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年三十的晨,依旧是老毛病,半夜就醒了,和以往不同的是,再也不是晃晃着穿新衣服激动的睡不着觉,而是略微的感冒让人不得安寝。

      迷迷糊糊梦到父亲的支离片段,索性又翻起了父亲的回忆录,其中有这么一个章节,过年了,老爹接到奶奶的电报,让他趁着过年回老家相亲,相亲的对象,就是我的母亲。

      20号,父母结婚59周年的日子,却只有大哥大姐还记得,我们早已忘到了脑后勺,一晃,金婚过后,又一个近十年。

      去年的年,除了大姐一家在外地过年外,我们姊妹四个还是在大武口过的,今年,大姐她们也赶回来了,所以说,这个年,对于我们老张家来说,又是一个团圆年。

      虽然我已步入中年,可是,年这个概念,这么些日子过去了,在我的意识里,却从来没有改变过,好像从小到大,从青年成长为不惑,从单身到组建自己的家庭,年,就是团聚的日子,就是相聚的时刻。无论哥哥姐姐在哪,这几十年里,没聚齐的年,屈指可数。

       父母出生成长在河北农村,沿袭了许多过年的传统,潜移默化的也影响着我们姊妹五个,至今也保留着这些所谓的年味,于我们来说,这是过年就应该干的事情,扫房,蒸馒头,蒸豆包,炸麻花,剁肉馅,卤肉,送灶王爷,添新碗筷……

       二十年前,母亲还没有病的时候,父亲上班忙,过年的程序,都是母亲指挥,哥哥姐姐们完成任务,后来,母亲指挥不了了,也就看着子女们如她般的忙活着,我想,她是欣慰的。

       老爹的身体状况已不如从前,当年一米八四的大个,现在也有点驼背了,最要紧的是小脑有些萎缩,总是走不稳。年,带来了团聚的喜悦,也带走了他们的芳华…

       记忆的年是从大峰矿开始的,那时的年真是绚烂,大年二十九,父亲带着我去家对面的澡堂洗个干净,顺便在池子里游上几个来回。

       直到现在,大年三十的前夜我总是会失眠的,或许就是小时候烙下的病根,因为从小的大年二十九,我都是特别的兴奋,在父亲母亲的大床上活蹦乱跳,就是不睡,母亲也总是悄悄哄着我说:明天起早给你穿新衣服。我这才麻利的钻到母亲早就唔暖的被窝,假装的闭上眼睛,生怕不听话就穿不到新衣服。

      半梦半醒之间,终于熬到了天亮,吃过早饭,就缠着父亲到俱乐部对面的商店买几挂小鞭和放炮的香,迅速的拿回家,把它拆散,往上衣的口袋里抓上一把,点上一根香,就奔着小伙伴去了。

      这一出去,基本上是等到中午家人到处找我,然后屁颠屁颠的跟着回家吃午饭。吃过午饭,父亲一般都是要求我和他一起睡个午觉,一是习惯,再有就是为了当时的春节晚会。

      其实在当时,我对晚会能有什么感觉,只是为了等着鞭炮齐鸣的时刻。说是睡觉,哪能睡得着,楼下的伙伴早已经叫个不停,看着父亲基本睡着了,我就悄悄的溜出去,和伙伴交换小鞭炮,(那是还没有大地红,最多能有个攒天猴)或者换换自己手里的糖块(那时基本也都是水果糖,至今,最爱吃的还是那个话梅~~)。

      有了早晨的经验,晚上回去的就早很多了,坐在大姐的屋里,能看看射雕英雄传(我们矿一过年就放此类的录像),看着家人在外面忙活,我也时不时的去观摩观摩,拿个事先炸好的麻花,啃着,真甜。

       直到搬到大武口,年在我的印象里是必然要下雪的,现在是明白了,那里的海拔高嘛,反正在矿上的那些年,年都会伴着雪来,我们也总会是顶着雪去看烟花表演,这或许也是惯例吧,六点去看烟花,然后是追着漫天的降落伞乱跑,侥幸抢到几个,真是开心,回家肯定要受到表扬的,一家人吃年夜饭,一家人守着那台小黑白,看得津津有味。

      我也总会是在母亲的怀里睡着了,临近下饺子的时候,母亲才把我叫醒,让我点炮,吃饺子,那时候吃的饺子,真香……

      一九八七是我离开大峰过的第一个年,也是印象里挺独特的一个年,第一次住进了单元房,第一次可以在自己家里上厕所,第一次骑上自行车,第一次可以自己睡一个房间,(往常不是和父母就是和三个姐姐睡一间房,庆幸现在的我没有被同化),伙伴也有好多没有从矿上搬下来,所以能一起玩的也就是几个,晚上也没有烟花,最讨厌的是,父亲他们只有是临近过年的时候才能从矿上下来,不过一家人依旧能在一起,真好。

       一九八七年,大姐结婚了~~

       一九九四年,二姐结婚了~~

       一九九七年,三姐结婚了~~

       一年一年,在家过年的人越来越少~~

       一年一年,也渐渐明白,过年,就是过人气。

       前几天,上街去采购,看着穿梭的人群,忙碌的神态,我在想,你们都怀念曾经的那些岁月吗?怀念那些哥哥姐姐爸爸妈妈在一起的年夜吗?每每路过转盘工行的门口,总能想起每年的大年初二,骑着父亲的大二八,在那里等着石炭井下来的班车,因为这是大姐回来的日子,和哥哥开着车在大年二十九的大街上,寻找被父亲训走的二姐和三姐,如此的这些,很多很多,就似昨天发生的事情,清晰,透彻~~

      是啊,转眼间,父母已老得走不动路了,就连家里最小的我也结婚20年,似梦似幻,似幻似真。可是我们依旧固守着这个在内心的情感,年来了,我们都要聚在父母的身边,看着父母笑了,我们又有什么理由去埋怨火车的延误,埋怨奖金的多少?

     我们其实都应该去庆幸,是父母给了我们这个温暖的家,给了我们这份一辈子都难以割舍的亲情。

     总有人在说,妈在,家就在。那父亲呢,父亲又是家里的什么角色呢?

     父亲,是根,是家里的根,是默默无闻的根基,母亲,是家的枝枝蔓蔓,是飘零在风中的摇曳,是朝阳暮阳的婀娜多姿。一个是固若磐石,一个是温暖如骄阳,缺一不可吧…

     今年是二姐的本命年,祝福二姐本命年顺顺利利,平平安安,也祝福全家人平平安安,健健康康,共同期待明年父亲母亲结婚60周年的好日子,我想,我们会等到那一天…

     鼠年来了,用这篇简短的文字,代表我真诚的心意,祝愿我爱的人,爱我的人,鼠年快乐,平安,健康,幸福…

     过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