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原创:亦山亦水

按说现在无处不在的超市非常方便的解决了生活用品所需。可是人们赶年集的热情一点也不减当年。

我们小时候除了赶年集根本无处买过年用的花衣服,写对联的大红纸,炸丸子的肉,供养灶王爷的柿饼等用品。
那个年月年关特冷,但赶年集的热情是寒冷阻挡不了的。劳动力多的人家此时已经算了工分,分了钱,手里一年才得见的几个钱可不得好好赶个年集置办点年货,好好过个年!
像我们这种孩子多劳动力少的人家,年底是要往队里交“口粮”钱的。我们要赶年集要卖点粮食或者花生油,白菜等……只有卖点粮、油、菜交上“口粮”钱后才有钱办年货。
我在十岁左右就担起了帮父亲赶年集的任务。那时候路不好走,推一车粮食或者菜要没人给拉一下,遇到山头很难把小车推上去,如果有雨雪就更难走了。所以我从小就习惯了干出力的活,对赶年集印象最深的就是埋头拉小车,像纤夫拉船似得……
然后就是坐在粮食市里看摊,等卖了粮食我最高兴的是父亲会给我点钱让我买自己喜欢的东西。一本小人书、一把黑黑软枣或者几块圆圆的柿饼就把我赶年集的兴趣给提起来了!
父亲给我们姐妹几个扯花布做过年穿的新衣服我高兴!买给我们扎辫子用的红头绳我高兴!再买点肉,鱼,海带之类的东西我就不跟着了 我会坐在小车上找个太阳地先睹为快!
现在的年集更是丰富多彩,卖布的卖成品衣服的,鞋袜子等头上戴的脚上穿的应有尽有……
大家现在赶年集不止为了生活所需,更是赶那份热闹。看看人挤人的景象只有年集有,看看同学朋友也只有年集能见到,平时大家天南海北的打工难得见一面,赶个年集见上了啦一阵子,不尽兴,就到年集边上的小酒馆或者就在集上“馋老锅子”摊前叫上几个萝卜丸子,要上一壶小酒喝一顿,说说各自的见闻,互通信息,留个微信,以后再聊天就方便了。
一个年集赶下来,物质满满的,心情美美的,回家的路又宽又平坦,大家开车的骑车的再不济也是个三轮车,再也不见步行者手推肩扛的赶年集的人了。
无论年代怎么改,人们的那份乡情不会变,大家赶年集的热情也不会变。生活越来越好,集市越来越热闹繁华。
  这赶年集就像参加了一次时装秀,又像参观美食展,还像是同学聚会!很多的情意说不尽……
你看那老者,手挽手互问健康状况;你再看那白了头的女人,各自打听儿女婚否,再看男青年各自夸耀着自己的坐骑,女青年互相显摆着服装和发型……这年集真是一场时尚大秀,真是一场家乡变化的大展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