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1-14

文稿:李彦良

制作:凡夫俗子

我站在高高的黑尖山上,

向着平定城南的北庄村眺望。

望见从村里走出一个衣衫褴褛的年轻人,

睁着迷茫的眼晴,

问天问地:

穷人的路在何方?

我站在高高的黑尖山上,

向着那炮火纷飞的战场眺望。

望见硝烟中有个负重伤的战士,

正迈着艰难的步子,

端着冲锋枪,

义无反顾地冲向前方。

我站在高高的黑尖山上,

看见一个退伍转业的伤残军人,

正朝黄统岭的三岔口大步走来,

而后把破羊圈修成了学校,

白天教孩子,晚上教家长,

从此后山沟里书声朗朗。

我站在红育口学校的大门旁,

向着多彩的黑尖山眺望。

乔木参天灌成荫,

五谷丰盛瓜果飘香。

核桃圆滚滚,花椒开口笑,

当年的拓荒人啊,

你去了何方?

我站在红育口学校的大门旁,

向着高峻的黑尖山眺望。

公路上车水马龙人来人往。

山畔里苍松翠柏掩墓葬,

墓葬里的创业者啊,

您人虽去,可山未老,

盛世正逢好时光。

我站在红育口学校的大门旁,

看黑尖山春花秋实四季美,

听山村里人欢马叫歌声昂扬。

尊敬的张瑾瑶老师,

您业绩不朽,

将伴黑尖山万古流芳。

谢谢惠顾🌹