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1丹霞山游记

东风肥驴

<p>  一直很喜欢广东早茶,吃到的机会却不多。青岛有不少粤菜馆,同样的茶点,各家口味差别很大,让人吃着不那么踏实。曾在香港去过几家茶餐厅,味道都不错,便更是惦念广东的老字号早茶店,一想到那满桌子的各色精致吃食,立马就感到口舌生津......所以,这个春节我们去广州过年,体验一下南方的早茶文化。</p><p> 七八天的时间,除了逛逛吃吃,总得爬爬山才好,这样吃起来也会心安理得些——运动过后,总得补充一下营养嘛。</p><p> 广东四大名山之一的丹霞山,位于韶关市仁化县境内,是世界自然遗产地。之前去过的武夷山、张掖丹霞地质公园等以陡崖坡为特征的红层地形,都属于“丹霞地貌",这个地貌的命名就源自于丹霞山。</p><p> 看往年春节期间丹霞山景区的游客高峰期大多是在初二之后,我们就计划年前到了广州先去韶关爬丹霞山,然后再去广州及周边城市游览。小朋友妈妈的放假日期还没确定,我们的机票也迟迟没有预定,好在广州周边交通发达,即使是春节期间,也不用担心行程会有问题。</p><p> 腊月二十七(1月21日)下午,小朋友的妈妈一收到公司放假通知,立马上网查看广州的机票。当天晚上和第二天上午的两班飞机都比较便宜,晚走不如早走,赶紧定了晚上十点的航班(JD5512)。航班到达广州的时间是凌晨一点多,那就在白云机场附近找家酒店凑付一晚吧。这时再查次日广州到韶关的各趟动车高铁,早都没票了;再看普通列车,连无座票也都是售完状态,“春运”果然是一票难求。小朋友的妈妈守在电脑前,继续往后查,总算是抢到三张后天下午K车的无座票。有了后天的票托底,等明天到了广州站去碰碰运气,看能不能改签到当天的车次吧。</p><p> 忙完公司的事情,回家随便吃点晚饭,急三火四收拾行李。这次出门最重要的物品是一包口罩,因为最近武汉爆发的新型肺炎正在扩散,不确定戴口罩的作用有多大,但至少于己于人,都能安心些吧。下楼打了辆出租车到机场,车费竟然90多,小贵。</p><p> 刚到机场,家里的提醒也跟着来了,小题大做地强调广东也有了好几例患者,出门一定要戴口罩,注意多加防范。</p>

<p>  飞机晚点一个半小时起飞,到达广州白云机场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两点半。好在预订的酒店有车接机,四五公里的距离一会儿就到。 </p><p> 酒店在机场旁边的一个村里,周边很多专为接待乘客的酒店式公寓,大多条件一般,好处是距离机场近,而且村口就有地铁站(高增站),乘地铁3号线换乘2号线,可以直达市中心的广州站,十分方便。这也是我们预订这家公寓的主要原因。</p>

<p class="ql-block"> 1月22日</p><p class="ql-block"> 上午10点,酒店安排车送我们去村口的地铁站。地铁里乘客很多,大多都戴着口罩,看来这次新型肺炎的影响真是挺大的。从进站等地铁加换乘,直到广州站下车,总共半个多小时,地铁出口就在广州火车站的广场旁边。</p><p class="ql-block"> 我小时候曾在广州住过一段时间,当时应该也是乘火车进出的,但对广州火车站的样貌一点印象都没有,毕竟已经过去了四十多年。四十多年前啊,那时候我还很小很小......</p><p class="ql-block"> 关于广州站最近的印象,是几年前看过的一部纪录片《差馆》。四下环顾,却没有看到那个汇聚了人生百态的广场派出所。广场上,形形色色的旅客匆匆而过,车站大楼低矮普通,比较醒目的是立在大楼两侧的巨幅标语,“统一祖国 振兴中华”,很有年代感。</p><p class="ql-block"> 虽是春运期间,购票大厅的人并不多,很幸运,当天到韶关列车的站票还是有的,最近的一班是12:56的K9064。办好改签手续,时间尚早,我们便去附近闲逛。</p><p class="ql-block"> 出广场东面不远,路边有家潮汕风味的快餐店,香艳十足的烧鹅烧肉猪蹄卤货摆满橱窗,引得我这样的嗜肉者不得不进去尝尝。店里多数菜品都分大小份,但如果你自己不主动声明,点菜的妹子就只会拣大份的价格报,上菜更是飞快,再加上和气的语调,真是会做生意。</p><p class="ql-block"> 原本不太饿,只要了碗小份的烧肉粉(20/小份),味道不错,就又加了份烧肉饭(20/小份),越发觉着好吃。没想到这么一家不起眼的路边小店,烧肉竟然吃出了回味,这使得我们对广州的那些老店更加期待。</p>

<p><span style="color: rgb(1, 1, 1);">  既然站票都很难买到,列车上当然是人满为患,连过道里也站满了乘客。门口的人想往里走,里面的人直喊“满了、满了,进不去了”。实际上这种客流量也不算个事儿,车厢里时不时就会有个乘务员和个胖厨师推着装满零食水果盒饭的小推车沿着过道荡开人群从这边一路挤过去,再从那边一路挤回来。甚至在人堆里两辆推车迎面遇到,仍然可以从容会车而过。这正应了那句富有哲理的话,“挤一挤,XX总会有的”。</span></p><p><span style="color: rgb(1, 1, 1);"> 我们上车比较早,为了不挡别人的道,小朋友和妈妈临时找了最头上的两个空座位坐下,本想等到座位的主人来了就让开,没成想这一坐就坐到了韶关东站。买了站票却没能让小朋友体会到挤火车站一路的奔波劳累,也是个小小的遗憾。</span></p>

<p><span style="color: rgb(1, 1, 1);">  下午三点二十到达韶关东站。出口外的停车场,正是去丹霞山景区的大巴车始发站。恰好赶上有辆车要出发,我们一刻都没停留,先上车再买票(20/人,小朋友半价),1个多小时就到了丹霞山游客中心。</span></p>

<p class="ql-block"><span style="color: rgb(1, 1, 1);">  下午四点半的丹霞山游客中心,空空荡荡,一个人影儿都不见。景区大门口有些旅游标识,现在拍照可不用排队了,正合我们的心意。旁边有咨询处,了解到从年三十开始门票八折优惠,我们明天进景区早了一天,享受不到优惠,还是得买全价票(100/人)。好吧,山高水远来一趟,有没有折扣也都无所谓,等会儿上网买票,再去景区门口的售票厅换出纸质门票就可以了。</span></p><p class="ql-block"><span style="color: rgb(1, 1, 1);"> 预订的酒店离这里不远,几排四五层高的楼房,一家挨一家都是酒店旅馆。这个时候很少有游客,我们预订的那家酒店更是只有我们一家入住,幸好有老板家的小孩在不停嬉闹,才使得楼内不至于太过安静。</span></p><p class="ql-block"><span style="color: rgb(1, 1, 1);"> 晚上出去吃饭,还得回到游客中心附近。 几十家饭店都集中在这里,临近过年,还在营业的并不多。我们参考网上的点评,去了菊姐酒家,一家典型的接待游客的景区酒店。这周边实在是找不到更有特色的饭店了。</span></p><p class="ql-block"><span style="color: rgb(1, 1, 1);"> 先上了盘店里的特色菜“蒜酱肉”(38/份),水煮五花肉切大片配碎蒜酱汁,胡萝卜丝和黄豆芽铺底,味道还行;另一盘是店里主推的“一品茄子煲”(48/份),口味却一般,性价比不高;要了瓶当地的“活力啤酒”(5/瓶),清淡如水,仔细一看,竟是青啤出品的。店里的茶水挺好喝,有股清香,一问才知道,是用罗汉果花泡的。</span></p><p class="ql-block"><span style="color: rgb(1, 1, 1);"> 正吃着饭,小朋友的爷爷又打来电话,说武汉那个老同学一家本想到广州过年,因为疫情控制的要求,已经取消了机票不外出了,广州又发现了两例患者,人传人也确定了....... </span></p><p class="ql-block"><span style="color: rgb(1, 1, 1);"> 我宽慰爸爸,这里景区、酒店的人都很少,我们也不打算去广州了,过两天最多再去佛山逛逛就回家,不用担心我们。</span></p>

<p>  1月23日</p><p> 清早,手机弹出一条消息:“武汉封城了”。</p><p> 我们 8点出酒店,步行到游客中心的售票厅取票,大街上冷冷清清,看不到行人。明天就是大年三十,大家要么是在家里忙年,要么就是在归家的路途上,这个时候能来逛景区的闲人确实不多。</p><p> 这也挺好,至少不用担心会有新冠病毒。</p>

<p class="ql-block">  丹霞山风景区是由几百座砂砾岩石山丘组成的红色山群。主要有四个游览区:阳元石、长老峰、翔龙湖、巴寨。</p><p class="ql-block"> 巴寨游览区在整个景区的另一头,丹霞山景区门票并不包含这个景点。据酒店老板说,巴寨挺远,需要包车过去,而且巴寨已经停止经营两年多了,现在得走小路才能进去。</p><p class="ql-block"> 其他三个游览区都得从游客中心这边进出。近处的阳元山距离景区大门一公里多,稍远些的是连在一起的长老峰和翔龙湖。这几个游览区之间有供游客免费乘坐的巴士往返接送,现在游客很少,间隔十五分钟发一班,也挺方便的。</p><p class="ql-block"> 我们今天有一整天的时间,所以先去远处的长老峰和翔龙湖。景区巴士行驶的道路很平坦,沿途远近都是些大大小小的山丘,山丘不高,“顶平、身陡、麓缓”的丹霞地貌特征很明显,只是山体大多呈暗土色,甚至是黑色,并不似书中描绘的“色如渥丹,灿若明霞”。以前去武夷山也看到过相同的情况,或许是因为地处南方,气候温润,苔藓地衣遍布岩壁表面现已枯萎所致吧。</p><p class="ql-block"> 巴士终点站在丹霞山的牌楼旁边,牌楼上的“丹霞山”三字是由某前副总理所题。过去牌楼不远便是长老峰和翔龙湖的入口(9:00)</p><p class="ql-block"> </p>

<p>  沿石阶山道向上快走五六分钟,迎面是半山亭,左边是锦石岩寺的山门,山门上有赵朴初题写的对联,“翠竹森森峰回路转疑无径,丹崖隐隐柳暗花明别有天”,很有意境。</p><p> 地图显示去锦石岩寺之后还得原路返回,我们一贯不愿走回头路,所以有些犹豫,但又想到时间充裕,那就过去看看吧,于是穿过山门往里走。 </p><p> 这一路走过,竟真如那对联所述,果然是竹青草绿,清寥怡人。前行不远,崖壁上有处大型蜂窝状洞穴群,当中刻有“梦觉关”三字,下面另有三题摩崖石刻。梦觉关取自“半生奔波如梦幻,今日方觉此清虚”之意。</p><p> “侧向窝穴群是早期河床上流水旋转侵蚀,又经后期风化剥蚀而成”。丹霞山是国家地质公园,园区内广泛分布着各种形态奇特的地质构造,许多地质景观旁都会有科普介绍,略略看看也能长些知识。</p>

<p>  继续前行,路边几块巨石堆叠成洞,洞口有名“幽洞通天”。洞内开阔,左侧石壁下又有一小洞,幽黑不知深浅。我见小洞的地面修得齐整,便弓腰弯腿先进去探查,略走几步可以看到尽头有光亮,即回身招呼他们一起进入。小朋友怕黑,要妈妈走在前面但不可以落她太远,又喝令我杵着她后背紧跟其后,就这么前后簇拥着,小朋友却仍还是一步一咋呼地自己吓唬自己。</p><p> 那个小洞长约不到十米,洞外是巨岩矗立而成的狭陡巷谷,旁边有石阶通往外面。</p><p> 出到谷外,再走不多时,又遇一陡立山崖,山崖自上而下劈开一条窄缝,仅能容一人通行的奇险小径深入崖中,此处为“百丈峡”。置身其间,势欲倾倒的阴森绝壁泛着冷冷的寒意,莫名的恐惧随之而来,似乎转瞬之间自己就将被挤压碾碎。唯有崖顶的一线长天,洒下些许的阳光,仿佛又照亮了心头的希望,使人得以继续潜心前行。</p><p> 过去百丈峡,山路渐宽。向内倾斜的崖根下有护栏围挡的蓄水池,岩壁上有“浸碧浮金”、“喷玉泉”等题刻,看名字就知道这些都是有典故的。</p>

<p>  山路尽头便是锦石岩寺(9:35)。锦石岩寺始建于宋代,是丹霞山最为古老的佛教寺庵,对了,这是一座尼姑庵。寺庵依山势而建,殿堂嵌在崖壁上相连的石凹中,形如绝壁长廊。这处赤壁丹崖,因岩壁“五色间错,四时变态”,故名“锦石岩”, 锦石岩寺的名字也来源于此。 </p><p> </p><p>  </p>

<p>  进寺门往里走,一间间厅室殿堂均以内凹的岩壁为天然屋顶,依洞穴自身宽窄而建,无论是壁立千仞的陡崖还是敞亮宽阔的岩洞,真都是色如渥丹,灿若明霞。崖边辟有小块的园地,遍植花草,旁边树上挂着圆鼓鼓的柚子,几个掉落在泥土里,也不见那扫地的老尼来清理,只任由它们自生自灭。</p><p> 寺里的大雄宝殿在岩壁的尽头,也是建在宽舒深广的岩洞里。洞口岩壁上的“锦岩”二字,是南宋时期的题刻,距今已有900年的历史,这也是丹霞山现存最早的摩崖石刻。大雄宝殿内有一条岩石皱起为蜂窝形的纹路横贯于石壁,纹路呈现上浅下深的绿色,状如鳞甲,被称为“龙鳞片石”。据说纹路表面附生着的微生物,可随气温、湿度的变化而改变颜色,四季不同,十分奇特。殿外悬崖之上有水源,若是雨季,便会顺岩壁凹槽洒落成瀑布,是为"锦岩飞瀑"。</p><p> 凭栏远眺,锦江之水像玉带一般缠绕在层峦叠翠之间,丹霞群峰竞秀耸立。真得感谢那些修道拜佛的古人,总能帮我们找到这么好的观景之地。只是有些不明白,这锦石岩寺的山门上为什么还会有道家的“洞天福地”字样,难不成这里是佛道双修?</p><p><br></p>

<p>  从锦石岩寺原路回到半山亭,沿山路继续上行十几分钟到了摩崖石刻群。路边的赤壁丹崖上接连出现“丹霞”、“法海慈航”、“诞先登岸”等许多古人题刻,还有篇一千三百多字的“丹霞山记”,满满一石壁,可惜我们并没有太多的时间来静心研读。</p><p>  再往前,迎面岩壁挡路,更有“红尘不到”、“耸秀争奇”、“南無释迦文佛”等一堆好词。左边几十登石阶之上一堵高墙隔断红尘,只留一小门可供凡人结善缘。高墙正中竖写着“丹霞山”三个大字,门楣上横着三个小字“别傳寺”,那灰白墙面像是大片的留白,很有时尚简约范儿。倒是“风过竹林犹见寺,云生锦水更藏山”的门联不够素雅,甚而显得有些招摇了。(10:25)</p>

<p>  别传禅寺始建于清康熙元年(公元1662年),澹归禅师是开山祖师,“别传”是取自灵山会上世尊拈花迦叶微笑的典故,意为“不立文字,教外别传”。禅寺历经兴衰,后经释本焕禅师主持重建(1982年),现寺内有天王殿、大雄宝殿、伽蓝殿、钟楼、鼓楼、菩提精舍等建筑,规模颇大,香火极盛。</p><p>  不过现在这个时节,大家都忙着回家过年,游客寥寥,偌大的庭院,寂静悄然。忽有小朋友随性的嬉笑声打破了沉寂,幸好被孩儿她妈冷眼止住,才没有惊动那些昏昏欲睡的泥胎木塑。</p><p> 穿过禅寺,林间有座千佛铁塔,正要细看,又被旁边的环卫师傅吸引,随他捡了一捧绿橄榄。异常酸涩,据说可以用来泡酒。</p>

<p>  上午11点到达“呼吸通天”的极陡石阶。长老峰游览区按各景点位置可划分为上、中、下三层, 下层以锦石岩为中心,中层以别传寺为主体,上层就是长老峰、海螺峰、宝珠峰构成的三峰耸峙。从别传寺到峰顶之间有悬崖峭壁阻断,后经人工开凿石阶,附以栏杆铁索,修成了这条“丹梯铁索”,这也是长老峰全山最险之处。</p><p> 向上爬楼梯,即使如此陡峭,对小朋友来说也不算什么,径自跟在别人后面就往上爬。这惊得我们在下面连连呼叫,生怕她不能保持距离而被前面的人失手碰到。还好,有惊无险,只是扫了小朋友的兴致。</p>

<p>  攀过丹梯铁索,再走不远,左边岩壁上有题刻“海螺岩 澹归墓”。海螺岩位于海螺峰下,岩体底部遍布着大型扁平洞穴群,别传寺开山祖师澹归和尚的墓塔修建在其中。</p><p> 海螺岩那富含氧化铁的砂砾岩层构成的岩壁呈现出深浅不一的红色,在氤氲的光线中散发出迷离的色彩。岩面风化下来的沙土是真正的红尘,飘洒在精巧的墓塔上,这真是看破红尘出家去,身后依然入红尘。(11:15)</p>

<p>  山路的尽头是长老峰顶的观日亭(11:30),登高远望,果然是“壮观无殊泰岱,奇美不让黄山”。</p><p> 这时已近中午,周边游客不多,我们就在亭子里吃午饭。除了自带的一些包装食品,还有一份早上在超市买的自热土豆牛肉饭,手忙脚乱地操作了一番,终于吃上了一餐热饭。</p><p> 观日亭旁边有三条岔路,右行下山可去阴元石景点和翔龙湖景区,往左上行是去海螺峰顶,往左下行依次是雪岩寺、索道上站、韶音亭和舵石等几个景点。我们打算先到韶音亭,看情况再决定是否去更远一些的舵石。(12:40)</p>

<p>  从观日亭往北过去石乳泉不远是雪岩,这也是一处大型扁平洞穴,位于海螺峰东侧崖壁下,因崖壁上白色钙化沉淀如雪,故名雪岩。明末崇祯年间这里建有雪岩寺,后荒废,现今又有所修葺,旁边有屋舍,不知什么人在这里修行。崖边有几棵高大翠绿的芭蕉树,一串芭蕉高高悬着,使劲踮起脚尖,还是够不到。</p><p> 山路起伏,一路穿林听风看山赏景,半个小时就到了距离索道上站不远的韶音台。宝珠峰下的韶音台据说是丹霞山观看日出的最佳观景台,这里视野开阔,风景优美,登上韶音亭,丹霞群山更是一览无余。(13:20)</p><p> 看地图,韶音台再往北大约半小时的距离是舵石,路上并没有特殊的景致,且还得原路返回,我们就不再前行,转而往回走,去阴元石景点。半路到海螺峰下有岔路,我们便拾阶而上去海螺峰顶。</p>

<p> 峰顶葱郁的树林中掩映着丹霞十二景之一的“螺顶浮屠”,“螺顶浮屠旧称丹霞山塔,始建于清康熙六年(1667年),历经沧桑已毁大半,1986年本焕法师主持在原址仿原样重建......” </p><p> 佛塔周边建有围栏,塔身雕刻精美,四面刻有佛像,各自配有楹联。其中东面是地藏菩萨,楹联为“众生渡尽方证菩提果,地狱未空永誓不成佛”。 细细品味,感觉像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为实现共产主义而奋斗终身”的另一种表达。忽然想到,莫非正是因为有我这样不信灵魂不拜鬼神的人,才耽误了人家成佛?……罪过罪过。再一转念,世上无神论者多了去了,成不成佛,关我啥事。这样想着,心里复归坦然。</p><p> 峰顶临崖处,和风习习,透过一片萧萧枯竹,便能望到山下的锦江碧水和拥翠丛中的丹霞红崖。(14:05)</p>

<p>  从海螺峰顶回到观日亭处路口,沿着长老峰东侧崖壁上的栈道过双喜台下行到谷底,谷底绿树荫荫流水清清,一簇簇青翠修长的粉丹竹幽然静立。</p><p> 再走些距离是阴元石景点,那不过是山脚一块裂有隙洞的巨石,这种景观在地学上被称为“竖向侵蚀洞穴”。</p><p> 正所谓心中有佛,所见皆佛。</p><p> 路边有观景台可以仰望对面的长老峰丹崖栈道,危崖绝路,很是惊险,刚才走过时却没什么感觉。(15:05)</p>

<p class="ql-block">  阴元石前方有岔路。左边道路封闭,那是通往宝塔峰森林步道、卧龙冈森林步道的,绕一大圈之后可以回到翔龙湖景区。即使不封路,我们也没时间走那边了,估计一两个小时走不完。右边一路起伏,近处密林葱郁,远处山峰矗立。山路蜿蜒到谷底湿地,走过两排汀步,密竹浓翠,碧水轻荡,这便是翔龙湖了。</p><p class="ql-block"> 湖畔竹林边,几只松鼠正在地上觅食,我们蹑手蹑脚靠到跟前,却发现包里没有可吃的东西。小朋友捡起地上的果皮扔给它们,小松鼠捧起来尝了尝旋即就丢下,轻巧地窜回竹林。小朋友不舍弃,又捡了些别的杂物扔过去,再次把松鼠们逗引出来......几次三番之后,那松鼠们便不肯再上当出来了,小朋友这才恋恋不舍地离开。</p><p class="ql-block"> 翔龙湖位于长老峰的南侧谷地,因其轮廓狭长酷似一条腾飞的青龙而得名。湖中有游船可以乘坐,而我们还是更愿意沿着环湖的栈道徒步欣赏这一路的湖光山色。路边林下常见大棵大棵的海芋,浓翠的巨叶间挺立着形状奇特的花朵。“滴水观音”,果然是个好名字。</p><p class="ql-block"> 到两岸窄处,有树干造型的小桥跨过湖面,湖心巨石上是座精巧的飞檐四角亭,正可以临水观山凭风赏鱼。这碧水中一群一群的大鱼啊!......真就只缺一张旋网了。</p><p class="ql-block">(16:00)</p>

<p>(16:06)</p>

<p>  过去毓秀亭不远,湖边的半山崖上有座巍峨的道观,走上几十登台阶,门楼上高悬着“仙居观”的匾额。我们正要进去,却闪出个道士来冲我们连连摆手,意思是到点下班了,赶明儿个再来吧,随即从里面将大门关闭。结不成仙缘,只能多瞄两眼岩壁上的“大音希声”那四个大字了。</p><p> 从仙居观沿翔龙湖边再走二十多分钟是景区出口,也就是上午进入长老峰的那个入口处。(16:30)</p>

<p class="ql-block">  回到酒店的时间还挺早,我们略一休息又出去找地方吃晚饭。转遍了周边,大多都是关门歇业,选来选去,最终还是去了菊姐酒家再对付一餐。小朋友的妈妈对昨天那份蒜酱肉比较中意,这次又要了一份;另外点的豉蒸排骨很一般,用料粗劣,只适合给我果腹;小朋友的要求不高,一盘简单的酸辣土豆丝就能送下两小碗米饭。不知道为什么,啤酒和罗汉果花茶感觉都不如昨天,寡淡无味。</p><p class="ql-block"> 今天上午武汉已经封城,说明这次新型肺炎的疫情确实很严重,明天游览完阳元山景区,后面的行程怎么安排,真让人犹豫。我是想着既然已经出来了,去佛山停留一两天过个新年也不算太亏,最不济也得去广州的陶陶居吃顿除夕大餐,然后初一早上再回青岛。可是考虑到家人的担心和老婆的坚持,最终决定明天从阳元山景区出来之后就直接往家返。选择返程的路线又费了好些脑筋,直到半夜才确定从丹霞山乘大巴到韶关,然后从韶关乘高铁到南昌,再从南昌乘坐夜班飞机回青岛。</p>

<p class="ql-block">  1月24日</p><p class="ql-block"> 大年三十,阴天。早上七点,街上空无一人。走到景区大门时,一阵密集的雨点急洒而下,像是在对我们做消杀防疫。</p><p class="ql-block"> 景区巴士的阳元山站距离检票口还有一段路。路边一串串小红灯笼洋溢着过年的气息,阳元桥下清澈的锦江水缓缓地流淌着,停靠在码头的游船上一个年轻人正在整理缆绳,沿路一趟小吃铺有些已经开张,三两个游客模样的人瞅着菜单不知道该吃点什么。</p><p class="ql-block"> </p>

<p>  丹霞山景区的景点,通常划为九条线路。</p><p>层岩尽染读天书:锦石岩1号线</p><p>美不胜收登高处:长老峰2号线</p><p>湖光山色两相宜:翔龙湖-阴元石3号线</p><p>深度深入的体验:卧龙冈-宝塔峰4号线</p><p>雄风最宜是朝阳:阳元石-细美寨5号线</p><p>浑然天成世间稀:通泰桥-混元洞6号线</p><p>欸乃一声丹霞红:水上丹霞7号线</p><p>仙山琼阁醉游人:锦江竹筏8号线</p><p>丹岳峥嵘: 巴寨9号线</p><p> 我们昨天游览了1、2、3号线,今天上午要游览5号6号线,水上线路和巴寨就只能留待下次了。(7:45)</p>

<p>  进检票口,过汇元池(一个挺大的水塘),沿林间栈道行走十几分钟,在山坡敞亮处辟有巨幅太极八卦阵,乾位设有石制的香案、供台。宽大的香炉里满是残留的香杆,这里供奉的并不是哪位神灵,而是供台后面遥遥可望的号称“天下第一奇石”的阳元石。</p><p> 阳元石是一大型石柱,高28米,直径约7米,陡立于阳元山东端外侧,历经千万年的风化侵蚀而形成了傲然挺立的姿态。</p>

<p class="ql-block">  过拜阳台前行遇岔路,走左边不远到山根下,沿崖壁有石阶可上。四周无人,不知石阶通向何处。疑惑间,见护栏上游人攀扶痕迹明显,有些着力处已被磨得光亮,可见这里平时游客很多,这应该就是那个云崖栈道。(8:30)</p>

<p class="ql-block">  云崖栈道,与丹梯铁索和九九天梯并称为丹霞山的三险。云崖栈道位于阳元山南坡紫云崖,全程都在悬崖外侧,危崖险路,令人心惊胆颤。有几处岩壁缝隙间的石阶,近乎垂直,只有浅浅的脚窝和栏杆可供人依次攀爬,游客多时,真不知道得等候多久才能通过。</p><p class="ql-block"> 栈道凌绝半空,岩壁灿灿绿草萋萋,凭栏远眺,丹霞群山更显壮美。</p><p class="ql-block"> 更难得的是四下里除了我们一家三口,再不见其他游客,空山无人,任由我们悠哉悠哉地拍照观景。栈道并不是很长,我们那么悠闲地漫步,上到山顶也只用了不到半个小时。(9:00)</p>

<p class="ql-block">  山顶右侧不远有一六角凉亭立于崖边,名为“嘉遁亭”,据说是取自《周易》的“见好就收,适时退避 ”之意,不知真假,不过确实挺有意境。在这里远可以遥望锦石岩寺,近可以俯视阳元石的顶部,只不过是一块普通的大石头。崖边风大,我们只稍作停留便去往山顶另一边的细美寨。(9:15)</p>

<p><br></p>

<p>  细美寨是明代的时候,当地车头村豪绅吴德彰为避战乱而依山修建的一处险要堡垒,面积不大,后几经修葺终又遗弃,现仅存山门石墙等遗址,内有清朝时期的摩崖石刻一处。细美寨位于山顶,三面悬崖峭壁,悬崖上有条石阶贯通上下,这就是丹霞山最为惊险的登山路“九九天梯”。</p>

<p class="ql-block">  九九天梯开凿于阳元山山体西侧近乎垂直的陡崖上,台阶当然不止99级,站在顶端竟然看不到最下面的台阶。巨大光秃的岩壁上没有植被,阶梯两侧那貌似牢固的铁栏杆仍然挡不住令人心颤的坠落感的滋生。</p><p class="ql-block"> 山野空旷,却见下面有一人正拿着笤帚在打扫阶梯。阶梯虽陡,他也不依附栏杆,稳稳地一级一级缓缓踏步向上清扫,时不时停住,抬头望望山下,然后再继续。待他走上来,我想攀谈两句,他一边淡然地回应着,一边不停手地轻挥笤帚。平整的石阶并没有什么杂物,被扫走的或许只是他的心尘。</p>

<p class="ql-block">  “上山容易下山难”,这句话在小朋友身上体现得最是淋漓尽致。无论要爬多陡的山路和阶梯,小朋友总会兴奋地冲在前面,动不动就启动“疯狗模式”一路狂奔,拽都拽不住。但遇到急下坡或是陡一些的楼梯,那她就会战战兢兢地畏缩不前,继而哼哼唧唧要求我抓紧她的手,而且那力量必须大到使她能觉得即使悬空也不会掉落的程度才行,再然后就是紧张到夸张地一步一步往下挪,甚至是坐在地上一点一点往下蹭。这跟上山时候的样子完全是另外一个极端。我很有些担心小朋友会不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越来越恐高,直到长大后恐高到连高跟鞋都不敢穿了......那倒也没什么关系,反正她个子矮不了,不穿就不穿吧。</p><p class="ql-block"> 面对这又陡又长的“天梯”,小朋友即使胆怯却也无路可退。在我唠唠叨叨向她做着这里很安全的洗脑工作的时候,小朋友的妈妈已经噌噌噌地快要下到山底了。我本打算拉着小朋友的手扶着栏杆正面下阶梯,但小朋友一副打死也不敢的样子,我们只好用老办法,小朋友面向岩壁,双手或紧抓栏杆,或扶着石阶,一步一步倒退着往下走,我保持两三级台阶的距离一直挡在下面,一只手还得抓着小朋友的衣服以使她得到足够的安全感。</p><p class="ql-block"> 没有其他游客的影响,小朋友一路紧张地往下挪动着,虽然害怕这阶梯的高陡,但总是忍不住就扭头往山下瞄一眼,又被吓得赶紧转回头,双手使劲握住那冰冷的铁护栏。等到下了天梯,两只小手早已是扎凉扎凉。</p>

九九天梯的全景(网络图片)

<p class="ql-block">  沿路下山,经玄机台,过石洞,翻过一道小山梁时遇到几只正在林间觅食的野鸡,其中有一只竟然是白色,拖着长长的尾羽,真漂亮。</p><p class="ql-block"> 9:50下到山底。今天这个日子,别说是车辆了,连个人影都看不到,我们大摇大摆地走在公路的中央,享受了一把私人专属景区的待遇。</p>

<p class="ql-block">  沿公路走不到五分钟,是我们计划中的最后一个景区,通泰桥-混元洞的6号线。昨天走了一天山路,刚刚又从阳元山上下来,现在再要上山,两腿实在是有些吃力。更主要是中午要赶回去的大巴车,心里有事,也就没了游览的兴致。匆匆走到通泰桥下略略看了看,我们就往回返。</p>

<p class="ql-block">  公路对面是阳元山的北侧崖壁,名为“晒布岩”。历经千万年流水的冲刷,宽大平坦的岩壁上布满了无数道平行的竖向浅沟槽,这些沟槽像皱褶,更像从悬崖上挂下来晾晒的大块布匹,这或许就是晒布岩名字的来由吧。记得以前游览武夷山的仙游峰时,见过的“壁立万仞”景点,也是这样布满沟槽的悬崖,两者很相似。只是在武夷山人可以走到壁立万仞的崖根,更能感受到山体的雄壮。</p><p class="ql-block"> 看地图,沿着出景区的公路还有个“双乳石”景点,正好可以顺路去看看。穿山林走小路,遇到几个游客在一处山崖下仰着头指指点点地观望。一问才知道,他们正在欣赏双乳石。我们顺着他们的指点,瞄了半天,终于看到,所谓的双乳石,只不过是崖壁上两处比较圆滑的毫不起眼的凸起,只有在特定的角度和位置,才能看得出来。实在是佩服“创造”这个景点的人,真是好有眼力,真是好有想象力……他得是个多无聊的人,才能看出那是 “双乳”呢。</p><p class="ql-block"> 逛完阳元山景区,快11点了,等了很久才有辆出景区的旅游巴士开过来,我们还得回酒店取行李,赶12点发往韶关的大巴车,时间很紧。</p><p class="ql-block"> 幸运的是,当我们从酒店出来,背着行李跑向乘车点的时候,在远远的路口遇到了一辆开过来的大巴车,小朋友的妈妈竟然一眼就认出了这正是我们要坐的那辆,赶紧挥手拦住上车。一切顺利。</p><p class="ql-block"> </p>

<p class="ql-block">  高铁是从韶关站发车,下午两点半那班,三个半小时,到南昌正好是晚饭的点儿。<span style="font-size: 18px;">这时的南昌下起了不大不小的雨。</span></p><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18px;"> </span>大年三十的很多饭店都歇业了,从网上找了好久,总算找到一家还在营业的感觉还不错的饭店“柴米油盐”。 店里的年夜饭早就预订满了,精明的店家在柜台前面给我们清理出一张桌子。就着昏暗的灯光,大盘子大碗的菜肴任凭我怎么努力,终究还是剩下了许多,这不符合我们的风格,但却正应了年年有余的好彩头。</p><p class="ql-block"> 酒店老板却在害愁,由于突如其来的疫情,春节期间的预订被取消了大半,酒店早早就备下了大量食材,这下子可真不知道得损失多少。</p><p class="ql-block"> 深夜的航班。因为小朋友的妈妈有贵宾卡,我们受到了在贵宾室里喝着咖啡吃着点心看春晚的待遇,然后走单独的贵宾通道,再被专车接送到航班的舷梯旁……感觉挺好。</p><p class="ql-block"> 凌晨的家里,桌上摆满了小朋友姥姥姥爷给我们准备的年夜饭,虽然不太饿,我还是忍不住吃了几个饺子,味道真好。</p>

<p class="ql-block">  <b>后记</b></p><p class="ql-block"><b> </b>疫情来得很突然,很严重。整个春节期间我们几乎没怎么出门,一是担心会从外地带回来病毒别传染给家人,二是青岛这边虽然没有封城,但政府已经严令要求市民尽量减少外出,而且各个小区楼宇管控都很严。</p><p class="ql-block"> 我们直到2月底之前都是在家里办公,青岛各行各业很多也都处于停工停业状态。偶尔出趟门,见往日拥堵的山东路、福州路上已是空空荡荡,仿佛新冠病毒在散发着阴森的气息。街上行人稀少,需要购买口罩的市民在各家药房门口排起了长长的队伍。人们再也不像往常那样拥挤争抢,每个人都戴着口罩,与前面的人隔了至少两米以上的距离,秩序井然,悄无声息。排队排出了北欧的感觉,不是因为社交恐惧症,而是惧怕彼此伤害……新冠病毒,实在是厉害。</p><p class="ql-block"> 派出所对面, 冷冷清清的街角,那家啤酒屋依旧在营业。虽然店主把标志性的几个啤酒桶收敛回了门内,但透过窗玻璃依然可以看到酒彪子晃动的身影。货架后面隔出的半个房间,四张小桌边早已没了空位。清一色的一斤容量的啤酒杯倒满了当日的新鲜散啤,洁白的泡沫在还没有消散之前就被吸到嘴里,要的就是这口绵绵的冰爽,即使现在是冬季。西芹花生和清拌黄瓜是标配,吞云吐雾间或独享微醺,或举杯对饮,或当众激昂。</p><p class="ql-block"> “戴口罩?戴个球!老板再打三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p><p class="ql-block"> 生活,不过如此。</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