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次梦见母亲了,这次与以往不同的是母亲愁容满面,像是要给我说什么却欲言又止的样子,我叫她却发不出声来很是着急,跟随她在到处长满荒草结满蜘蛛网的前院一直走到后院……曾经那个承载了很多美好记忆的地方已经变成了断壁残垣,伸手去触摸却在梦中惊醒,悲伤已逆流成河。

  “近乡情更怯, 不敢问来人”,没有母亲的娘家已经大半年没有勇气回去了,害怕遇到熟悉的乡邻,害怕碰触那冰冷的门锁,害怕看到她们即是怜悯又是斥责还又像是蔑视的眼神,可怜我已是孤儿,斥责我没尽到儿女的孝心,蔑视我失去了母亲这位保护神……

母亲走后这一年雨水比往年充沛,就像我的泪水无始无终地淌个不停,我下车淋着雨一个人走,泪水雨水模糊了我的双眼,再无慈母望儿归,家门前除了荒草一片,剩下只是母亲生前栽种的几株仙人掌顽强的在凄风苦雨中紧紧相挨。敲敲门开锁推开门,走进我朝思暮想以为还有母亲身影,饭菜飘香的家,看到的却是母亲的遗像 ,微笑着看着我,我的心颤抖着哽咽着,多少思念化作泪水在母亲遗像前放声大哭起来。

家里的摆设还是母亲生前的样子,只是寂寞冷落的屋里到处布满了灰尘。后院的荒草更是肆无忌惮,长得有一人高了。院墙窗子上一块玻璃碎了一地,堵住了下水道口,淤泥糊满了地漏,雨水淤积不淌,整个后院的地板被雨水浸泡。难怪母亲会托梦给我,她怎忍心让她一手操持的家遍地狼藉,凌乱不堪呀!拿起扫把赶紧清扫。家里的角角落落都有母亲的身影,她的自行车落满灰尘静默的停放在那里,厨房里的锅碗瓢盆,房间里的针线包,衣柜里的一件件衣服……躺在母亲的床上枕着母亲枕过的枕头流泪,想到母亲在这枕头上想她的儿女的时候也曾流过很多泪。

去年的今日也是孩子领完通知书,回家途经娘家顺道看看母亲,远远隔着车窗看到她在门外洗衣服,母亲看到我们的车子喜出望外,放下手里的衣服就去厨房切西瓜端出来让我们吃。还说她买了一大袋子西瓜,又便宜又好,想着我一定会来的,让我带回去给场子工人分吃。母亲虽过着清贫日子,但乐善好施 ,遇到老人妇女天热天冷卖不完的瓜果蔬菜她就热心帮忙通通处理掉,好让人家早点回家。时常家里瓜果蔬菜堆积成山,一些送给乡邻,吃不完只好打电话通知我去取,为此我没少责怪她,厌烦了还会恶狠狠责备她:“给你钱不是让你乱花的,开车来回一趟的汽油钱够买一三轮车了 ,你买的是便宜还是贵呀?”母亲总会尴尬的笑而不语,我就会觉得战胜了她洋洋得意许久。如今想来, 母亲一个人太孤寂了,费尽心思只是想让忙碌的女儿抽时间回家看看在找一些借口而已,可是她蠢笨的女儿眼里只有自己的家人,操心孩子、忙生意,唯独对她忽略不计。

父亲英年早逝,是坚强的母亲为我撑起了一片天,母亲是我一生的扶手,是我的精神支柱!是我哭了累了有烦心事了可以一股脑说出来不怕被打扰的倾听者,母亲是众人眼里的不倒翁,更是不用儿女操心的那位无所不能无所不会的“神人”,即使病了不得不住院,也可以不需要儿女照顾的。“妈一个人能行,我娃不用给妈操心,快忙你们的事”!于是我就会心安理得的忙我自己家的事,留给她的却是无边无际的寂寞和眼睛里越来越深的空洞……

总认为母亲是坚强的,岂不知母亲给儿女的只是表面的坚强,内心已脆弱到了极点,守寡这些年她所经历的苦痛早已把她伤的体无完肤,不忍直视。如今儿女们各自安好,不再需要她这位母亲的唠叨,为了不给儿女添麻烦,她宁可自己忍受不适,而一旦“不小心”生了病,给儿女添了麻烦,她就会像做了错事的孩子一样手足无措,万分懊恼,生怕儿女不待见她。想起母亲说过的话:“妈真滴是老了,不中用了,等那一天实在不能动了,成了额娃的包袱,妈是不会祸害额娃的,妈有一天走了,额娃都不要哭,哭的再恓惶妈也回不来了,还让旁人看热闹哩。妈很知足,遇上额的三个娃都孝顺,都争气,不让妈生气。这些年,妈真的是累了,妈想去找你大算账了,他一撒手丢哈的烂摊子,这些年我都给他收拾好了,送终了老的,安排好小的,都有了归宿,我的任务也完成了……”





每当看到她孤独的背影,我就想等我忙完了就回家陪她住一晚,说说话,做顿饭,再带她出去走走……直到那一天,我不得不面对突如其来的一场意外,清晨她还在我面前无恙,黄昏却突然从我的生命里抽身而去,我才觉得悲哀铺天盖地席卷而来,我无从躲避,不能原谅自己,甚至想不明白自己为何冷漠,应该是我一生至亲至爱的人却偏偏被我忽略了,我的懊悔我的自责都是在母亲已经走了之后,才深深领悟到这是一种痛得彻骨的忽略!




母亲在时,我总觉得属于我们的日子很长,我的心里,我的嘴里总挂着一句话“有时间再……”再也打不通那个备注着“家”的电话时,才知道有了房有了车也深感无家可归的疼痛是从心底里撕裂蔓延开来的……母亲走得太突然,晴天霹雳,一瞬间天塌地陷,我被重重地摔坐在地上,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整个晚上蜷缩在重症监护室门前冷的发抖,抱着护士给母亲换下还有余温的那身衣服,哭的肝肠寸断,悲痛欲绝……



母亲一去杳无影 ,

怜儿千声呼不回。

悲声泣啼在梦中,

思亲泪眼何时休?

焚香祭拜谢娘恩,

哀乐声声绕古村。

堂上空悬没后容,

庭前不见生前面。



这三年来我过的是极端痛苦的日子,母亲的离开使我对一切都灰心了。在这个世上最爱最疼我的人突然消失在我的生活里,再也不能看到,我才发现有一种生命不能承受之重时刻侵袭着我的身心……


“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至今不敢去回忆那一幕,真希望是一场噩梦,醒来之后母亲健在!

  


阴历六月二十七日母亲去世三周年祭日泣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