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守涛文学梦

作者:魏守涛(巢湖)

自二零一六年七月十五日,我扔掉了老式手机,收到商家赠予的智能手机后,加了流量包,玩起了微信,从此与文学结下了不解之缘,同时也改变着我后半生的命运和轨迹。

同年十月二日,由我和方世明牵头,得到了潘良基和向亮等同学的赞同,举办了八六届槐林中学初中年级组的同学聚会,到会一百二十六人,成为母校历史上同学聚会人数最多的一次。为了纪念这次成功的同学会,我制作了美篇,结识了全国诸多美篇好友并建了群。一开始纯粹是玩,根本没有伟大的志向,更谈不上有什么抱负。制作美篇时,我拍照和写文都不太好,但长于编辑。谁的美篇有重复,相似的图片,我一眼就能看出来,并对图片编排的顺序,我总能编辑到位,所以很多美篇好友,让我帮他们修改他们的美篇。最高峰时,每天修改了几十篇,到最后眼睛实在看不清了,才休息片刻,达到如痴如醉的地步。正因如此,为我日后做文学平台的编辑打下了扎实的基础,同时拉开了文学之路的序幕。

偶然的机会,好友龚建亚让我做公众号平台。那时根本不知道公众号平台是什么!但我的骨子里生来就有种挑战的意识,欣然答应并让女儿帮我申请了公众号。在网友们集思广益下,取名《海阔天空》公众号平台。因为海阔天空有人注册在先,只有加了WXSY(文学摄影拼音的首字),才正式命名WXSY《海阔天空》公众号平台。二零一七年六月六日正式发文,二零一八年元旦又建立《文海听涛》文学公众号平台,从此也就走向了文学之路。

任何事就怕“用心”两个字,我曾经连电脑充电都不会,手写版也不会使,拼音更不过关,在没有老师教的情况下,挤出时间去自学。这不亚于工农红军一穷二白时闹革命的限难险阻!在这茫茫的文学海洋里,只有初中水平的我,从复制到上传,每一环节慢慢摸索,用信念来支撑,用执着来坚持,砥砺前行。恰如头悬梁,锥刺股,卧薪尝胆。每天电脑上工作十八个小时以上,日食一餐,夜里用被子包裹着睡渔网之上,第二天腰疼腿酸胳膊发麻。硬生生凭着顽强的信念,对文学的痴迷,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让我编辑文章能够得心应手了。“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这句话,当初不知诗中意,懂了已是诗中人。感觉就是说我的,我读书不努力,才学疏浅,今日成为文学公众号平台的主编,一步步走来,有着多么的艰难困苦,但总结了一个经验:我的每一个的成功,必须是常人数十倍的努力。

这份辛酸苦涩,常人都难以想象,在这物欲横流的年代,在当代文化畸形的滑坡中,我不得不佩服自己,怎么就能做到了这些?回顾起来,不可思议啊!曾在一次编文中,肚子饿得难忍,我随手拿起前几天开了袋的茶干吃了几块!过后一看,“我的妈呀!”小蛆多如牛毛,上下攀爬,吃下去的几块茶干中,不知道有多少条蛆随之下肚。此时此刻,想吐出来,想抠出来,甚至想开膛清洗胃部……

不吃苦中苦,难为人上人。我经常买回水果忘记吃,后来看到时早已经腐烂了,有一次下午两点多,文友问我吃饭了吗?我才想起中午没吃,经常编文到天亮,几乎达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一份耕耘就有一份收获,我自知基础不好,所以笔耕不断,写出来让别人看,就是希望别人的指点,纠正错误,发现自我不足,再改之。文学上我没有老师教我,所有认识的文友,在我心中都是我的老师。利用编辑之机,我都认真仔细阅读投稿的文章,孜孜不倦、勤奋努力,汲取风格不同文章精华,所以我文学水平在不知不觉中得到了提高。

两年来我共写了五百多篇(首)文章和诗歌,虽然语言不够精致,词句不够华丽,但都是我用心之作,真情实感发自肺腑之言。我的付出,倍受文友们的青睐,更加受到了文友们的支持和帮助,我在平台上全国征文,集中成册,保留这份沉甸甸的文化瑰宝。

正如火如荼征文中,我的母亲去世了,好友们让我休息几日,然而我心里却想着,不能因为小家,影响全国文友对文学的赤诚之心,更不能耽误平台上正常发文,为了尽早地把文章发出去,每天几乎都是深夜十二点后准时发文。在母亲的灵堂前也是如此。所以有人背后喊我“文痴”,一点也不为过。

经过大家不懈努力,终于由我主编出版了《巢湖水》《巢湖情》《巢湖颂》《魏守涛作者精选》《中华草根优秀文学作品选》《中华根脉》六本系列丛书。这里深深地感谢我们平台的每位工作人员,是你们的博学多才、兢兢业业,才使我们共同获得如此成绩。这几本系列丛书,集五湖四海文友之才华,汇华夏九州不朽之篇章,也凝聚着我的心血与汗水,为了作者文章得到广泛传播,我做出一个大胆决定,捐赠全国五六十所高等院校图书馆和国家、省级图书馆,编号收藏,流芳千古。让我们这份文化瑰宝,源远流长!

同时我得到了几位老师的厚爱和认可,分别加入了“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合肥市作家协会”、“巢湖市作家协会”、“香港先锋作家协会”和“香港国际文学文艺家协会”,一路风雨,一路坎坷,不经历九九八十一难,哪能取回真经。现在编制成国家认可的省级作家,从此真正走向文学的康庄大道。

现在已编辑出版六部丛书,还会继续努力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