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早朋友发来一个信息,说是赵忠祥老师已经驾鹤仙去了。我在唏嘘之余,脑海里忽然浮现出他解说的“动物世界”的画面来:在南美热带雨林中,有些种类的公猴当取得猴王的地位之后,就不想再打斗了。一旦有其他独身公猴来挑战,猴王就用示弱的方式来避免战争。猴王迅速地从母猴的怀中抢下一只幼猴抱在怀中亲昵,来挑战的公猴见猴王怀中抱着幼猴,怕打斗起来伤着幼猴就讪讪地走开了。

一般来说,生命为了显示自身的强大,往往会展示自己的力量,连弱小的青蛙遭遇到强敌,在难以逃脱的情况下也会用鼓气的方式把自己充大,绝不示弱。南美热带雨林中的猴王的示弱其实是胜利,它保住了自己的猴王地位,得以继续统领着这个猴群。
通过示弱来避免自身的毁灭,最后赢得胜利的例子历史上比比皆是,《三国演义》里就说得清清楚楚了。刘备在曹操“煮酒论英雄”时的惊慌失措是一个例子,但最有典型意义的我认为还是司马懿。

司马懿十分清楚曹操生性多疑,所以前半生一直以“装”来避其锋芒。建安十三年,司马懿已经三十岁了,才接受曹丞相征召,为丞相府文学掾。说司马懿是一个雄姿英发的青年才俊,似乎也名不副实,因为不久之后的赤壁之战,司马懿竟然没有参与;而建安十四年战孙权于合肥、建安十六年战马超于潼关,建安十八年战孙权于濡须,司马懿竟然也都没有参与。

为什么会这样?因为早在建安六年,司马懿二十三岁时,曹操就征召过他,那时曹操刚在官渡赢了袁绍,听说司马懿聪明,就喊他来上班。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发展机会,司马懿竟然称病不去。

这上面的三个“竟然”,说明年轻的司马懿就很会“示弱”很会“装”,和一般人的思维全然不同。
有一次曹操问司马懿:为什么人的脚比手和脸都要白?司马懿道:臣不知。曹操道:因为他老藏着。曹操说这话其实是提醒司马懿,自己已经看出他有异心了。但是曹操爱才,又不想杀他,想用他。所以,在曹操手下,司马懿一直没有实权。

曹操死后,曹丕掌权,司马懿仍然在“示弱”,仍然在“装”。在与蜀汉的较量中,司马懿也是用“示弱”的方法与诸葛亮周旋,两军对垒坚守不出战,无论外边蜀兵如何叫骂,始终不出城迎战。小说《三国演义》第九十五回,罗贯中还写了诸葛亮的“空城计”,“空城计”成就了诸葛亮的足智多谋,其实也是司马懿故意成就诸葛亮的。因为从某种意义上讲,司马懿明白只要诸葛亮存在一天,他才能掌握军权一天,诸葛亮才是决定司马懿能否掌握权力的人物。所以他如果想继续握有军权的前提,就是诸葛亮必须继续存在,以此来争取时间培植势力,等待时机,施展自己的宏图大志。待到曹睿继位,他看到曹氏亲戚在朝中已无多大势力之时,感觉时机已经成熟,于是起兵谋反。
有实力的人才会通过示弱来取胜。相反,没有实力的逞能不会是真正的强大,到头来不过是黔驴的那几招,早晚都得露怯。

《三国演义》里的杨修,就是逞能导致了自身的悲剧。

杨修这个人有很多故事在民间流传,我就听过几个。譬如有一年曹操建一个园子,快建好的时候去视察,曹操在一个门上写个“活”字;别人不知其意,杨修却告诉建园的人把门改小,因为曹操写的是一个“阔”字。又有一天,有人进贡曹操一些酥饼,曹操在酥饼上写一个“盒”字,杨修猜出是一人一口酥之意,拿起酥饼就往嘴里送。更有一次,曹操随便说了一个夜间的口令“鸡肋”,杨修能猜出曹操要撤兵,让人快做撤军准备,这下终于触犯了“龙颜”,结果以扰乱军心的罪名被斩首了。所以我说杨修太聪明了,几次三番逞能,结果聪明反被聪明误,最后反算了卿卿性命。
我是非常同情杨修的遭遇的,聪明的杨修确实也有逞能的资本,但聪明是一种能力,不是智慧。不管出发点是好还是坏,逞能定会给人以伤害,这种伤害几乎无法挽回,因为逞能绝不是强者所为。示弱也不是无能者的无奈,恰恰是强者的智慧;示弱更不是一味的妥协,而是一种理智的忍让。人生如果凡事都争强好胜,必然处处树敌,即使强大如秦始皇、凯撒大帝,最后也无法躲避弱者的暗算。

夫妻之间也是如此,在和伴侣吵架后,哭泣道歉的一方绝不是真的脆弱、软弱,而是展示真诚、收获勇气、珍惜感情的表现。

窃以为,在现实与梦想之间,暗藏着一条秘道,那就是“示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