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毛回长沙,打电话叫小太爷喝酒,小太爷说,感冒,吃了头孢,不能喝酒,为了不传染给小伙伴就不去了。黄毛说,酒精杀毒的,可以治疗感冒。小太爷说,按照你这么说,就没有武汉的螺旋状的肺炎了。长沙离武汉很近,有可能就是那么一种肺炎。黄毛说,从没见一个人拒绝喝酒拒绝得这么清新脱俗的,不来喝就不喝吧。小太爷说,等好了,好好喝个三四天,不准不喝。黄毛说,这么说,你真的跟陈太分手了。


怎么算跟陈太分手了?小太爷不知道,小太爷发了朋友圈,说武汉的肺炎,长沙需要防疫。可真正到了学校咳嗽的人多很多的时候,小太爷也没戴口罩,于是,小太爷自然而然就感染了,咳嗽咳到骨头都散掉了,再遇见陈太的时候,小太爷说,分床睡。没有从后面抱着陈太,陈太说饿的时候,小太爷也是咪蒙的不知所以,陈太说,差点就爱上小太爷了,以为小太爷就是以后的良人了,谁知道小太爷不管不顾。小太爷没解释,没见过疫病?没见过传染?陈太说,留下一个孤零零的人,不管不顾,就是不爱。小太爷生气的说,这是又要作死的作了?你想怎样就怎样吧。陈太说,那就分手吧。


分手过后,小太爷再也没有陈太的消息了,四哥还没出院,跟陈太唯一的联系就是四哥,陈太删除了所有的联系方式,小太爷恬不知耻的发了很多信息,陈太都没回。小太爷想着,这个爱,已经认真且怂了,可是陈太依然在自己最病痛的时候离自己远去了,那么真正在一起,还有未来么?小太爷不敢想下去,一想就没有未来了。所以,小太爷也不再联系陈太了,哪怕曾几何时小太爷有多宠陈太,好多超出小太爷的底线的原则的事情小太爷都做过了。


小太爷这个肺炎很久,都快半个月了,出汗,吃药,洗澡,又出汗,咳嗽,痰多,不知道怎么就有那么多痰,有好几天小太爷就是昏睡而过,没人打扰。陈太没有,小乖也没有。小太爷胡思乱想的,要是人生就这么了了,不大痛苦,小太爷也认了。无所谓爱不爱,也无所谓身边有木有人。至始至终,陈太没有一句问候,没有一句安慰,说得最后一句话就是,知道么?小太爷,差点就爱上你了。差一点,就是陈太的借口。所有的发生的故事,所有一起经历的日子都被陈太差点爱上的借口打入尘埃了。


人,特别是生病的时候,那种孤独无助无力无奈的感觉,比什么爱恨情仇都重要。脑袋里思考除了思考生死的事情,其余都是小事了。小太爷从不胡思乱想。


小太爷好了很多,痰还在,只是没那么咳嗽了,感冒从不吃药的小太爷这一次买了好多药,估什么计是因为怕死。小太爷脑袋想的生死问题,真正到了病痛来临的时候,还是怕死的,去看医生,去打点滴,去缓解病痛。这时候,身边没有任何人。小太爷心理想,可能这就是命运,孤独终老的命运。再也没有陈太,也没有小乖,身边很多朋友,了友小伙伴都不见了,自个最无力无助的时候说身边没有一个人,那些曾经说好不离不弃的不见了,那些曾经在酒桌上无论什么时候都陪伴的人也不见了,天地间唯独剩下的就是小太爷自个。


小太爷病痛的时候想了很多,跟陈太故事,都是陈太说了算,陈太说要在一起,陈太说要开房,陈太说怎么玩耍,小太爷人形木偶,都是跟着陈太的节奏走,哪怕小太爷经常说陈太这个疯女人不能要了,到最后,都还是陈太说什么,小太爷就做什么。小太爷有多宠爱陈太,估计也只有陈太知道。不能与外界说的事情太多,文字都不敢诉说,因为有太多太多只能两个人才知道的故事。小太爷唯一发现的是,小太爷跟陈太在一起,两个人就是世界。无关任何。


都说男人狠,狠起来很绝情,这个世道早就不一样了,女人狠起来同样很绝情。至少,陈太说消失就真的消失了,无论小太爷怎么打电话,发短信,或者叫朋友代说什么,从来就没有回应。小太爷死心了。


四哥出院了,小太爷也没那么咳了,失恋的痛苦,生病的痛苦,其实都需要酒精来麻醉。四哥说一起喝酒的时候,小太爷喝了很多茶,也没有吃药,然后就么奋不顾身的去参加酒局了。四哥说,大难不死,身边尽是亲朋好友的时候,才知道人世间该对谁好。小太爷默不作声,自己生病的时候连陈太都走了,不能辜负自己,不能辜负岁月了。酒醉都是一样的,各有各的醉法。小太爷连续醉了五了天,没有说陈太,没有发泄,没有任何文字的惦念,就那么看着时间过,就那么跟着情绪走,没有遇见很悲伤,白天上班的时候,依然灿烂,晚上喝酒的时候,酒精就怕不够,所有的段子,所有的幽默,所有的欢声笑语,都隐藏在忧伤一下。


朋友圈有人发消息说,菜菜跟鱼的争斗,如果鱼赢了,就以身相许,如果菜菜赢了,反过来亦以身相许。小太爷第一次遇见这么好玩的事情,立马应允。有趣的灵魂还是有很多。


菜菜赢了,姑娘问小太爷能喝多少酒,小太爷说半斤白酒吧,再多就办不了事了,姑娘说好,她带酒,小太爷找地方。这样的事情都有,小太爷立马什么病都好了,连咳嗽都不咳了。临去赴约的时候,小太爷给陈太发了消息说,陈太,小太爷想你了。陈太没有回应,不死心的小太爷又给陈太电话,小太爷还是在陈太的拉黑名单中,小太爷就此放弃了。


姑娘是好姑娘,90后妹子从来都不是委屈长大的,一个朋友圈也只输给了小太爷,不对,也只是小太爷回应了,姑娘纹身的蒲公英种子的飞絮,又是一种缘分,姑娘说认赌服输,小太爷说酒店早已经开好了,就差把酒喝好了。姑娘说,不是出来偷腥的吧,小太爷说,单身很多年了。姑娘说,长相样貌不错,可以接受。小太爷说,那就喝酒吧。


小太爷都没睁眼正眼看过姑娘,在跟姑娘说话的时候,小太爷在给陈太发信息,在给陈太闺蜜妮子发信息,陈太没回,妮子说,找个好姑娘好好过日子吧。小太爷回妮子,这么说来,陈太是个坏女人。


长沙的雨真多,下得日子真长。


什么是好?什么是坏?什么是情爱?什么是人性?动物界的兽性人类都有,控制思维的人性叫思想,可是现在科学家都说了,动物也有思想,只是无法用语言表达,灵性的动物会流泪,会护幼小,也会救助同伴,有时候在这一点,天朝的人还比不了动物。


曾经那么的喜欢,那么的激情,陈太说舍弃就舍弃了,小太爷说好的在一起,遇见一90后姑娘,身心又投降的那么快?可是面对陈太,感情故事又是那么的曲折!所谓爱情的忠臣唯一呢?到底有木有?人类遇见另一半,到底是兽性大过于人性?还是人性控制着兽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