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起蔡京,
世人的第一反应都是:
臭名昭著的著名奸相。
《水浒传》里,
被劫了生辰纲的蔡太师,
宋徽宗身边三次出任宰相的大奸臣,
北宋“六贼”之首!
(六贼:蔡京、王黼、朱勔、梁师成、童贯、李彦)
这一点自北宋末年,
太学生陈东上书将蔡京,
列为“六贼”之首就已经形成了基调。
《宋史》将蔡京列入《奸臣传》,称其:
“天资凶橘,舞智御人……见利忘义,
心狠手辣,打击政敌不择手段”
一、宋朝书法TOP1.?
史书记载:
蔡京书法先后学过唐代徐浩、沈传师、欧阳询,
后又改学“二王”,
博采诸家众长,自成一体。
当时的人们一谈到蔡京的书法,
张口就是什么:
“冠绝一时”、“无人出其右者”……
话里话外都透漏着一股——
“蔡太师书法天下第一!”
蔡京书法天下第一?
这把宋四家(苏轼、米芾、黄庭坚、蔡襄)
他们几个往哪放?
再说了,“瘦金体”难道就不好吗?
眼里还有没有皇帝?
宋徽宗“瘦金体”
可事实证明,这个说法挺靠谱。
因为,上面提到这几位,
好像还挺赞成这种说法。
其中最典型的应该属米芾,
米芾因为狂傲自负、行事癫狂,
被世人称为“米颠”。
但就是这位目中无人的“米颠”,
曾经亲口承认:自己的书法不如蔡京。
据说,蔡京有一次跟米芾侃大山时问起:
你觉得当今世上谁的书法写的最好?
米芾回答:
柳公权之后就属你和你弟弟了。
蔡京又问:那其次呢?
米芾这才说:当然就是我啦。
如果说米芾可能是畏惧蔡京的权势,
一时说了违心话,
(依米芾的性格,估计可能不大)
那宋徽宗的喜爱绝对是出自真心。
在赵佶同学还是端王时,
就曾经花两万钱买下过蔡京写的扇面。
登基之后,
在他下令编撰的《宣和书谱》,
更是把蔡京的书法夸到天上有地下无。
二、引来皇帝“花式夸”!?
夸了啥?来,感受下:
“其字严而不拘,逸而不外规矩。
正书如冠剑大臣立于庙堂之上,
行书如贵胄公子,意气赫奕,光彩射人......
巍巍若巨鳌之载昆仑,
翩翩如大鹏之翻溟海。”
而在自己的画作中,像《听琴图》——
宋徽宗《听琴图》
《听琴图》局部
还有,天才少年王希孟的《千里江山图》:
题跋者,总少不了蔡京的身影。
那么,蔡京书法真这么好?
被夸成一朵花,它到底长啥样?
《节夫帖》,42.3cm*32.2cm,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全文为:
“京再拜。昨日终日远劳同诣。下情悚感。
不可胜言。大暑。
不审还馆动静何如。想不失调护也。
京缘热极,不能自持,疲顿殊甚。未果前造坐次。
悚怍。谨启代面叙。不宣。
京再拜。 节夫亲契坐前。”
《节夫帖》是蔡京写的一幅行书信札,
虽没《宣和书谱》中记载的那样:
“行书如贵胄公子,意气赫奕,光彩射人”夸张。
但整体呈现出笔力雄健、张弛有度,
笔法俊逸秀美,结字欹侧多姿的特点,
颇得书法中的“媚趣”。
《节夫帖》结字欹侧多姿,拜、情、叙整体呈右上倾斜,言、想、甚、夫则向左下倾斜。
而“媚”作为纯粹的形式美,
被纳入书法审美范畴,
源于“二王”,
因此,在很多记载中都能看到,
蔡京深得“二王”笔意的说法。
在粗笔浓墨中时有细劲之笔
《节夫帖》用笔和分行布白上颇特色,
前者字字笔划轻重不同,
却又仿若自然天成;
后者每字每行间都经过精心安排,
左右前后顾盼呼应,错落有致。
下图以红线为界——
《节夫帖》的分行布白,
呈现密—疏—密—疏的特点,
且因第二部分留白极大,
起首两行皆向内倾斜。
不过,看完《节夫帖》之后,
最大的感受就是:
这确定不是米芾的作品吗?
这两人的书风简直像到犯规好不好!
难怪米芾这么下大力气夸蔡京!
“夸他等于夸自己嘛”
不信,来对比一下:
米芾《三札》局部 故宫博物院藏
难怪启功先生在提到北宋书法时,
曾说二蔡(蔡京蔡卞兄弟)、米芾为一宗,
体势在开张中有聚散,
用笔在遒劲中见姿媚。
三、成功跻身宋四家?
蔡京保留下来的书法作品并不多,
除《节夫帖》外,
还有《宫使帖》、《跋赵佶雪江归棹图》
《跋赵佶唐十八学士图》、《题赵佶听琴图》
《跋千里江山图》、《跋唐玄宗鹡鸰颂》等。
《宫使帖》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其中只有《宫使帖》是和《节夫帖》
一样的有尺牍,
其他全部都是在书画作品上,
进行的题跋、题诗。
《跋赵佶雪江归棹图》
至于原因,
估计,蔡京实在太过臭名昭著,
根本没人愿意收藏他的作品,
如果不是被他题字的作品实在优秀,
估计连同那些书画本身都难以留存
(这一点蔡京必须感谢宋徽宗)。
《题赵佶听琴图》
除了作品难以留存之外,
“奸臣”的身份很可能,
还让蔡京失去了名列“宋四家”的机会。
据说,宋四家“苏、黄、米、蔡”中,
“蔡”本来指的是蔡京,
只不过后世因为厌恶蔡京的人品,
用蔡襄代替了他。
明代张丑就曾说过:
“宋人书例称苏、黄、米、蔡者,谓蔡京也。
后世恶其为人,去之而进君谟(蔡襄字君谟)书焉。”
—— 明张丑《管见》
汪曾祺
汪曾祺在《谈写字》中也认同这观点:
“「宋四家」指苏、黄、米、蔡。
「蔡」本指蔡京,但因蔡京人品不好,
遂以蔡襄当之。”
汪老爷子还认为:“宋四家”排序不公,
就书法成就,应是:蔡、米、苏、黄。
认为宋人书法,当以蔡京为第一。
不过,话说回来,
即便蔡京被列入宋四家,
也改变不了其身为“奸臣”的事实。
都说“字如其人”,大奸大恶如蔡京,
为什么能成为一代书法大家呢?
(蔡京:也许,我是个例外吧!)
但,当我们开阔历史的视野,
就会发现他不仅是个奸臣,
还是个能臣。
他的行政才能早在当时就为世人所公认。
神宗熙宁末,
王安石常对年轻的蔡卞(蔡京之弟)说:
“天下没有可用之才啊!
不知将来谁能继承我,执掌国柄?”
然后掰着手指头自言自语:
“我儿王元泽算一个!”
回头对蔡卞说:
“贤兄(指蔡京)如何?”
又掰下一指;沉吟良久,才说:
“吉甫(指吕惠卿)如何?且算一个吧。”
然后颓然道,没了!
被王安石列为天下仅有的三个宰相之才之一,
蔡京的才能可见一斑。
不过,“有能力”不等于不是“奸臣”
唯一的解释就是:
蔡京可能像严嵩一样
(严嵩:明朝六大奸臣之一,
死前写下“平生报国惟忠赤,身死从人说是非”)
至死依然认为,
自己是个浩然正气的忠臣君子。
大家认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