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捻,一段水乡旧梦,

妩媚在弯弯的小桥。



聆听,一曲水榭南词,

滟潋在脉脉的流水。


白墙黛瓦,莺声橹歌;

枕河人家,春光晕染。


江南!江南!

流水的日子,

粼粼的细波,


酿成了一坛,

醉人的女儿红。


江南!江南!

微醺的朗润,

婉约的清雅,



一个从六朝繁华,

缓缓走来的女子。


倩兮!若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