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你是我今生永远的疼。

这种刻骨铭心的生死离别——写在丈夫一百天之际。

从手机上看着丈夫那被重复又重复的照片,一阵刺痛,经常在梦中刺醒了我。

我轻轻地说出一句:丈夫呀!说好了要陪我到老,你怎么可以这么忍心丢下我就走了呢?

我的丈夫是一名合格的共产党党员,离开我已经快一百天了,在这100个日日夜夜里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在麻木中如行尸走肉般地走过来的。

我时常在大白天迷失方向,不知去向;又时常在深夜被一场场噩梦惊醒,大汗淋漓。直到今天你离开我整100天了,我要平静地拿起笔写下这段文字。

丈夫家兄弟五位家里比较贫寒,他排行第三,可他就像大哥,家里的顶梁柱。他刚参加工作,工资只有十八元,给家里十元,让俩位正在上学的弟弟吃好点。自己每月只吃五元存三元。可见他是多么节省呀。

我和丈夫认识是经过别人介绍的,我当时是县委干部的女儿,当他第一次见到我时就爱上了我,我父母说:我女儿是早产儿,保温箱里长大的,身体要比别的女儿差点。

你对我父母说:您们放心,我会一辈子宠着她,惯着她,哪怕出去讨饭我也会让她先吃饱的。

你真诚而朴实的爱情宜言,我相信了你,决心嫁给你。

婚后。你完全履行了你的诺言,家里家外几乎大包大揽,做起家务来干净利落。看见我做饭切菜,担心我碰到手。

见我洗衣擦地,又担心累着我。你还有一手做菜的好本领,下厨房眨眼间一桌丰盛的大餐就摆在你面前了。

我怀孕期因为水肿的厉害,你就帮我洗脚擦身子。婚后的生活平淡而幸福,丈夫的人生志向很简单不过“老婆孩子热炕头”。工作之余,几乎都贡献给了家庭。为夫,你对我忠贞不渝,为父,你对孩子悉心照料。我们娘俩就这样欣然地接受了这一切。

98年我们双双下岗,我后来承包下公司的旅馆,因为旅馆是特殊服务业,每天晩上要等最后的客人回来了才能关门,早上最早的客人要走了,你起来开门。还包揽了所有房间的打扫卫生,我就清洗床单被套,中午你怕我太辛苦就让我午睡两小时,这样丈夫每天只能睡3~4小时,使他严重睡眠不足,看上去很苍老。

我们终于熬到了退休,女儿也结婚生子了,我们夫妻开始旅游,我们游玩了祖国的大江南北,名胜古迹。但你念念不忘党的恩情说:我们有今天的幸福生活是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祖国给的,我们一定要感谢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祖国。

你在社区 里,担任过社区的支部书记,为社区做过很多好事,五年前你就拉着我的手到社区表示等我们死后要捐献遗体来回报祖国的大恩大德。

你还经常帮助商业局离休老人;徐光贞修理家用电器等,随叫随到,从没有半句怨言。有一次丈夫为我父亲炖了一只大白鸭,我们从父亲家回来的路上,看见在老人武部哪里有一位老人摔倒在地,你不怕被别人讹诈的危险,冲上去抱起老人,一看原来是林业局退休干部吴有年。

这只是丈夫故事中的冰山一角,还有很多很多……

你在2018年5月9日,在常山县人民医院的体检中查出了结肠癌肝转移癌症晚期四期,经过了十七个月的苦苦挣扎,你还是医治无效离开我,离开我们一家三代人其乐融融的美好家庭。

在你最后的三天里,你吃力地在红十字会捐献上签了字,你完成了你的诺言,捐献了眼角膜(癌症病人只有眼角膜有用)你为眼睛失明的人带去了光明,让他们从新见到了五彩缤纷的世界。

你要求把你的骨灰洒在祖国的江河里,但常山没有这项规定,最后按照常山规定树葬了。你已经实现了对党报恩的诺言。

丈夫呀,让我们天 人永隔,叫我肝肠寸断,情何以堪……

你的音容笑貌依然在我心中,令我不能忘怀,今生虽不能相见,但你在我心里已获得了永生,十几年以后我们还会再见,此生未了的情缘,期待来生再续。

在这样的一个夜晚泪水,因为想你,泪水,因为悲伤,让泪水靜静地流滴,回想起我们的从前,幻想中有一天手机响起,亲爱的老婆,我想你了……

悲伤永无止境,爱也永无完结。我下辈子还做你的妻子,我们整天守侯佛前的那一盏灯,泪水成河,只因为那未尽的缘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