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有没有感同身受的东西?

我觉得有时候有,有时候没有。

庄子曰:“子非鱼,安知鱼之乐?”这意思就是说没有。

所谓“兔死狐悲”,这意思就是说有了。

我在读书的时候,老师经常跟我们讲:真实的历史是存在的,但历史的面貌在每个人的心里是不一样的。

很多时候,对于经历同一件事情,每个人说出来,就不会一样,更不要说发生在别人身上的事情了。我们讲述的所谓“事实”,都是经过自己补充加工后的“事实”。
我是南京人,又是学文的,举个文坛掌故做个论据:一九二三年八月的一个晚上,朱自清和俞平伯同游南京的秦淮河,后来以《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为共同的题目,各作散文一篇。两篇文章内容各有侧重,风格各有千秋,成为现代文学史上的一段佳话。这是“同中有异”,是为“美”!

孟子说:“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孟子主张的“推己及人”,是将敬爱自己老人的心推行到天下的老人,将喜爱自己子女的心推行到天下的子女,爱惜民力,轻徭薄赋,使百姓能够安居乐业,衣食无忧。这是“异中有同”,是为“仁”。

我们是普通人,当然也没机会去推行“仁政”。那么,“因为我有妻子,所以我爱一切的女人;因为我有子女,所以我爱一切的孩子”,则是为“善”也。
所以,绝对化中产生不了美仁善。面对发生的事,只要不是原则问题,最好不去评论。譬如同事不配合你的工作,你别直接去批评对方,你可以问问他:最近给你发了四封工作联络件,我都没收到回复,是什么情况?这就够了,千万不能说你怎么这么不负责任之类的话,否则分分钟变成职场敌人。

夫妻之间也一样,说事实不评对错。

譬如妻子花了几千块买了衣服,你有些心疼,可说“我发现你最近花了几千块买衣服”。看似轻描淡写,其实你点出了关键,对方听了会开始反思自己的消费。如果对方连反思的意思也没有,那你别说吵了,家暴都可能不会有效果。如是,那还不如不说。

评判不能说,那就一点也批评不得了?也不是,真的想批评,就说说自己的感受。譬如最近丈夫不顾家,妻子和丈夫说自己怎么嫁了个木头啊,丈夫肯定不高兴。要是妻子这样说:最近你太忙了,我总是一个人,感觉有些孤单和失落,希望你多陪陪我。这样效果一定会更好些。


爱一个人,要走心,而不是走脑。她若恐惧,你就给予安全。她若愤怒,你就给予理解。因此,有些让人艳羡的夫妻,在生活中有时甚至连事实和感受都不需要多说,像钱钟书就是个“誉妻”高人,那一番“最美的妻,最才的女”不也让一代才女杨绛心枝乱颤?倘若我们太固执于事实、感受、道理是什么,那么情感的链接就会偷偷溜走,转而代替的是“你不懂我,我不懂你”的荒凉。

最坏的结果是夫妻争吵起来, “从不”、“总是”、“经常”、“很少”不离口,不管出自谁的嘴,都很伤人的。

身受同感的人,更能感同身受。

听我的建议,赶紧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