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书的起笔有用“逆势切入”的笔,这基本与楷书相同,由于行书行笔较快,故其逆势往往在空中完成,笔尖不着纸,称为“意逆”。而行书一般的起笔都是顺势落笔的,行书用逆锋起笔只是少数。行书的用笔是中锋与侧锋互用的。笔画无论方圆,以中锋为主,这是一个基本大法,可是行书在书写过程中,不断地起止转折,笔锋无时无刻不向侧锋方面转化,要熟练地运用中锋和侧锋,固非易事,关键在于调锋,笔锋要能随倒随起,能侧能中,就不会有僵卧之病。
行书中有方圆两种折法,方笔折法与楷书差别不大,圆折笔在行书中应用的范围较大。常见的方法是逢折都是提笔圆转而过,不再顿锋另起,更不露方折锋芒。许多笔画的穿针引线也靠这种圆折笔画传递,折笔穿插在行书中起到灵活调度笔画的作用。
行书还有一种布白形式,即左右行距与上下字距都拉大,字距与行距并没有构成较大反差。采用此种布白形式,往往使字与字之间缺少牵丝映带,几乎字字独立,字形的大小变化也不够明显。字间虽空疏,却突出了每个字的姿态与神情,参差错落的章法颇有一番韵味。
强吸墨纸类以宣纸为代表,因为它吸墨性强,笔一碰触到纸,墨汁即迅速化开,若行笔略迟则笔画尽成墨团;而羊毫笔毛较软,行笔略急则墨汁不易渗透,字会 虚浮无力,所以使用健毫笔写快方能配合强吸墨纸。两者配合,方能尽其所能。
田蕴章,田荫亭之长子,字存文,蟠逸斋主人。原籍河北省河间县卧佛堂乡河西村。1945年生于天津。现执教于南开大学,为东方艺术系副教授、中国书法协会会员、强烈抨击当代歪风邪说,强调中华文化走正统之路。馆阁体有缺点,但是,成就是主要的。馆阁体来源于王羲之、欧阳询、颜真卿、赵孟頫等。否定馆阁体,等于否定王羲之,是不可取的。必须对馆阁体的地位加以确认。能写出馆阁体是一种水平,不应该害羞,而应该自豪!
书法艺术的研究全面而系统。只要我们粗略翻阅一下中国古代书法理论著作,你就会看到:我国古代对书法艺术的研究和总结是全方位的,涉及到书法艺术的各个方面,而且自成体系。如果将它与中国古代画论相比较,就更能显示出这一特点。
行书的气势要求是承上启下,波澜起伏,神完气足,生意无穷。大凡一幅好的行书作品,在章法的处理上,一定是非常夺人眼目的,一定是非常富有韵味的,富有情趣的,富有生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