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腊月二十二日,原本想在天公那儿讨个彩头,贏得满天雪花,数枝梅朵;   可天公不作美,未能见着雪飘,且下午五时许,天空竟一洗多日的阴霾,开放起了蔚蓝天空,还有朵朵云彩,趁着这时间段,用手机再拍点红梅过过瘾。

        近日接受了来自《美篇》一个名叫“云淡风轻”朋友的点拨与批评,我认为他的科学的、认真的态度,使得我受益匪浅! 也正是有许多这样的朋友们的鞭策,才使得自己一点点的成长成熟起来。   他说的很对, 梅 花 与 蜡 梅  是两种截然不同的花卉,不能混为一谈!今后自己得认真的编撰文章才不辜负广大朋友的支持与鼓励!

      梅   花

   纲  .  双叶子钢

   目  .  薔  薇  目

   科  .  蔷  薇  科、梅  亚  科

   属  .  李        属

   

卜 算 子 . 咏 梅 ~陆游

驿外断桥边, 寂寞开无主。

已是黄昏独自愁, 更著风和雨。

无意苦争春, 一任群芳妒。

零落成泥碾作尘, 只有香如故。


  《墨 梅》 ~ 宋 . 张嵲

山边幽谷水边村,曾被疏花断客魂。

犹恨东风无意思,更吹烟雨暗黄昏。

  《鹧鸪天》 ~ 南 宋 辛弃疾

桃李漫山过眼空,也宜恼损杜陵翁。

若将玉骨冰姿比,李蔡为人在下中。

寻驿使,寄芬容,垅头休放马蹄松。

吾家篱落黄昏后,剩有西湖处士风。

[ 初衣胜雪诗解:

辛弃疾的这首诗写的极有意思,此时桃李争春,但是诗人踏马即行,却意不在此,词意极其的旷达,却意在言外。

  “桃李漫山过眼空,也宜恼损杜陵翁”

桃李开遍了山野,这样的美景,我并不在意,因为我不是为桃李而来,但是桃李满山,也曾经让杜甫烦恼。

  这是因为什么呢?原来杜甫曾经在四川草堂手种桃李,虽然离他的家乡很远,但是热爱植物的杜甫,在中年以后难以安定,在草堂的四周种满了桃李,开花的季节,狂风大作,让杜甫格外的烦恼。因为被风吹,折了数枝梅。

  辛弃疾此番看见满山的桃李,虽然志不在此,但是熟知历史的他也知道,各花入各眼。

  “若将玉骨冰姿比,李蔡为人在下中”

这是一句不为现代人所熟知的典故,,汉朝的李蔡,是西汉名将李广的堂弟,军功显赫,政绩卓著;他唯一不堪的地方,就是酷爱园林,结果他私自侵占了汉景帝陵园的空地。

  那么这是将杜甫和李蔡相比,杜甫草堂,清贫节俭,手种桃李,而李蔡则是占他人之地,同样是爱花之人,李蔡明显是落了下风。

"寻驿使,寄芳容,垅头休放马蹄松。”

这里的驿使,是借代梅花。南北朝的陆凯,有赠朋友范晔的诗:

" 折花逢驿使,寄与陇头人”。

" 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梅”。

  那么辛弃疾词在这里是说,我将梅花全部都送给了驿使,让他快马加鞭,去寄给我心中的人。

  "吾家篱落黄昏后,剩有西湖处士风“。

这里说的自家自己的家园,剩下的只有林逋的梅花清风,而没有梅花。

  梅花到哪里去了? 梅花开谢了,但是辛弃疾不这么写,他说,是我主动将梅花寄走,送给了北方边塞的朋友,我还要驿使快马加鞭,而我这里,就剩下了空堂梅枝,以及满山遍野的桃李。

  这首诗最有意思的是写在梅花凋谢的初春,满山遍野都是桃李。 辛弃疾心中有梅,眼前无梅,但是处处都是围绕着梅花在写,哪怕梅花已经开落。

  54岁的辛弃疾,于年轻时的壮志和抱负,却在现实中得不到施展。22岁的他,铁血归宋,想在收复国土上施展抱负,但是回到南宋之后,朝迋苟且偷安。表面上表彰辛弃疾,而实际上不予重用,20年来的官僚生涯,无非是边远地方的安抚使,转运使,志气不申的辛弃疾,只好自己学陶渊明,经营自己的庄园。

  那么他在这首诗里用杜甫和李蔡做比,其实也是对外宣明了自己的态度,我就是经营自己的庄园,桃李满山,也没有动用国家的一丝一毫,就算是我家的梅花开落了,我也是西湖处士林逋的风格。我自己的庄园,自己的梅花。

  所以,哪怕是春风满坡,桃李扑面,梅花凋谢,他想的仍旧是玉骨冰姿的梅花。

  辛弃疾一生写下了大量的梅花诗词,比起桃李来,梅花更能够代表辛弃疾品格的高洁。梅花寄托了他冰雪落寞的雪藏生涯。

  辛弃疾哪里就比不上林逋?也实际上是古今无人可比,辛弃疾想来想去,也只有林逋的高洁自守和自己比。 说实话,辛弃疾的气量与人品,远在林逋之上,因为他不是隐士,而是爱国的壮士!


~ 完 ~

  《念奴娇.梅》 ~ 辛弃疾

疏疏淡淡,问阿谁,堪比天真颜色。笑杀东君虚占断,多少朱朱白白。雪里温柔,水边明秀,不借春工为。 骨清香嫩,迥然天与奇绝。尝记宝篽寒轻,锁窗人睡起,玉纤轻摘。

漂泊天涯空瘦损,犹有当年标格。万里风烟,一溪霜日,未怕欺他得。不如归去,阆苑有个人忆。

  《瑞鹤仙.赋梅》 ~辛弃疾

霜雁寒透幕。正护云月轻,嫩冰犹薄。溪奁照梳掠。想含香弄粉,艳妆难学。玉肌瘦弱。更重重,龙绡衬著。倚东风,一笑嫣然,转盼万差羞落。

寂寞。家山何在,雪后园林,水边楼阁。瑶池旧约,鳞鸿更仗谁托。粉蝶儿只解,寻桃觅柳,开遍南枝未觉。但伤心,冷落黄昏,数声画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