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小年,儿子说妈妈你炸肉圆子吧!

      “馋了?“我笑问。“其实,我是喜欢看你炸肉圆子,小小的肉圆子在黄灿灿的油锅里翻滚,满屋飘香,特别有过年的气氛!”儿子笑答。

     儿子的话,一下子让我想起了自己年少时过年的情景。跟儿子一样,我也特别喜欢看爸爸炸肉圆子,老家把过年炸的肉圆子叫大头圆子!

     妈妈是个心灵手巧的裁缝。那时候生活水平不高,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大多数人家都是过年才会做一身新衣服,所以越到年底妈妈就越忙,通宵达旦是常事!

      妈妈除了做衣服还开了布料和日用品店,这样,妈妈做衣服时,爸爸就忙店。别人家腊月中旬就开始忙着过年吃的东西, 我家是要到年二十九晚上才开始。

      腊月二十九,吃过晚饭,妈妈继续赶做衣服,爸爸就开始忙过年吃的东西了。重头戏当然是炸大头圆子!正月来亲戚,鸡汤面,茶叶蛋,大头圆子是必不可少的!

      爸爸炸的大头圆子松软又有嚼劲。他把肉剁成肉糜,这可是费时又费力的活,然后加葱姜末酱油调好味,再和山芋粉,糯米饭,也有人家用豆腐按一定比例搅拌搓成大圆子。圆子不能搓得太紧实,不然外焦里生。

     为什么叫大头圆子?我想可能是相对于小的纯肉圆子而言。大头圆子的肉只占三分之一的比例,毕竟那时的肉也只有过节或来客人时才舍得吃的。

爸爸炸大头圆子时,我打下手,就是往灶膛里添柴火,这是我最喜欢干的活!

      那时候的冬天感觉比现在冷,三九四九冰上走,一点也不虚。加上农村房子大,房顶高,保暖性不够好。一到冬天就听到北风呼啸,墙缝里都透着冷丝丝的寒风!

      炸肉圆子时用的柴火都是把柴,就是树根,平时是舍不得烧的!粗的树根燃烧的火苗很旺,蓝色的黄色的火焰一簇簇往上窜,树的油脂还时不时地发出嗤嗤声,外面越是寒风萧萧,越觉得屋内暖意融融。脸庞被柴火烤的红扑扑的,像红通通的苹果!

      大头圆子在油锅里翻滚着,合着菜籽油特有的香气真是十里都闻香啊!第一批肉圆子还没来得及出锅,就被闻到香味跑来的哥哥,弟弟加上我,姐姐4个馋猫吃了!

     那年月平时吃肉都少,更别说做工麻烦,香气四溢的大头圆子了,一年才吃一次!爸爸常被我们急不可耐,吃的烫嘴馋样,逗的哈哈大笑,妈妈听到笑声,也会放下手中的活,加入抢吃!

     灶膛里的火苗映着屋子红亮亮的,一家人围在不大的厨房里,看着黄灿灿的油锅里翻滚的大头圆子,说着笑着,抢着吃着,好不热闹,那也是一年中最温馨最热闹的时光!因为爸妈平时都很忙很累,难得有闲心做许多美食和我们一起分享!

     炸完大头圆子剩下的油炸小吃:如米角,小酥条,蚕豆,花生!吃的我们是满嘴流油!

    随着兄妹长大后各自离家读书,成家,抢吃大头圆子的热闹场景也就成了儿时年的记忆里最温馨最美好的画面了。

    虽说现在吃大头圆子不再是一年一次的盛宴,可儿子也如年少的我一样爱上了年末油炸大头圆子的氛围,虽然人少不复当年的热闹,可幸福感一样,年味一样!

百岁老太太坐上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