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偶然的机会与父亲的老战友韩奇叔叔的女儿韩梅姐姐相识。

瞬间一幕幕远去的朦胧历史情景浮现脑际。虽然父母已去世多年,但那一幅幅蒙上岁月尘埃的照片仍然记载着逝去的历史。当年,他们那样焕发着青春的光芒,在抗日战争的烽火中,解放战争隆隆的炮声中参加革命,前赴后继。英勇向前,披荆斩棘。东北黑土地有他们流出的鲜血,平津战役的胜利让他们向前、向前。红旗直指江南。跨越黄河,横渡长江天堑。在南下进军的炮火声中迎来了人民共和国的成立。那一日,多少干部战士热血沸腾,呼喊着为共和国献礼的豪情,犹如砍瓜切菜般攻城拔寨,永往直前。

那是一个火一样燃烧的年代,随着在祖国大陆荡涤了蒋家王朝的统治,人民军队完成了解放国家的重任。我记住了这支英勇部队的番号,人民解放军39军152师。他们的战旗上有抗联英雄赵尚志的心脉。他们在黑土地诞生,绝大部分为哈尔滨附近的子弟兵。他们在林海雪原剿匪,曾经涌现出侦察英雄扬子荣。他们三下江南作战发动冬季攻势,配合南满根据地四保临江的战略反攻。他们曾参加四平的攻击战,作战勇猛。他们兵临城下,迫使长春国民党军起义和平解放。转而南下参加黑山阻击战,打响了围攻廖耀湘兵团的战略进攻。

还记得父亲告诉我,曾经救过他命的通信员永远长眠在了黑山阻击战那片秃山恶岭。

大军入关攻击天津的战役随着总攻的开始,炮火影红了冲击道路上的天空。

挥师南下的征途上,他们充满了豪情,所向披靡,洪流滚滚。

曾记得攻击湖南武冈重镇,师长告诉父亲随部队第一波攻击入城,然后去找地下党联系,接头后才知道地下党己为部队准备好了二万斤大米。补满了战士的干粮袋。

父亲曾自豪的说,追击白崇熹败兵的途中到柳江,国民党军慌不择路涌上那座朽枯的木桥,咔嚓一声桥断两截,人员马匹吉普车落入江中喂了鱼鳖,据说车中有一位国民党中将。

在广西十万大山、百色的剿匪中,父亲曾豪迈的谈笑着说到广西军区司令员李天佑一声令下,152师部队闻风而动,土匪闻风丧胆。他们在河滩上看着部队用机枪步枪向土匪点名。但那些万里长征到达广西的东北子弟兵也将热血洒在了祖国的异乡。


那一幕幕历史的画卷,他们用凯歌高奏,书写着光荣。

枪炮声在祖国的大地熄灭,父辈们又打起了背包,远赴空、海军去建立新的战场,开赴海南岛开垦橡胶园为祖国经济建设发展再立新功。

历史的长河湮灭不了父辈们的丰功伟绩。我们这些二代后辈,重聚在神奇的网络,抚今追昔,用笔,用情感,用思念的眼泪去翻开尘封的记忆,去触摸他们仍在跳动的脉搏,去倾听他们的心声他们的呐喊。那是我们二代生命的起始,永远激励着我们前行,让我们在心中永远记载他们的伟业丰功⋯!

匆匆一笔,仅以此文献给英勇的父辈们,献给152师二代的兄弟姐妹们!


炮火烽烟己散尽,父辈俯视笑容随。

      难忘军中曾英勇,常使后人热泪催!

                 [难过][流泪]


第一张照片,部队到达广西宾阳后,后勤部部分领导合影。中居者后勤部吴萍部长,左一韩奇副部长,右后一父亲。左后一眼镜者父亲常提起的战友,名字忘记了,有谁认得吗?曾记得父亲说眼镜叔叔的父亲是大钱庄主,解放天津后,眼镜叔叔用一枚私留的父亲图章写了一纸提款单,到天津的分号提出一百大洋,分号掌柜连称大少爷来了。然后眼镜叔叔与我父亲等战友下馆子撮了一顿,皆大欢喜。父亲多年后仍笑呵呵的谈及此事,就像他得到了一百大洋!

母亲(右)与战友罗乔阿姨在广西宾阳。

母亲的革命军人证明书

英俊的父亲

1946年父亲与战友在哈尔滨

端庄的母亲

这张照片里有我年仅17岁的母亲,但我怎么也辩认不准了!

解放长春时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