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七十岁的人生,坷坎曲折,跌跌绊绊,无数次摔倒,又无数爬起。爬起来后还得迎着灿烂的太阳,继续往前走。

人生的道路上,并没有一帆风顺,而是处处艰难险滩!


今天这文,不言人生的无数次险滩和坷坎,只言真正身体上的不慎跌倒而受伤的经历。这如实记录下来的,不仅仅是受伤身体的痛,还有心的感悟。

感悟:老的太快,懂的太晚!

而当老了的我懂得时,只能一声叹息了!

第一次跌少年不知痛

跌了就跌了!

我的第一次跌伤,是在即将成人即十六七岁时。

家里生活困难,几位哥哥知青下乡,我赖在家不下乡,父亲托人在建筑工地为我找了份临工,解决生计。

事故发生在做临工不久。

那天我挑着泥沙上约二米高脚手架,一不小心连着装泥沙的桶滚了下来,一阵剧痛昏了过去。

醒来在医院病床上。见爸爸妈妈都守着我,妈妈眼晴哭的红肿。

我听见医生对他们说:“这醒了就没有生命危险了,观察一下有无脑震荡后遗症。”

一说脑震荡后遗症,妈妈又不停地抽泣起来,还不断地责怪自己和爸爸:“小女还小呀!我们却让她做临工挣钱,这留下后遗症害了她一辈子,都怪我们呀……”

爸爸眼晴也是红红的,但他却只能安慰妈妈说:“医生说观察观察,我们女儿不会后遗症的。”

而我这时突然开口说话了,叫口干,叫肚子饿,叫着要喝水要吃饭。

爸爸妈妈忙不及待地为我拿来水和食物,我看到了他们的惊喜,从水和食物里,他们看到了我生命的希望。

后来几位哥哥也从农村回来了,也在医院病床前守护了我几日,我便全愈出院了。

后来很长一段时间,父母对我身体也是捉心吊胆的,生怕我留下脑震荡后遗症。稍有点伤风感冒,他们格外呵护,更不会让我干累活苦活。

我对父母的担心不以为然,甚至认为他们的担心纯属多余,捆绑了我的手脚。

几年后我工作去攀枝花时,父母还叮嘱我:不要太劳累,注意脑震荡后遗症……

“至于吗?”我心里想,甚至对父母的处处担心心生厌倦。

当我真真切切体会到父母对儿女身体受伤,那种心的撕裂般的痛楚时,是我也做了母亲后。

女儿稍有病痛,做母亲的魂不守舍,万箭穿心!

成长过程中的每一步,都会让父母操碎了心,恨不得给女儿最好。

女儿长大飞向了远方,母亲的心儿也飞了去,成为永远的牵挂和盼望。

初做母亲时,对母亲对我的爱有了一些醒悟,甚浅。但我也进入老年,体会深深时,母亲已不在人间了!

如今,我为自己曾经对母亲的不理解甚至曲解,痛恨自己。

我为自己在母亲有生之年,没有以同样的关爱之心回报,甚至没有常回家看看,没有多写信和后来有电话时的多问候和关心,而痛恨自己。

真的老的太快,懂的太晚。悔矣!

第二次跌伤

远亲不如近邻

我身体上的第二次跌伤,是在我进入老年退休后,独居成都时。

那日出门,下楼时拐了一下脚,脚背立即红肿站立不行。

我大声呼唤,对门邻居夫妻俩立即奔来,见状两人扶我进屋。尔后男邻居奔下楼去找人帮忙送我去医院检查。

医院检查后无大伤,但右脚后跟关节骨裂,医生处理伤后叮嘱回家养三个月。

又是邻居夫妻俩扶着我回到家中,并对我说:“你好好休息,我们每天做饭时给你也做一份,送来。”

那两天我的生活吃喝,全是好心的邻居夫妻俩关照着。

后来同城市的几位好女友知晓后,她们又轮流来我家照顾我,让我顺利地度过了三个月的康复期。

我的两个女儿,其时小女在外国留学。她偶有电话也是催要生活费什么的,从不问候我。我也懒得给她说,说了也没用。

大女儿工作在上海,她知晓这事后飞了回来看望了我。真的只能看望,工作不能久留,这也让我倍感温馨了。

让我感到温馨的不仅仅是那半天的看望,而是她关心的心意,她劝我找个老伴共度余生,说你一个人独居难免生病或跌倒,她这么远又在工作照顾不到。

找个老伴,互相照应共度余生。女儿的这话,让我心儿动了起来。

这次跌伤,让我真正体会到:远亲不如近邻!

远水救不了急火!

在漫漫的人生中,有多少意外不期而至,意外中身边的人立即向你伸出了援手,助你度过了难关。这才是真正的救人之难,我当铭记。

在这次身体轻轻一拐就骨裂的事件中,我意识自己老了,身体不经摔了,病痛也会时常打扰的了。

过好余生,让儿女放心。看来,得有个身边人,互相照应互相搀扶了

第三次跌倒应了这话

满堂儿女不如半辈子夫妻

第三次跌倒,是在同老伴旅游中,现正在异地湛江养伤期间。

旅游最怕出意外,那天让我碰上了。

在湛江的海滨公园一不小心跌倒,就造成我右坐骨骨折,累及右髋骨下缘肿胀。

老伴立即叫来120救护车送进了当地的农恳医院,经医护人员精心医治了大半个月现出院,找了医院附近的一家宾馆住下疗伤。

老伴守护在床边,为我端食进水,翻身擦洗,接屎倒尿……苦了累了我的老伴。

亲人们起初并不知晓。知晓了也着急了,说这要到春节了,他们开车来接我回家。

回家过年和养伤,这是我期待的。

然而不行,我的骨折受不了这么远的路途颠簸。

我说你们放心,这里有很好的医院很好的护理,再加上老伴最贴心的陪伴护理,一切会慢慢好起来。

大女儿知晓后,来了电话关心安慰,也深感温馨,一下子觉得伤好了许多。

小女儿留学归国也工作了,知晓后无一个电话关心。想前不久她想买房让我帮助出首付,我说我的养老金不多,我得生活还得防病灾拒绝了。

想来,这是她对我没有一点关心的原因。

“养儿防老”,这是古话,这话也许不适应新时代,我也想的开。

其实,认真地仔细想来,应该是这句古话更妥切:“满堂儿女不如半辈子夫妻”。

可不是吗?我有几个侄儿侄女们,他们都对很好,这次意外,都说开车来接我去他们家疗伤。

孝敬的后辈亲人们,感谢你们的心意和关心。

但真正在身边护理照顾我的,是老伴。非他莫属,无人替代。

这不是夸张!晚辈们都有各自繁忙的工作,各自需要照顾的家人孩子。要他们抽出大量而又较长的时间来,又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呀!

其实仔细一想,我也够幸福的了,身边还有贴心的老伴照顾。

老伴,有你真好!

我的这三次身体跌倒受伤,从十六七岁青春初萌到现近七十岁的暮年,从不解母爱的少女到被后辈们称呼“奶奶、婆婆”的老人。

时代在变迁,时光流逝飞快。

随着年龄,会有不同的感悟和想法。

今天老年的我,只叹息:老的太快懂得太晚,三次身伤感悟一生一世。

余生不长,现只有珍惜!

并心生感恩!

感谢曾经给了我身体受伤中帮助的亲人,邻居,朋友,以及救治我的医护人员。

老伴,特别的爱和感谢,只能给你!

图片来自旅游在广东一带海边,老幺妹手机摄影。

文字老幺妹亲历,原创。

欢迎评论点赞转发,说声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