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书的气势要求是承上启下,波澜起伏,神完气足,生意无穷。大凡一幅好的行书作品,在章法的处理上,一定是非常夺人眼目的,一定是非常富有韵味的,富有情趣的,富有生意的。在结体关系的处理上,行书或大或小、或长或短、或奇或正、或疏或密、或虚或实、或开或合、或收或放,都可因势生形,巧作处理;在笔势关系的处理上常常是字尽势不尽、行尽势不尽。
在行书的书写过程中,笔锋的运用是至关重要一环,直接影响到作品的神采与格调。中锋在楷书中运用较多,在行书中则中、侧锋并用。中锋是指书写时笔锋处于笔画的中间,侧锋则是指笔锋处于笔画的一侧。侧锋不同于偏锋。侧锋书写时笔锋虽处于笔画的一侧,但它仍在笔画之中;偏锋在书写时笔锋同样处于一侧,笔锋却在笔画之外。若侧锋运用得当,可以丰富线条变化,取得妍丽多姿的效果。
行书虽以粗、气、神为主,但最后还是要通过点画表现出来。黄伯思《东观余论》中说:“昔人运笔,侧、掠、努、趯皆有成规,若法度、礼度不可斯须离,及造微洞妙,则出没飞动,神会意及。然所谓成规者,初未尝失。”故学习行书,当以形求法,笔画精熟,方可入神化之境,亦即熟能生巧。
学习书法必须要从掌握执笔、运笔、用笔、结字、章法等学起,必须经过临帖、脱帖、创作等过程,达到“尽得师法、律度备全”的高度。但“十年面壁图破壁”学法的最终目的,是为了突破“法”,也就是在掌握前人之法的基础上,进行新的,自我创造,达到“无迹可窥”的境地。从而“尽得师法”。这是一个从“遵法”到“破法”的艰苦过程,也是一个极大的飞跃过程。
陆维中,当代著名实力派书法家,1963年1月出生,浙江定海人。六岁起随父习字,初学欧褚与“二王”,继而遍访沪上名家,研习历朝碑版,博采从家之长,形成自已雄强稳健的书风。硬笔书法自88年起在全国性书画大赛中数十次荣获最高奖。现任中国现代书法家协会副主席,中国硬笔艺术家学会常务理事,东方书院一级画师等职,并被中国书法家协会、上海书法家协会授予优秀书法导师称号。
技法,笔法和墨法。笔法指用笔之法。执笔有深浅之分,行笔有正欹、提按、使转之别,所以在运笔时必须根据字的结构、间架以及书者对整幅字的总体认识和把握,才能做到执笔和行笔的选择准确无误。墨法,即用墨之法。墨有浓、淡、厚、薄之分,水有深浅、滞畅之别。用墨之法和用水之法相濡相沐,互为表里。
在具体的用墨过程中,又必须懂得纸和墨的属性,在行笔时才能准确掌握用墨的多、少、轻、重,或泼或洇,妙趣天成。书者应认真领悟:墨、水、纸、压笔的深浅以及行笔的速度之间的关系与度。书者对技法的选用越单一,形成的个性则愈鲜明。八大山人的机巧,张旭“古诗四贴”之奔腾激荡,毛泽东手笔之豪阔大气,皆技法单一之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