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许没有吴哥、蒲甘、素可泰刺痛心灵的历史古迹,也没有普吉、西哈努克海天一色的广阔美景。但只要走近它就会发现,老挝,就像那著名的老挝冰咖啡,貌似冰冷、苦涩, 但尝过之后,便会在唇间留下淡淡的甘甜。神秘、悠闲、恬 静、与世无争恰恰是它给予世人最好的礼物。

不管世界历经沧海桑田,这里的日子永远充满着,神秘、浪漫、原味、纯净……老挝,就是这样。

很难再找出有哪一个国度能如老挝的生活节奏一般缓慢、闲适、温柔。金光闪耀的寺庙、身着橙黄袈裟的僧侣、色彩各异的鲜花,感受着多元化的人文风俗,仿佛一下子置身于神与佛之间的对话中。这里的宁静祥和,这里的古朴淳厚,这里的浪漫激情无不让人心醉。

每天天刚蒙蒙亮的时候,在老挝的一些寺庙,前来布施的人们早已跪在街边等待,恭恭敬敬地向僧侣们敬献食物。

外界的变化与冲击,似乎很难改变老挝源自佛教的平和与淡定。老挝与泰国接壤,那边的生活无疑更加现代化,但那夜幕下的璀璨灯火并没有吸引大批老挝人离开故土。

世界是嘈杂的,老挝是宁静的。当你出发是为了寻得一份宁静自在的时候,那就去老挝,趁着湄公河还没有被改造,趁着高速公路网络还没有侵入原始森林,趁着现代化的触角还没有打破农业国家的恬淡宁静。

老挝或许在很多人眼中还有一些陌生,其实她可是知名度非常高的一个旅行目的地。《纽约时报》列出的世界 53 个必游目的地,幸福指数位列亚洲第一的国度就是她!

【万象】与2020崭新的日历刚刚翻开的几天,美国精准击杀伊朗指挥官苏莱曼尼,某些人瑟瑟发抖相比,路过老挝总统府连个门卫都没有,感觉随便就能翻墙进去,院子里也完全没有人影。

作为老挝的首都,万象实在是低调,不大却有一点喧嚣,也有一点沉静,还带着一个城市难有的温馨。

一方一净土,一笑一尘缘。

离万象二十多公里的香昆寺,大草坪上摆满了大大小小百尊多佛像,既有观音和佛祖,又有印度教的三大主神,佛教和印度教的大老们能凑到一块儿开会是好事,说明这个世界更和谐了。

遗憾的是1985年由祖师爷 Bunleua Sulilat 指挥工匠用水泥做的。好在老挝气候湿热,这些佛像在露天放了30多年后被蒙上了一层自然做旧的黑灰色,拍张照片还真能蒙人。

一条湄公河,从云南流进泰国,老挝和越南。就像一个老朋友,在不同的国度,我见过你。

湄公河流经万象,将老挝与泰国隔开,河对岸就是泰国的廊开府。

同样是佛国,周边邻国皆风生水起,老挝却默默无闻,像个与世无争的局外人。

历史上流经万象的湄公河段是老挝的内陆河,而不是边境河,但由于历史纷争,万象成为了世界上少有的直面边境的首都。从香昆寺骑着小绵羊回万象,看到夕阳从老挝落到泰国。

她,

方方正正地矗立在澜沧大道,

骄傲却又孤独。

凯旋门已疲于喧嚣,

已不想再述说什么,

而静默中,

却又一直在述说什么。

每逢各种纪念日,

凯旋门会被点亮,

被喧嚷的人群包围。

而在喧嚣之后,

它也需要一份宁静...…

丹塔是万象最古老的历史遗迹。虽然外表已经开始风化,但在当地人的心中,塔内珍藏的七头神龙仍然在这里保护着他们。

经过时间的洗礼,这座佛塔如今看上去已经破败,像是被遗弃多年。相传,丹塔表面层涂有一层黄金,后被暹罗入侵运走,因此丹塔也有黑塔的绰号。

塔銮是老挝人心中最神圣的佛教圣地,是安放着佛祖释迦牟尼真身舍利的地方。

塔銮也是老挝国徽中心的图案原型,由此可知它在这个国家的地位和象征意义。

据传塔里埋有佛祖的头发和佛骨舍利,它有着金碧辉煌的外观,塔身用金珀装饰,气势非凡。

橙黄色的僧衣,

檐角上的风铃,

不远处传来的诵经声。

放缓脚步,

在头脑恢复一丝清明的时候,

站在了万象街头的夜色中。

万象的早市,透着温润的岁月光芒,三角梅姿意伸展,笑盈盈地注视着我的到来和将要离开。


喜欢早市的这些晨光,成片的、零碎的都那么美好,特有的热带气息中渲染着这片土地上人们的热情,有一种在时空隧道中来回穿梭的错觉。

世界是嘈杂的,占巴塞是宁静的。原计划去老挝南方的占巴塞,看到一个西方摄影师在行过占巴塞后曾说过:这里仿佛生活在过去和将来之间,生活在时间的缝隙里,那么多年过去了,都不会改变什么。

因为夜车要颠箥九个小时老挝内陆飞机又太贵只好放弃,坐小巴去万荣,占巴塞就留给下次吧。同车遇到的几乎都是欧美和日韩面孔。

【万荣】酷似桂林山峦的群峰拥抱着万荣这座宁静的小镇,清澈的湄公河水自北向南舒缓的绕其而行,泛着红晕的朵朵白云点缀在初升太阳的朝霞里。

这里缺少喧闹与嘈杂,拥有着宁静与淡然。

南松河默默流淌着已知和未知的岁月,终于安静的让你把一本书用心读完,然后靠在河边静静的看落日...…

即使在万荣这个户外天堂,免费开放的寺庙散落在各个角落。

无论是雕刻、壁画还是久经岁月沉淀的莲花佛坛,无一不在惊叹之余收获些许安宁的平和感。

在同样的世界下,先知与傻子并存,贫穷与富有并存。

这里没有高楼大厦和现代的繁华,没有行色匆匆的人流,没有高速公路也没有地铁,你大可以放慢脚步,吹着夹带着泥土气息的微风,徜徉于最原始的山间小道。

喜欢田野上的这些夕光。成片的零碎的都那么美好。

晚霞短暂,夜幕降临,整个山中围绕的小村暗喻般陷入久久的寂静中去了...…时光由此而消散。

这个地方棒子很多,不知是怎么回事。街上露天的ATM机既没有摄像头银行也没有荷枪实弹的安保,留给大家思考。

满街的马杀鸡,狭小的屋子里坐满了很性感又很朴素的老挝女孩,浓妆艳抹的招揽着各国的游客,这种有些类似中国早期的没有剪发业务的发廊。东南亚国家里,这些都是典型的特色,但最漂亮的女孩应该是越南的姑娘。

老挝没有现代都市的繁华,没有快节奏生活的压抑,却独有一份悠然自得、自在随心。生活在老挝,可以在湄公河边的某个小酒吧,一瓶啤酒或者是一杯果汁享受一下午属于自己的时光,一切都是那么自然、随性。

对老挝人来说,生活中唯有啤酒和音乐不可缺少,轻松的生活方式让人容易满足,也让人沦陷。在万荣,游客们可以尽情享受大自然的轻松融入氛围。

一个有信仰的民族,必定是和谐的。参加老挝的传统婚礼,女性都着传统盛装,喜庆快乐安详。

南旺舞是老挝柬埔寨泰国共同的民族舞蹈,在婚礼上南旺舞是必不可少,基本动作是三个手指伸出去五个手指收回来。心想老挝人很会算帐:给你三块,要回五块。新郎新娘先跳,然后宾客一起跳,像是一场盛大的Party。

在老挝,孩子们神情自如淳朴,像一朵朵占芭花,悠然、清雅,不染世俗。一切都像回到了自己儿时,路边的衣服档,手腕上画的手表,很能找到自己童年的感觉,这种感觉很微妙,像是时光倒流一样。那时候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找回再也回不去的时光,老挝真是一点都没有错。

【琅勃拉邦】每一座宫殿都有历史,而也由此会产生鲜活的文明,历经岁月的洗礼,毁灭重塑,但他们的伟岸始终屹立在民众心中。

老挝最后一位国王在改朝换代的革命中离开了他的王宫,革命的胜利和经济改革的历程使王宫经历了荒废和重新辉煌。今天的琅勃拉邦已经不再是老挝的首都,昔日的王宫变成了对公众开放的博物馆。

香通寺历代受王室保护。众多的寺庙除了香通寺,都是免费开放,任由人们参观。

再去香通寺只因大殿外闻名于世的墙彩石镶嵌的生命之树壁画。站在生命树下,是否会让人冥想生存的意义?走进每一座庙宇,似乎都能感觉到佛陀的低语。

夜市里的小吃花样繁多,在灯火中感受舌尖上的琅勃拉邦是此次行走的重要内容,吃着特色烤鱼和烤香肠,喝着Beerlao啤酒,让心和胃都存满了古城的美味。

琅勃拉邦的早市和夜市都是流动的,不同之处在于夜晚属于酒吧食肆光影攒动,属于外地人的狂欢。

早上的市集摊档,窄窄的街巷川流不息,无论是想吃一碗热腾腾的猪肉米粉或者是被巨型的河鱼吸引流连,这里却是本地人的烟火。

关西瀑布多级瀑布构造的山谷美景也形成了数个天然的泳池,沿山而上,随处可见游人嬉水而乐,这山野天成的乐趣成了世界各地游人的向往。

除了欣赏高落差瀑布的磅礴,还可以在跳水潭演绎一回琅勃拉邦版本的人猿泰山:握树干上的蔓藤荡漾纵身一跃而进水潭,让人释放着原始的激情。

日暮时分寻找着琅勃拉邦享受世俗欢乐的地方,慢慢地来到了城区最高处的普西山,这里可以俯瞰整个琅勃拉邦城,在山顶观赏日落是琅勃拉邦的一景,不大的山顶观景台,挤满了世界各地的游人,想必谁都不愿错过在落日前那足够微微一笑的美好时刻。

而脚下的湄公河却在静静流淌。

日落之后,在普西山下的皇宫夜市街享受着佛都的世俗欢乐,众多的手工艺品让人眼花缭乱,老挝特色的手工编织纸灯笼则是不容错过的纪念品。

无论风吹雨打,僧侣们每天光着脚

背着锡钵,穿着橙色的僧袍

坦然安静地接受着信徒和游客的给予

信徒们铺张席子,或坐或跪在路旁

每天将清晨亲手做的第一锅糯米饭赠与僧侣

布施的僧人队伍逐渐远去

直到最后一个僧人走过

布施才算结束

老挝的寺庙建筑,一如泰缅等东南亚国家,人字型的大屋顶呈75度以上的倾斜,显得高挑挺拔通灵俊俏。特别是在绿树红花的映衬下,更是美轮美奂。

与其说老挝的佛寺是佛教的载体,到不如说是带有浓郁民族特色的精美建筑艺术品。

似乎在老挝的国土上,除少数的地方其他地方对于我来说是空白,即使也许相信那里有人居住,有生活,有文化,有故事,但是依然将主要城市的游览作为了解这个国家的方式,去膜拜人们热衷的景观。

世界是嘈杂的,老挝是宁静的。现在就出发吧,趁着湄公河还没有被改造,趁着高速公路网络还没有侵入原始森林,趁着现代化的触角还没有打破农业国家的恬淡宁静。

2020年01月22日于老挝琅勃拉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