给老师家人丢脸。唯有一事惹人气,时常放学不归。下午放学铃声一响,撒腿就跑,一头钻进附近的一处说书场。听大八義,小八義,三侠五義,施公案,包公案等。痴迷如醉,不一而足。直至夜深路黑,头顶繁星跚跚而归。少不掉一场腿跪股痛。更甚者礼拜天,早饭吃过碗一推,趁大人不注意悄悄溜出门去,施施然奔向河北大戏院。甚而整天不归,天黑夜幕初临,连轴拐又进说书场。六郎斩子,穆桂英挂帅,赵氏孤儿,岳母刻字等等。看的戏,听的书太多太多。至今回味如影在目。

记得有一次,日过午时,娘亲等我吃饭盼儿归,左等右等不见,四处寻找最后在剧院中见我,此时我坐在一位认得的大人怀里,吃着瓜子两目紧望戏台,被娘亲一把掌打了下来,揪着耳朵拉出戏院,直奔桥头,要把我扔进河里。

儿时挨打罚跪已是家常便飯。有时故意餓我不让吃饭,也多是爷爷护我,搂在怀里掩在袍下,或带我出去买些小吃给我。

小小年岭对领袖,对党有了初始的认知。而更多向往的却是剑侠飞天入地的本领,挑剑行天下,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劫富济贫,侠肝义胆,古道热腸的儆仰!

稍大,又了解了贤人志士的忠义报国,圣儒的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的家国情怀。而更不能忘是赵氏孤儿中的程婴、公孙杵缶舍身弃子报主的一腔热血忠义之心,让人感怀之泣血喷泪,触动之深!

小学中的游戏唱歌也不能忘怀,小时的红歌今时尚能哼唱。老师还讲了许多英雄先烈的故事,刘胡兰、董存瑞,邱少云,江姐。这些都深深印在小小的心田,积而认知,人民的江山來之不易,是多少英雄先烈用鲜血換來的!

乡俗节庆的童年记忆犹多。此后专文以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