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国,有兄弟二人分别叫布达和佩斯,他们就是老艺术家陈强的爱子陈布达和陈佩斯;在蓝色多瑙河畔,有一座由姊妹双花布达和佩斯而构成的美丽城市,就是匈牙利的首都布达佩斯。

布达佩斯,是匈牙利的政治、商业、运输中心和最大城市。布达佩斯是欧洲著名古城,位于国境东北部,坐落在多瑙河中游两岸。早先是隔河相望的两座城市,后经几个世纪扩建,在1873年由位于多瑙河左岸的城市布达和右岸的城市佩斯合并而成。

1950年,陈强随中国青年艺术代表团到匈牙利首都布达佩斯访问演出,这是陈老第一次走出国门,当时他是歌剧《白毛女》的反角地主黄世仁的扮演者。正巧当时妻子李玉洁分娩,生了一个大胖儿子。为了纪念这次赴匈牙利访问演出,陈强将儿子取名为“布达”。后来二儿子出生,又顺理成章地取名为“佩斯”。无疑是这座历史悠久、风景优美,有“东欧巴黎”和“多瑙河明珠”美誉的城市,深深地打动了陈老。

2018年6月9日早上8点,我们乘大巴车从斯洛伐克首都布拉迪斯拉发出发前往布达佩斯,车程一个多小时。匈牙利是此次我们东欧五国之旅的最后一站,仅在布达佩斯游览了一白天。当天中午以前布达佩斯一直是阵雨天气,午后晴转多云。虽然此行时间短暂,天气也不是很给力,但布达佩斯的美依然给我留下了极其美好终身难忘的印象。

布达佩斯,被静静流淌着的蓝色多瑙河分割为两朵姊妹花,彼此在对岸凝望。这种凝望又因为9座大桥而遥相呼应。这9座桥中,其中链子桥是布达佩斯的城市名片和地标象征,是多瑙河上连接布达和佩斯的第一座桥,于1839年开始兴建,1849年竣工,全长380米。

布达佩斯的美凝结在淡淡的平凡之中,街边略显暗淡的建筑,竟如此巧夺天工。叮当而过的老式有轨电车,年代久远的城堡和教堂,一切都暗示着这是一座适合怀旧和遭遇浪漫的城市。即使在最暄闹的街头,时间的逝去也不过像多瑙河上静静的游轮,缓缓留下几道淡淡的水痕。

昔日帝国的黄金时代一去不返,没有现代化的喧嚣,没有工业废气。午后的阳光透过古典建筑的斜角,散发着浓郁的人文气息。布达佩斯的建筑是如此的纷繁复杂,哥特式、文艺复兴式、巴洛克风格、东方式的洋葱头……任何一栋都足以见证一个民族悲欢交融的历史。

在布达佩斯的英雄广场上,中央耸立着36米高的柱形千年纪念碑,雄浑高大。纪念碑顶端是大加百利天使雕像,纪念碑的底座上有七座匈牙利祖先马扎尔民族部落首领的雕像。纪念碑的后方环绕着对称的廊柱建筑,廊柱间并列放着14尊青铜像,他们当中有匈牙利历代国王,也有为独立战争做出巨大贡献的王候将相。广场西侧是美术博物馆,东侧是艺术宫。

英雄广场附近的市区公园

佩斯区的国会大厦是一种西式风韵,豪华尽显。国会大厦是布达佩斯的标志性建筑,融合了匈牙利的民族风格,属于新哥特式建筑风格。

最不能错过的就是马加什教堂,造型别具匠心,被大文豪雨果形容为“石头的交响曲”。

马加什教堂抛弃了哥特式风格的对称结构,将钟楼建在教堂的一角,使整个教堂少了一分凝重,多了几分生动。

闻名遐迩的渔人堡更是布达佩斯情侣们谈情说爱的最佳去处。亮丽的拱廊、柔和的尖塔、精美的雕像,优雅、古朴、和谐、壮观,堪称石砌艺术宝库中的一朵奇葩。整个建筑分上下两层、南北两个部分:底层是游廊,由漂亮的拱门洞连接,四环曲折,缀以雕饰;上层像城墙顶部,有女儿墙遮护,七座锥形塔分布其中,起伏跌宕。七座尖顶圆塔象征着最早西迁过来的七个部落。

在渔人堡堡顶,凭栏远眺,布达佩斯的妖娆风光尽收眼底:天上人间好似一幅特大型的恢弘画卷。凝眸注视,仿佛是荷兰的阿姆斯特丹,又好似奥地利的维也纳,更如一幅欧式的《清明上河图》。

佩斯城里的酒店、宾馆、别墅、教堂、纪念碑、傅物馆等建筑层层叠叠、鳞次栉比;巍峨壮丽、耀眼夺目的国会大厦,在阳光的照射下熠熠生辉;远处的天边则是一望无垠的匈牙利大平原。

绿色出行

音乐无处不在

艺高人胆大

低调的总统府

布达佩斯,我曾匆匆来过,惊鸿一瞥,留有遗憾,也会思念!

期许某年某月的某一天,走进布达佩斯富丽堂皇的New Youk咖啡店,品一杯卡布奇诺;期许有机会步行穿越连接布达与佩斯的9座大桥;期许坐上老式的有轨电车穿越布达佩斯的大街小巷;期许在秋色的傍晚,漫步城堡山,坐在多瑙河边静静发呆……

图文:C巴特

整理时间:2019年12月20日至2020年1月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