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1-15


滚滚红尘,身边的人似乎都在为生活奔波劳碌。

外表强大内心却善感的人啊,总是会败在自己的心有期待里,会忘记人心是不待风吹而自落的花。心头有一方上好的锦缎,绣着大红大绿的凤穿牡丹,也热闹,也飘摇,还有唯自己才懂的小苍凉。

安妮宝贝说,“幸福,是深夜的月色和雨水。”今夜,看似无雨,应只有月色。



晨间又称了下体重,得到的数字似乎还是跟原来相持不下,好在自己早已经习惯了这样的自己。

碰上少时的邻居阿姨带孙子闲逛,嘴上涂了淡淡的唇膏,小声地夸了一句,她居然脸红了,有点小羞涩地嘟哝:“这死妮子。”

本就是在琐碎生活罅隙里琐碎生存的人哪,所以:我的心胸不够宽广,只能装得下一个人。我的眼神不够灵活,只能凝望一个人。我的头脑不够聪明,只能记住一个人。



情绪,又开始低落。在胃痛与失眠跟前,颇感软弱、无助、兼委屈。

一遍遍告诫自己,要忍耐、宽恕、善良、冷静、坚持。宽慰自己,这一切只是心路历程,下一秒就会有光明显现。

多希望有个人懂我。

即便,什么都不说。



“你从不说想我。”

“你想我吗?”

“下周在吗?喝茶吧。”

这是冯唐写的仿古日本三句体超简诗,那么好,读起来情节完整又意犹未尽。



一天发生的事中,不开心的似乎占据了较大比例。庞大的躯壳内,我的心是个隐匿着的纤弱孩子,它可以享受排山倒海的幸福感,却在一些大小突来的坏情绪里一蹶不振。

终归,是自己软弱。终归,是自己太过在意在乎。

只是记载,不求安慰。

某日某刻,听闻,明天有雨。



外婆离世已几年,突然在这个寂寥的午后很是想念她。

想起儿时她家屋后的几棵果树花儿开得正热闹,母亲搬一张小凳坐了,蘸着唾沫细心的为我梳理发辫,有风吹过,花瓣便纷纭落下,仿佛连头发也沾染了香。

一餐农家饭,两碟小野菜。春日微暖,外婆健朗,母亲未老。不觉浮生凉。



屋内极为闷热。收到地方气象台发布的雷电黄色预警信息,告知局部地方将有短时强降水,阵性大风及冰雹。

听苏思蓉的《牡丹亭外》,喜欢那句“写歌的人断了魂啊,听歌的人最无情。”这世上,多的是与我一般心事澎湃的女子。

身体里始终住着两个自己,一个看穿世事,通情达理。一个初心难改,多愁易伤。二者或相处甚欢,抑或水火不容。



绿化带里的花儿,有的已临衰败,一如那些不愿老去的女子,还在努力的做着无谓的挣扎。

其实,没有一段爱可以永恒绵长,也没有谁能够永远如花绽放。这一切都是宿命的安排,因为开放过,所以不必心生悲凉。

有些小累与落寞。我知道,我正在老去。我还知道,老去的我越来越像个孩子。



“你知不知道

思念一个人的滋味

像喝了一杯冰冷的水

然后用很长很长时间

一颗颗流成了热泪……”

听张磊的这首歌时,已是深夜十二点四十九分。

今夜,我也是寂寞的人。



我的小镇,湿漉漉的清寂。

窗外偶起的犬吠,和屋内床褥的暖意,以及母亲的唠叨,还有晨间美梦的残骸,都是我想要拥入怀中的安暖。

又值一季秋深,雁声过处,霜寒途径草木,野菊开满南山。而我,已经习惯每天在看到阳光之前,先想你一遍。



最近有些小忙。忙工作,忙家庭,还忙着跳舞锻炼。等忙完这段儿,天气就该凉了,叶子也要落了。待过完元旦圣诞和春节,一年,就又轻飘飘地过去了。

就这样吧。将发留长,将情丝剪短。只铭记那个还能让自己浅笑之人所有的好。然后,安心做他蠢蠢笨笨的最爱,再做他亦真亦假的唯一。



想在这夕阳向晚的午后,和你一起走在花开的陌上。你不用说话,我也无需言语。我们就这样慢慢地走着,走成回忆中的某些片段。

你的足履,轻轻踩成我心头清浅的幸福。

我,嫣然在后面凝神细听。



小恙,恹恹卧床一日。

有个美好的不着边际的词——“不离不弃”,一直都住在我内心深处。我努力地剔除,却发现不能。我努力地忘却,却发现不能。我只好换了一个词,叫做“莫失莫忘”,可我还是不敢告诉你啊!

因为,我害怕我珍惜的是一世,而你给予的,只是一时。



一个人,一盏灯。安静的听任,睫毛在眼眸上落雨。

彼时,不想言语,所有的话都已在心里落尘。

时光素白,终未带得走相思半点。



深情一个错的你,世间再无对的人。

缄默时,是不写词的,亦不读纳兰红楼,但会选择静静回望。

回望前半生,从彼此之间最初的亲昵,到现在的渐渐疏离。走着走着,终于成了彼此,在这世上最为熟悉着的陌生人。



在尘世的一隅静静发呆。

只是想在这清冷的黄昏,守候一段可以携手走过的时光。并且听到你的想念,自远处隐隐传来。

彼时,茶正温润,心正安暖。或许,我们可以成就一份情意,只因前方有路,并不遥远。只因明天有约,无消虚度。



《幽梦影》中云,“春读集,夏读史,秋则诸子,冬读经。”而我,只想读读那个住在心上的人。日圆月长,每次的相逢相对,无不是良辰。

你知道吗?我拥有的不多,却愿意把最好的都给你。你一定是知道的吧!

如果,你是那个我爱的人。

如果,你是那个爱我的人。



不管这一年过得是好是坏,是喜是悲。总之,新的一年还是翩然而临。

无论内心是否真的欢喜,也应景儿的买这买那,忙东忙西,还要记着再许个简单的愿。

愿你爱他他爱你的两情相悦,继续圆满。

愿你爱他他不爱你的悲情,尽快回头是岸。

今夜,无人可约黄昏后。

今夜,空遗月上柳梢头。


本文图片源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