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伶仃的雨过后,寒意更加深了。

湿漉漉的地面上,落着枯败的树叶。迎面的风里有了寒意。

云层很厚,似乎在酝酿一场,没有结局的故事。



其实一直都明白,自己是个矛盾的综合体。

有时很骄傲,有时很自卑。有着开朗坚强的外表,有着善感阴郁的内心,喜欢一切温暖的东西,热爱所有美好的事物。

这就是我,一个极普通平凡的我。

一个与众不同又孤独的我。



深情一个错的你,世间再无对的人!

这分明还可以相思的季节,和已泛白的日子啊,别欲语还休,别欲语还休,就说一句我爱你!

哪怕轻言轻语,轻的连自己都不相信,我曾那么努力地,爱过谁。



每天醒来,都提示自己要多注意健康和情绪。

就这样老去吧!不必要求太多,宿命安详就好。

就像你是我的习惯,我不愿再换。



周末,偏逢停电。窗外冷风瑟瑟,天空阴郁。

裹了小毯坐在桌前,单曲循环播放一首汪晨蕊的《深海》。听的,是小情小爱的况味。

有个名字,静默在手机里。无论何时何地联系,那边的回应,总是觉来毫无距离。

似四月里的初生青绿,缠绕着暖暖的花香和风。



梦里无端与凄凉伤感邂逅。醒来,说不出所以然的倍觉倦怠。

仿若这阴沉冷冽的天气,又如我们曾真心以待过的人。

一边说着比永远还远的永远,一边疏离在天涯之外的天涯。



想念一颗橘子,几粒葵花籽。想念一场电影,一场拳击赛与篮球赛。想念某个平实肩膀旁的一夜好眠。

那时,心无旁骛。那时,窗外的无边夜色映着万家灯火。那时,屋檐下的风声,眸子里的笑意,以及心中对现状无以复加的满足感格外醉人。

红尘恋恋,风月饱满。总有一种过往,想起时,如笛音飘起,飞花落满城。



于红尘中行走,缘起缘灭皆寻常。因此每一番相逢,都要看得淡。

你走时,夜色微阑。

我来时,笑容温婉。

春风浩荡,不及相逢一场,聚时共享悲喜,别后各自为安。



有些情谊,无论隔多久多远都汩汩涌动,似温泉。而有些人,朝夕相对,却始终隔着一片海。厚薄冷暖,越年长越懂得。

所以,你要相信任何种子,都能结出果实。

哪怕,天已荒。

哪怕,地已老。



晨起,又停电。还好手机与充电宝的电量都尚有存余。

忘了再哪看到的,大意是说:如果你想,每天都是纪念日。

是的,就譬如今天。

宜思念,等待,感知。



这个世界,总有一些你不曾知道的事在悄悄发生。

譬如一匙蜂蜜,融化在瓷杯尚存余温的水里。譬如一阵风,飘进一袭白窗纱里再也逃不出来。譬如一颗星子,暗恋着街角寂寞昏黄的路灯。

譬如,今夜的月色,又将眠于谁皎洁的梦?



这个世界,总有一些你不曾知道的事在静静沉默。

譬如,爱你的话已积攒了那么多。譬如,想你的话也积攒了那么多。譬如,相聚的时光总是那么柔软那么短。譬如,分开的回忆总是那么美好那么薄。

譬如,我在窗下写成的小字早已羽化成蝶,我以为它们会展开翅膀去远方流浪,却不知它们会栖在你必经的道口,等着你的眼神,不经意的触过。



不言,不语,不提,不问。试作糊涂,学着沉默。

这小半生我只敬佩自己。因为,我终将活成自己最喜欢的样子。



你从,我的全世界路过,

而我,竟然忘记把心走失在了哪个终点里。

那么,向黎明清浅的道声晚安,

彼时,我只是个没有心事的失眠者。



想要写一封信。

有春日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有夏雨霖霖,易安的清凉叹息。有天凉好个秋时,稻花香中说不尽的丰年。有天寒白雾贫后,独钓寒江雪的千古寂寥。

无屑寄予谁,只折起压在箱底。待老时触摸,幽怀无改,掌心依旧有地老天荒的安静,和三千里的月白风清。



年华在庸碌的生活中飞逝,诸多情怀,逐岁沉潜。

此夜,冬寒凛冽,雪光微亮,我牵念的人啊,还在归来的路上。



以后的日子,一定要好好调整心态,要努力开阔心胸眼界,更要丰盈思想。

你喜欢这样的我也好,喜欢别人也没关系。今生,我们能够相逢,就已经足够的好。过多的要求,反而对不住这一场相逢。

就像阳台上的那些花儿,不管你是否有注意过它们,都不妨碍它兀自吐露芬芳。



忆,是心在酣然熟睡时分的一场美梦。

也是一川烟雨,是凋零于地的潇潇落木。是篱边花黄,是欢声背后逐渐冷却的旧时过往。是几声雁鸣,是夜半醒来枕畔的辗转反侧。是露水沾袖,是月光照在衣衫上的一片冷香。

更是见与不见,念与不念,都兀自寂静着的指间流年。



春声渐近,想来不久后的陌上花应成海,桃是桃的样子,樱是樱的样子,玉兰是玉兰的样子。

穿过期盼的暧昧,风撩拨着发丝和思念的裙摆。

而我,始终是我的样子。


本文图片源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