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云,原名谢盛培,号裳翁。1929年生,浙江苍南人。书法家、出版家、作家。中国书法家协会顾问,全国“书法艺术特别贡献奖”荣膺者,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新闻系。著有《谢云书法作品集》《谢云书法集》《当代名家画谱》等。

山中一夜雨

树梢百重泉

50*33

谢云:
我的人生用脚步丈量的每一寸,皱纹记录的每一步,躺在故纸堆,诗、书将我笔墨之间的澎湃、轰鸣、起伏、幽咽,日日用诗人的良知,去打捞书法的良知和咳嗽,把我拉回公元前的殷商先民狩猎、祭祀、舞蹈、农耕诸事物,享受了汉字形义诗的美求。将书法的文字,在历史与现实,偶然与必然的漩涡中,进入了终身的书法艺术叩拜。吟曰:


线的流动,形的飞扬,
智慧、深邃、简洁、生动,

真真是美的。

宇宙万物,无穷的阔大,
五行、人伦、美像,

归于线;
殷的文字,远古的梦,
是那么遥远,又那么亲近。

纸已焦黄墨已淡,天机造化,
挥毫高岩悬,
群山齐鼓掌,
先人赐予的字迹,
字迹里储存的密码,
你能鉴赏吗?!

顶天立地长城碑 46*33

谢云语录



我27岁被打成“右派”,29岁下放到广西,50岁以后改正了,我到出版社工作。先是当美术编辑室主任,然后当社长,总社社长,到出版局局长,宣传部副部长,最后我又参加了书法家协会,碰到李骆公我们俩个都是“右派”,他从天津美术学院换到广西,我从北京换到广西,我们俩碰到一起喝酒,一边喝酒一边聊天,当然这个时候也写字。骆公他也改变了,本来他画画,他的油画实在是好,他是西画跟中画的融合体,现在他的油画这一次展览拿出来,真好,了不得。但是打了右派以后他变成刻篆刻了,跟宁斧成学篆刻,然后写字,汉碑里那古古怪怪的字他写的最好最多,我也跟着他一起来。我们两个拿字来互相交流,一边写字一边喝酒,我的字骆公看说好这就是不好,不好我把它撕掉。这个时候我们在广西,右派平反了,我得到了工作条件,10年位置变成了宣传部的副部长。

68*34 守拙

谢云语录

鸟虫篆是这样的,大概跟我性格也有关系,稀奇古怪,说我现在属于哪个体是很难讲的,魏碑我也写了很久,张猛龙的魏碑,我父亲教我的。中国书法四体也有很大变化,你说隶书篆书里面多少种,古怪的篆书“蝌蚪篆”都有,文字从鸟的身上来,鸟急了变成文字,这鸟在天上飞多轻盈。四体我都懂,但唯独一个草体我到现在还没学会,到现在我草体不会写,我说也许这一辈子学不会。现在的人学王羲之,学草体,个个都草在前,我是楷在前,隶在第二,篆第三。书体的变化鸟虫篆跟我还有一点,与我温州的画家方介堪先生有关系。他给张大千,给谢稚柳刻了几十个鸟虫篆的章,这两个人跟他一起研究,也喜欢用他的。所以受他影响,我这个鸟虫的拐动性特多。

17*47 稽首八荒

谢云语录

创办线装书局的事,跟我从小读《四书五经》《千字文》有关系,这个东西你读了以后,中国的语言、中国的古文化等都会给你构成一个中国历史的感情,所以我到北京来,我那个时候已经70岁,北京是古文化最集中的地方,故宫的藏书图书馆你们应该都看不到。几千年的文化历史,雕版印刷现在没有了,古代的线装书现在没有新的出版社做了,我就想我可不可以做这个事。我就打报告,写了三次,第三次批下来。那个时候我说我第一本要出毛主席的书。


第一本、第二本出毛泽东的《点评二十四史》,第三本《毛泽东书画集》,我先出这三本,看打动你们没有。但是这个线装书不能出,国家规定毛主席的书只有人民出版社出,别的都不能出。我说这个是线装本,中国五千年出版的文化,是特殊的,所以特别成立了线装书局。

34*34 留芳

谢云语录

韩天衡说自己在温州当兵跟方介堪学的,他确实把他鸟虫篆写在自己图章里,他也有变化的。字的规律要根据笔法来走,不能造字,但不是完全不可以造,鸟虫篆就有一些字是造出来的。我被打成“右派”以后把我换到广西图书馆里,我把方先生刻章卷书买来勾画学习,还被批斗。所以我现在不管是鸟是虫还是自己的想象,不完全是鸟虫书的翻版,我有我自己的笔法规律,我不违反,但是我会造字。比如说这个鸟虫篆里有一个字我找遍古代的都没有找到,就是吃亏的“亏”字。我就把偏旁找过来自己凑,也凑这么一个字,这就是我的鸟虫书法,我造字我不是胡造,我按偏旁来凑。所以说方先生的鸟虫篆刻对我有巨大的影响。

谢云语录

看云彩飘扬,这就是自由,变化太多了。字要空灵,笔法要浓厚,你有骨力用笔,但是你还需要有灵气,这个灵气是个人的。你可以临古代各家的书画,但是最终灵气是你自己的

68*34

谢云语录

对于中国书画的创新


守住就是传统,四体你一定要读懂,楷、隶、篆、草。传统文化我们一定要走进去,四体书学透,然后把中国古典文学古典诗词包括古代哲学都要读懂,只有你从古典回到现代,这样才叫现代。

68*34

谢云语录



中国书法历史没有一个不是大师、大文学家,没有文学艺术的修养,书法是写不出灵气来的,所谓先诗后书,诗人可以当书法家,书法家不一定要诗人。但是严格说书法家最好是诗人。


对于詩,我旧新都喜欢,但是我自己对我自己满意的应该是新诗,我旧体诗还不够格,偶然可以写出一首。它都在平仄里转换,然后要有韵,有节奏。这个是我父亲教我的,但是中国的文字四声我还没弄透,所以有时候容易错。但现在的人不讲究了。

谢云语录


诗是第一神圣的艺术,修养要素很关键,到现在我还是要读新诗旧诗。这个新诗是可以随意的表达自己,没有太多的语言结构的制约,我们古体诗语言结构太厉害了。但是应该要懂得古体诗,你在中国的文化里不懂古体诗就没有中国文化,五千年的文化史,有诗产生是三千多年,比如《诗经》。所以诗对我来说是走进书法的第一生命。现在我还不够,我还想回到诗歌里面去,但是他们说你那么老了你还写什么诗,你还有诗情吗?我是说不清。

136*34

谢云语录

绘画,实际我少年也画过,画柳树,画飞禽走兽,后来我没有练下去,现在我说我用书法的笔法来,实际上我的画是书法变的,没有我的书法就没有绘画,你看这哪一笔不是书法,蝴蝶也是书法,但是墨色有浓淡轻重,交叉等等,这个就是现在交叉起来感到很美。

68*68

谢云语录

人家说我搞现代书法,但是我每一笔都是古代的,我的骨力用笔是很下功夫的,字有变化,形状有变化,但是骨力用笔我不变化,这一条一定要走进我们传统文化里,再往回来,这样才是我们中国的书法。

68*34 厚德载物 带合照

谢云语录

我觉得蝴蝶有动感,再一个它可以跟花草连起来,人家说你这个蝴蝶不像蝴蝶,也有人说你这个蝴蝶才是蝴蝶,动感好。《芥子园画谱》我有,我就不会,但我就不受那个画谱的限制,我这个人太自由了,画谱我不会,你拿给我临我临不了,没有那个耐心,所以我现在这个算什么画,我说书法画,我用书法来画画,变化的,再加一个颜色不就完了吗。

古庙蝴蝶 挂轴 97*69

一座花园到底释放了多少幽香

46.5*43.5

谢云自作詩挂轴 97*34

谢云语录

绘画也好,书法也好,进到孩子那个境界里了不得,我走了60年去寻找,现在将近90岁了得到没有,有一点点。齐白石他前面也是老老实实的画,后面是无拘无束的变化,像孩子一样,跑啊叫啊,什么都是,但是这要走一个圆圈,什么事都要走一个圆圈,老了也要有童心,老顽童老顽童。

35*34 篆书 春

承云气,骑日月 ,巍巍天地,凌颠俯仰有妙悟。

34*34

136*34 清风和气

17*47 长城稽首

紫气东来136*34

谢云语录


书法已经有三千多年历史,一定要读懂书,读中国古文和《四书五经》《千字文》。这样才能把中国传统文化传承下来,现在我们年轻人太不懂读书,你光是一个手机不行,手机是一种不是全部,不能靠手机提高提升自己的文化。

顶天立地长城碑 46*33

谢云语录


空,这就是人生意境到这个程度。这个年龄,这个地步了,我不要求自己得到什么,我们说道教在深山老林里面,喝一杯清泉水。到这个时候人能够提升起来,你做什么都是有灵气的,有知识的人说这是一种美的存在,是无所图。其实无所图就是图,必须具有这种境界的修养。所以为什么说人书俱老,老了以后,书画这个境界里儒释道三家都应该有,人到这时候没有个人的需要。所以说“是书非书,似画非画”。书与画的重要性,应该说中国的传统画从书里来,没有骨法用笔,中国画不存在。外国画是靠色彩来堆砌的,中国画不是用色彩来,是用笔墨来表述。我们中国的文化特点这一支笔是无限的神情,笔墨砚台无限的神情,变化无穷。外国人学不了。

烟霞有骨 51.5*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