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足者知乐


日子行云流水。人们曾经期待的猪年就这样过去了,正应了好过也是过难过也是过的老话。

在这辞旧迎新之际,按理总该不能无动于衷,甚至有些一吐为快的冲动。但一说感慨昨日,展望明天,又很容易落入俗套,一时间说还是不说,说什么,怎么说,倒有点为难了自己。况且应时应景的文字写很容易落入俗套,,但真要写得有新意有些自家面貌的似乎也不那么容易。话到嘴边,说起来倒真有点忐忑怯怯的了。

人生如梦。这很诗意,也有些缥缈。沒有梦,人会很苦,但又不能总生活在梦中,靠梦活着。倘若是黄梁美梁,总还是好的,不醒也罢。只怕是恶梦,一觉醒来还得回到不堪的现实,这梦只是凭添了恐惧烦恼,倒不如干脆不做的好。

眼前桌几上的这方石头把我从臆想拽回到真实的生活。十几年前在洮河边初见此石,因其绿色中有一圆样黄标,制作砚台可能有趣,因人懒亊忙这一搁闲置了许久。某曰百无聊奈之际,竞人好似有些发现。这酷似油灿灿的大饼的黄标旁,一只白鼠活生生的紧守着大饼。后与友人玩赏,以月喻之,以狐喻之不一而足,皆以为奇。我倒一味地认定是老鼠守着油饼了。

我这样说你可以认为我少有情趣,总是停滞在温饱层次,未有境界的升华。你尽管这样说,我总还是要道一声谢过,但我总还是不能因你而变。你的温饱有依决定了你因该去思考人生、命运、使命、未来等等重大且深刻的命题,而我儿时的饥饿一群人的饥饿长时间的饥饿的可怖总是挥之不去人如影如随。面对眼前的画面,总是同病相憐又倍感温馨。对一只简单的小老鼠来说诱人的大饼一起比黄金、比豪宅更美好。对布衣田畴经历的人他可能最期盼自已和天下人都能温饱无忧,这是最美好的事,此外还有多么美好实在想象不来。生活得如石上的白鼠一定是惬意的,作为人我的理解这可能算是幸福。

此刻,蓝天碧如一洗,冬阳微微暖意。新年的钟声即将鸣响,在普天盖地的美好祝愿中,我谨以一方心仪的寄寓我美意的石头也作一次真诚的祝福,主题 一一快乐。

曾有谁说过?人生不如意事八九。因你思想、深刻,你生活的质地,你才有不如意。我应该向你的崇高担当致敬!我不敢妄称有自知之明,但一定知道自己的斤两。我的出生,我的能耐,我的经历决定了我胸无大志,难成气象,没有作为,过去平凡,明天平淡,一生平庸。居庙堂之高处江湖之远忧国忧民,我从读它之日起我只能贡奉在我精神的高地。当我明了该管的天下大亊都有人在管,我便只能绻宿一堣,可做的惟有静观日出日落。不愿表现表演即便自愉也懒得去做的人,如再以独善其身标榜既是欺人也只能算作给自己並不让人待人的涂脂抹粉,效果也只自取其羞。

快乐该是什么样子,恐怕是因人因时因事而异了。我快乐么?我自已知道,我的快乐也许只能是你理解的快乐。其实没那么复杂,此刻,面对这方石头,我只想如这只拥有油汪汪金灿灿大饼的老鼠一样,知足就容易快乐!

2020年与快乐同在,年年,天天。


2020年元月20日于瘦风堂


(兼作《家住丝绸路上》新年贺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